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21世纪的爱情(第15章)

时间:2013-07-29 03:14
  

第十五章
  吴建国,男,汉族,生于能饿死老鼠的一九五八年末,艰苦朴素的生活使他养成了勤劳节俭的习惯,愚昧落后的教育没能让他从根本上摆脱封建传统的思想,倒是尔虞我诈的社会塑造了他正直刚毅的性格。他是劳苦大众中的一员,他曾一直渴望升官发财,光宗耀祖,只是穷尽大半辈子也没有那条通往理想的大门,因为他毕竟太过守旧,太过迷信,“文王访贤”已经是好几千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还是出现在小说里,古今中外的“贤者”都是自己找出路,自己谋发展(当然,机会也很主要)。“井底之蛙”看天小,说到底,他还是没有学问,还是缺乏理性的认知。他只是初中毕业。
  提起念书,就不得不说到一件事情,一件让吴建国遗憾终生的事情。从小学到初中,吴建国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学校名列前茅,特别是进了初中,他写的一手好毛笔字,成了班主任的得意门生,班主任特别看得起他,有时候就把他拉到一起吃,一起住。班主任知道吴建国兄弟姊妹多,家里穷,初中毕业的时候就说他愿意供吴建国念高中,他断言吴建国如能好好念书,将来必成国家栋梁之才,可惜,他们大队书记的一句话却葬送了吴建国一生的前程。当时,那位书记找到吴建国的父亲说:“贫下中农都没资格念书呢,你一个地主分子还想上高中?赶紧让你儿子回家务农去。”就这样,说严重点,吴建国的一生被毁灭了,因为历史的倒退,因为自家的软弱,因为小人的当道。
  虽然,吴建国只念了几年初中,可他在村子里也算得上是一个大常识分子了。所以,他辍学没几个月,就当上了“计工员”,随后一路升迁,坐上了村里的第一把交椅,给乡亲们办了不少好事,这修路就是大功一件。
  大家都知道,吴建国为人正派,作风严谨,不贪污受贿,不以权谋私,一心一意为大伙办实事,办好事,也因此得到了大家衷心的拥戴。大家都希翼,吴建国的官能够越做越大,因为官做的越大办的事情就越多。
  现在,大家终于盼到了这一天。昨天,吴信仁吴乡长捎来口信,让他今天上午十点去一趟办公室,说县政府要来人找他谈话。吴建国听了这话不由心花怒放,掩饰不住的笑容很快便在脸山堆成了云彩。
  吴建国很兴奋,兴奋的大半夜都睡不着觉,他一直在心里盘算着,明天该怎么样面对这些县里来的领导呢?假如领导问他:“吴建国同志,知道大家今天为什么请你来吗?”那他应该怎么回答呢?绝对不能说知道,也不能说不知道,因为领导找他谈话就等同于面试,他的回答一定要别出心裁,才能赢得领导的青睐。那他该怎么说呢?“是不是有什么艰巨的任务交给我啊?”对了,就这么说了。吴建国从心里肯定了自己的回答,他一旦把包袱抖给领导,领导肯定会认为他不同凡响。吴建国还设想过其它的种种提问,比如说:作为一村之长,你打算今后怎样带领大家脱贫致富呢?你怎样评价自己?如果现在调你到某机关去任职你会不会觉得很突然?等等,吴建国都一一想好了对策。直到凌晨一点左右,他才蒙蒙胧胧的进入了梦乡。
  冬天,没有春天的鸟语花香,没有夏天的绿树成荫,也没有秋天的硕果累累,可它时不时的会带给人们一些意外,一些惊喜。吴建国早上推开门时就不由惊叫了起来:“呀,下雪了!”漫天遍野的雪花宛如无数小精灵,在天空中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做着优美的舞蹈,只消几个时辰,它们就让大地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在赵建国的眼里,这些雪花就像一个个顽皮的孩子,有的落在屋顶上,给房屋披上了一件白色的新装;有的落在山腰间的小道上,给山路铺上了一张蜿蜒错综的白地毯,既晶莹,又洁白,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感觉十分柔软;有的落在麦田里,给麦田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就连山顶上的松柏也穿上了白色的披风,看起来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吴建国特别喜欢听他的布鞋踩在积雪上的那种“噌噌噌——”的,犹如小白兔啃大白菜的那种清脆的响声,他站在半山腰上,闭上眼睛,尽情的想像着,那一朵朵,一片片,闪着银光的,洁白无暇的雪花,就是传说中天女撒下的玉叶、银花,就是天宫里派来的一个个小天使,就是一只只正在翩翩起舞的白蝴蝶。
  吴建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放开喉咙高唱了起来:“自幼儿蒙嫂娘训教抚养,金石言永不忘铭记心旁。前辈的忠良臣人人敬仰,哪有个徇私情卖法贪赃。到如今我坐开封国法执掌,杀赃官除恶霸伸雪冤枉。未正人先正已人已一样,责己宽责人严怎算得国家栋梁。小包勉犯王法岂能轻放,弟若徇私上欺君下压民,败坏纪纲我难对嫂娘。”
   吴建国唱的是秦腔《赤桑镇》里包拯给嫂娘吴妙贞赔情时的一段话,尽管他不是地地道道的陕西人,可他们村子离陕西只有一河之隔,他也是从小听着秦腔,看着秦腔长大的。吴柴乡每年过城隍庙会时都会请附近的陕西人来唱秦腔,他们市里也有专门唱秦腔的“秦剧团”,秦腔在当地非常流行,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吼上那么几嗓子。吴建国粗旷、豪放的声音,当时就引起了整个山谷的共鸣。
