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四、艰难的路途

时间:2013-08-04 08:38
  

  太阳早已爬上山头,用它独特的光芒照耀大地,镇上的每个角落窜动着人们。车夫起得很早就来到了冯秋住的房间,他敲了好几次门,都没人应答,他估计冯少爷睡踏实了,不敢再去敲门,只好耐心的等他的醒来。
  时间过了老长,安远客栈的老板和伙计们招呼客人,伙计生财更是两脚忙乱,点菜上饭的喊叫声不绝于耳。冯秋醒了,听到外面的喊叫声,心想自己睡过了头,赶紧穿好衣服,打开门喊叫店伙计端洗脸水。正当此时车夫听到了冯少爷的声音,急忙跑上楼来,向冯秋道安。冯秋不是糊涂人,心里很清楚车夫的意思,连忙从自己的行李包里掏出四块大洋递给了车夫。车夫又是作揖,又是道谢,最后倒退着出了门。在走出门后,冯秋突然叫了声“等等,我还有事,你回去时给我稍一封信,让店伙计把笔墨拿来,借我一用。”车夫应声“好”,噔噔的跑下楼去。
  店伙计将文房四宝放到屋子中间的大圆桌上,冯秋当即铺开纸,伙计研好墨,拿起安岭小楷毛笔写起来。
  他写道:
  父亲大人:
  在此向您问安。
  经过一路的颠簸,孩儿已抵达安远镇,并于昨晚投宿安远客栈。今日孩儿去寻访故友,愿在他的推荐下见瓷器行老板,如若找不到,孩儿则去寻父亲的故交。
  望父亲大人勿念,保重身体。
  儿:冯秋
  这封信写完之后,接着又起草了另一封给妻子的信。上面写道:
  爱妻莹:
  我已抵达安远镇,路上一切顺利,望妻勿念,照顾好家骏。
  夫:冯秋
  车夫接过两封叠好的信快速跑到牲口棚,牵起驴缰绳返回了白水庄。
  冯秋虽如此坦荡的去写信,但内心依然很不平静,因为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外出谋生。
  富家子弟在生活中总是没有时间观念,这也许是从小由仆人伺候的缘故形成的习惯,待到他洗漱完毕,又过了好一会儿。此时的冯秋像是刚出生的牛犊,简直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安远镇的街道十分繁华。据史书记载,安远镇早在秦国的时候就已经有人的足迹,历朝历代又成为连接各地交通和商贸的重要交通要道。今日的安远镇更比以前繁华,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小商贩摆的各种小摊将整个街道的三分之一占去了,甚至还有一些流动的商贩,四处吆喝着卖馍卖混沌,整个街道显示出一派繁荣景象。
  冯秋走到街道上,一边四处张望董氏瓷器店的位置,一边寻找赫赫有名的张府。以前他的同窗好友给他提起过,说要找他,你就先找张府,府里的大少爷就是他了。但是自从分别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仅在逢年过节时,相互捎去一份贺年礼物,面是没有见过。如今对他来说,找同窗并不是很难,而是在他碰见好友之后,他如何说出口自己此行的目的,尤其更放不下冯家二少爷这种特殊的身份,总感觉自己替别人干活是对自己的侮辱。但是反过来想,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难道还不是一个替人干活的人吗?在一阵紧张的心里斗争之后,冯秋最终与自己的目的形成了默契。
  当他路过一家药铺时,药店里散发出来的草药味儿香沁馨脾,冯秋驻足了脚步,走了进去。看见郎中正在为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瞧病,将中华传统的中药治病理论全都用上了,再仔细瞧去,先看脸上的肤色,接着号脉,询问病人哪些地方不舒服,最近饮食等等,“望、闻、问、切”完了之后,郎中拿起狐狸毛小楷笔写了一付药方,放到柜台让伙计抓药。就在抓药的时候,这位老者转过头来,看到穿着富阔的年轻人,仔细打量了一番。此时冯秋的目光聚集在郎中身上,并没有关注这位老人,当他的视线再次回落到病人身上时,老人的眼神直逼的他心里难受,一双熟悉的眼睛,好像在那儿相视过。
  “年轻人,看你身体结实,挺面熟,你是哪里人?”老人问道。
  “我是白水庄人”冯秋说道。老人甚觉惊奇,便继续追问:“你知道冯府吗?”。
  冯秋说道:“冯府是我家,冯老爷便是家父。”经过简单的对话,老人明白了为什么这小伙子看起来很面熟的缘由。
  老人又问道:“你父亲身体还好吗?”。冯秋回答说很健康。老人还是经历的事多,便让冯秋坐到凳子上,说起与他父亲之间的经历。“记得,在傅仪在位时,那时我比你父亲小十八岁,大家是这带唯一的两个秀才。于是一同去省府参加会试,结果没有考中进士。就在省府找了一家客栈做堂倌谋生。一住就是三年,经过省吃俭用存了一百个大洋,就回了老家,于是才有了现在的基业。”冯秋听到老人说这些,便想起了临走前父亲交待的一件事,让他拿一封信去找故友王万奎。
  冯秋想到这里,思维敏捷的说:“莫非您是王万奎老爷”。“是呀!”老人答道。冯秋立即从长衫口袋里掏出父亲写的信,走到王老爷面前,将此信递给了他。说:“这是我从家里出来时,家父让我给您稍的信。”当听到故友的信,王老爷激动不已,拿到信后立即拆开。
  信中写道:
  万奎弟:
  近年因我身体大不如前,无力四处走动,未到弟家登门拜访,深表歉意,望弟谅解。
  最近,我将家中事务料理权交给大儿子冯春。此乃我膝下犬子老二,冯秋。因近年家境经营惨淡,老二到贵地想学做贸易。而他又对贵地不熟,望贤弟帮衬犬子。若有机会愚兄必将前来贵府诚谢。
  愚兄:冯建章
  老人读完信后,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蹊跷之事,冯老好久没见了,竟然遇到其子。满脸的激动集中于眼角处,忙向冯秋说道:“等药抓好之后,你随我到家里坐坐。”
  正当他们交谈尽兴时,药铺伙计已将药抓好,拿给老人。在安远镇上的所有掌柜和伙计,都知道这位老人惜钱如命,能节省一个铜板,他就节省一个铜板,家里除了特别忙时雇佣仆人,在平常家里只有六七个佣人。对于他自己亲自来看病的事并不奇怪。但是对于一个刚从外地来的生人,见到王老爷这种举动,心想只要叫仆人请郎中,他难道会不来吗?事实上,郎中肯定来。但冯秋却不知道,在王老爷的脑海里已经接受了新思想,想到现在已经是袁世凯称帝,中华民国已经成立好几年了,应该把那种传统的封建思想用自己的行动加以改变,况且不改变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在前些年,省府里就已经掀起了改革的浪潮,王老爷进士没有考中,却在省府接受了新思潮的洗礼。因此,在他的思想里并没有顽固的封建老套套,而是用一种身体力行的举动来证明自己的正确。
  王老爷缓缓地走着,冯秋并排在其左,手里提着老人的中草药,闲聊之中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王府门前。王万奎摇了摇大门环,一男仆赶紧跑了出来,向老爷问好,侧眼看了冯秋一眼。等他们迈进门槛之后,男仆随即关门,到一旁的小屋子里去了。
  当跨入院落的瞬间,起初映入眼帘的是深宅大院拥有的照壁,照壁长约四米,高约三米,上面刻画着梅花,有的竞相开放,有的含苞欲发,姿态千模百样,透过特有的照壁就已经完全展示出宅子主人的品味。如同王万奎本人一样,是一个特有坚韧性格的老人。
  待到继续往里走,转过一道弯,长势茂密的竹林又陷进人的眼睛,粗壮的竹竿,宽长的叶子,下面伴有刚探头的竹笋。微风吹起,时时伴起清脆的音符,带人进了仙境,冯秋看在眼里,却记在心上。
  随着左拐右弯,走了好长一段,这才露出了王府的琉璃瓦建筑群,每间房屋都有很多根柱子做立檐柱,檐上面雕刻着双龙戏珠,还有一些花鸟禽兽,将整个房屋点缀的淋漓尽致。左面有六个厢房相连,右面又有六个厢房,在正中间大约有八间大的客厅。在这些房屋的后面,还耸立着一些房屋,这是供妻妾和儿女们居住的地方,最后面就是几个仆人居住和堆放杂物的简陋房屋。
  在王老爷的带领下,冯秋走遍了王府的院落,然而就在路的尽头王老爷轻轻按了一个门钮,从原本的木墙上打开一扇门,王老爷和冯秋走了进来。然而,这一小小的安钮更让冯秋大吃一惊,回到了八间大的客厅左边上。
  王老爷朝冯秋微微一笑,说道:“贤侄,你看我的宅院设计得如何?”冯秋被王老爷的这一问给问住了,他从没有想过如何去评价这个庞大的建筑群。只是应声说道:“王伯父,这是我第一次见蕴含机关的院落。”当提到机关二字,老人便把冯秋让进客厅,放低声音向他说道:“我待会儿给你说明”。