  吴建国原以为大雪天的没有人会出来,可没想到迎面碰上了他那堂哥,一时好不尴尬。
  “我说老弟啊,啥事这么开心啊,咋还唱上了撒?”
  “不是啊,昨天吴乡长捎来口信,让我今天无论如何过去一趟,说县领导要找我谈话。”
   “呀,该不会是要升官发财了吧?那大家可有的光沾了!”
  “也许、也许,但愿、但愿吧——”
   吴建国乐呵呵的来到了乡长的办公室,敲门。吴乡长不紧不慢的把他让进屋里,向他先容道:“这位(大肚皮)是县纪检委的张书记,这位(瘦高个)是信访办的牛主任。”赵建国很亲切的同两位领导握了握手,大家相互寒暄了几句,依照顺序坐下。吴乡长给建国倒了一杯白开水,建国谢过吴乡长,把水放到一边,突然像记起了什么似的起身向两位领导敬烟,不过,大肚皮和瘦高个都没有接烟,他们用手示意自己现在还不想抽烟,吴乡长也推说自己嗓子疼,说吸烟有害健康。他们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打量着他,这让建国多少觉得有点不自在了。
  大肚皮和瘦高个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瘦高个就干咳两声开口说道:“吴建国同志,你是个明白人,大家也就不含沙射影,开门见山的说了。事情是这样子的,这个最近啊,大家信访办和县纪委接连接到许多群众的匿名举报信,说你利用职务之便,在修路期间挪用了大量的公款。市长和市委书记对此高度重视,责令大家成立检查小组,对整件事情展开全面深入的调查,但考虑到大家刚刚对你做过大量的正面报道,为了不影响党员干部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因此大家决定这件事情暂时不予公开处理,只是口头传达一下上面的命令,对你停职查办,希翼你能够做好心里准备,积极配合大家的工作。”
  “啊——”建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下子瘫倒在了沙发里,铁青着脸,说不出一句话来。
  “吴建国同志,该说的话大家已经给你说到了,我和张书记还要赶回县里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你如果有什么疑问,下来可以同吴乡长说,也可以直接来找我和张书记。”瘦高个慢条斯理的说完这些,就夹起公文包和大肚皮起身告辞了。
  吴乡长把两位领导送上车后,就匆忙的赶回了办公室里,见建国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发呆,就轻轻的关上门,很关切很同情的说:“建国啊——”
  建国突然一扬手制止了吴乡长,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现在需要沉着,需要拼尽全力来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吴乡长似乎很理解他的心情,就默默的坐到一边,时不时的拿眼偷看一下他,那样子就好像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建国的事情。如果再靠近,再仔细一点看吴乡长的话,你会发现他的嘴角还挂着一丝不宜觉察的微笑,另外还有一丝歉意,一丝不安。  沉默,许久的沉默之后,建国忽然起身说道:“走了——”。吴乡长会意的点了点头,目送他走出了办公会。吴乡长非常清楚建国的为人,这是个得理不饶人,软硬皆不吃的家伙,好在他刚才并没有发火,所以他那颗一直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吴乡长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他刚刚坐到沙发上,屁股还没坐稳,办公室的门突然“哐——”的一声又被推开了,他不由唬得站直了身子。  “知道是谁在诬告我吗?”建国气冲冲的站在门口,如炯的目光伴随着冷风一同刮到了吴乡长的身上,吴乡长不禁打了个寒战,结巴着说:“不、不、不知道啊!”
   对于吴乡长的回答,建国似乎并不感到失望,他“砰——”一声带上门,就“噔噔噔”的跑下了楼去,一头扎进了白茫茫的风雪之中。

1112411124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肖霍洛夫 静静的顿河 第六 章

    如果一个哥萨克没有伴儿,您住在什么地方,“职业,“我对您在想什么,“...

  • 五更月

    山风特别大,精神上仍在影响,引导着他,每想到这里,该是开经的时候了,一屡黄昏的阳光从...

  • 隋末风云录(第16章)·分道扬镳

    四周均有大量军卒侍立,显是本周郡守田大人观看比武的地方,两个人客气一番就战在一起,...

  • 王跃文著 国画 30

    好说好说,能说服大家帮帮就帮帮,河里找钱河里用,他个人赚的钱只顾个人用,朱怀镜说声不...

  • 海岩 河流如血:第一部分 2

    他打保良时母亲和姐姐都是不能劝的,甚至考上北京的公安大学,姐姐是女孩子,将来到刑侦...

  • 蚂蚁小说三篇

    你还是不要管我了,“你能不能闭上嘴,我的腿已经被打穿了,大家谁也跑不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