  王府里的仆人端来了上等御用清茶,王老爷便让冯秋先喝口茶,自己也端起茶杯,小呡了一口。老人便意味深长的说起话来,“我和你父亲去省府的那会儿,就已经有革命党的活动。中国这么大的地方,而民国政府内部的官员为了一己之利,经常勾心斗角,弄得京城里的百姓民不聊生,做贸易一半的钱要上捐政府,这种敲诈勒索的统治必将不会长久下去。后来,我听说中国又有了一个党派,中国共产党,专门由穷苦人组成的一个党派,在暗地里惩恶扬善。你说在这不安生的时代,想保住小命,那就得给自己预备一个安全通道,以免后祸。”
  冯秋听到这儿,心里楞是一惊,他从未听到过这样的消息,就从这一点上让他更加明白了王老爷的良苦用心,是给他自己留做的一条危险时刻逃命的通道。其实,对于财产与生命相比,财产的价值总是能够估算的,唯独生命的价值没法去衡量,死了就没了,没了就失去了。
  “你们年轻人,生长在这不安生的时代里,就得学会精明,审时度势。”老人继续说道。
  冯秋长这么大,他的父亲从来没有给他们讲过当今世事,他们只是在府上过着安闲的日子,从来没有过像这样严峻的忧患意识。今天听到王老爷的话,让他无以应对,哑口无言。
  一老一少正聊得热时,一个丫鬟进来向她的老爷禀报,午饭已经准备好了。王老爷应了声“好”,从此打断了老少爷们的闲聊,领着冯秋来到偏房。
  走进偏房,这是王老爷专门用膳的地方。只见桌椅油亮亮的,根本找不到一丝一点灰尘,中间放着八仙桌,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山珍海味,还有一瓶五十年窖藏的迎宾酒。王老爷吩咐丫鬟将老太太、二姨太、三姨太,子女们全叫来,让他们与冯秋见个面。不一会儿,老太太、二姨太、三姨太携同子女们一大群从门口涌了进来,冯秋看到这种情景,不由自主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一给各位太太问安,又与王老爷的儿子、女儿们寒暄问候了几句。
  王老爷见到家人已经来全,吩咐妻妾儿女入座,把冯秋叫到他的身旁边坐了下来,便向冯秋说道:“都是自家人,不要过于拘束,今天真是难得的团圆吃饭的日子。”话里流露出在平时几位太太肯定是各自用餐了。王老爷先动了筷子,大家也跟着纷纷吃将起来。饭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丫鬟给酒盅里倒满了酒,王老爷拿起杯子,向宾客冯秋敬酒,冯秋那敢痛饮而尽,急忙向王老爷回敬,两人只好各自饮完了杯中的酒。这顿饭吃了好长时间,王老爷也有了醉意。冯秋借此机会便向王老爷辞别。王老爷听到冯秋辞别,便喊叫丫鬟把文房四宝拿来,似醉似醒之间写了一封信,叠好给了冯秋,让他去丝绸商行找彭春。
  冯秋在王老爷恭送下离开了王府。

1179711797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生死瞬间(第1章)

    就强忍屈辱加快脚步朝自己的宿舍兼办公室走去,她打开办公室门,有了各自的生活.,梅建军...

  • 血染的山菊花

    还是大踏步跨进办公室,整个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给我救济一点钱,不敢看任何人,为了使他...

  • 蒜皮人生6

    结婚就是进一所永远毕不了业的大学,丈夫是学生,那么结婚这所学校的学生成绩就很是不错...

  • 蹲点干部(第五十五章)

    开始新的工作和生活了,开了村委会办公室的门,大部分都是旱砂地,撞进来三个年轻人来,从...

  • 怀念打架的日子

    就会有第二次,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又是泡茶又是敬烟,”皮鞋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

  • 不让施舍的女友

    您看怎么样,他不应该小看自己,“那你想怎样,”女友什么都好,因此我有必要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