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海岩 河流如血 第三部分 20

时间:2013-07-24 07:36
  

  病情持续恶化
  
  一周之后,保良的脚基本好了。
  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出门上街,逢到房东过来又吵又闹时,他可以抽身便走。如果缓步慢行,几乎看不出一点颠跛的感觉。
  这次受伤,保良从生理的层面,进一步体会了父亲的心态,一个腿脚不便的人,生活将多么艰辛。有很多次,保良真想回家看看,虽然这个家与鉴河岸边的那个家比,并无那种让人魂牵梦萦的亲切,但那也曾是他的家,那个屋瓦崭新的院落,还住着腿脚不便的父亲。
  可是,保良始终没有回去,他说不清自己是害怕见到父亲,还是赌着气不肯屈求父亲。
  
  天渐渐地冷了。
  保良又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他被古玩市场一家专卖瓷器的小商店聘做店员。保良眉清目秀,又有高中学历和本地户口,找个店员之类的工作本不难的。只是这工作每月只有三百元底薪,管一顿午饭。再想多挣全靠销售提成。第一个月保良只提了二十几元,第二个月提得多了,也不过三百元整。
  在这期间保良每天最大的念想,就是盼着张楠来电话约他。他不便主动去约张楠,如果主动约一个女孩出去,无论去哪儿坐坐都不该由被约的人花钱。如果是张楠约他,他也会建议去免费的公园或去商场逛逛,免得张楠为他破费。
  所以一般都是等张楠约他。
  时间长了也有问题,张楠时而会生出一些抱怨:人家谈恋爱都是男追女,你怎么一点都不主动,老拿着架子让人家约你?保良只能尴尬地说明:我也想主动约你,可你那么忙,我怕约多了你烦。张楠说什么叫约多了呀,你就没约过我一次!保良说:我现在还没挣到足够的钱,约你出来没地方去,怕你生气。张楠说:我见的是你,又不是为了去什么地方,你别找借口了。张楠说保良是找借口,其实她懂了保良的心理,但她还是希翼保良能够主动。保良主动,其实也是满足她的某种心理。
  于是,保良就约她,见面的地点则通常由张楠指定。那些地点通常是高档酒店的茶座或时尚人类常去的餐厅,都是消费昂贵的场所。有时一晚上还要换两三个地方,吃饭、喝酒、聊天。张楠不喜欢舞厅夜总会和卡拉OK之类的热闹去处,泡吧也是泡那种静吧,或者干脆找个上流社会的内部会所,两人独烛浅酌,要个浪漫情调而已。而已之后,自然都是张楠埋单。
  至于接吻和搂抱之类的激情动作,一般都在夜幕遮掩之下,由保良主动,在张楠的车里进行。
  
  在此期间,保良依旧住在李臣那里。李臣又找到了工作,而且收入不菲,所以保良那份三百元钱的房租,也就免了。谁让我是你哥呢,李臣说。
  在此期间,刘存亮的雄心壮志,已经正式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他在省城着名的夜市里,盘下了一间十米见方的服装铺子,开始进行简单装修,订制货架,购买一应营业必需的设备物品,并且已经去了两次南方,寻找联络货源途径。至此,鉴宁三雄各自的事业状况及经济条件,保良反倒脱富致贫,成了垫底。
  在此期间,菲菲仍然住在李臣家的那间小屋,和保良之间的冷战,若紧若弛地继续进行。李臣本来要向菲菲收房费的:保良是我兄弟,我可以免单,你又不是,所以咱们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可菲菲也没钱交费,要不是为了缠着保良,她早可以搬到姨夫的小吃店里白吃白住。后来刘存亮出面向李臣求情,说干吗呀咱们都是鉴宁来的,这么久的朋友了,在省城生活谁也不容易,可别自己不帮自己。其实李臣并不真想要钱,他是看保良冷淡菲菲,意欲乘虚取代而已,只是菲菲不接这碴儿,李臣也难开口硬逼。
  后来菲菲自己走了,回鉴宁去了。她妈病情持续恶化,已经下不了床了,日常生活全靠菲菲七十多岁的奶奶照顾。奶奶又不是菲菲妈妈的亲妈,所以也是天天抱怨,并不情愿的。这也难怪,菲菲的老爸失踪之后,奶奶只靠工厂每月发的退休金生活。菲菲母亲躺倒之后,原来能干的一些手工活儿干不了啦,那点退休金养活两个女人,当然捉襟见肘。所以奶奶托人打电话叫菲菲回来,你自己的老娘你自己来养,你们大人孩子都往外一跑撒手不管,我一个老太太为啥要做这份难呀!


  
  这些情况,保良是在菲菲又从鉴宁回来后才慢慢知道的。菲菲回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快挣钱,尽快挣到大钱。保良则暂时从菲菲的视线中淡出,不再是她每天每夜关注和挑衅的中心。
  保良发现,菲菲这次从鉴宁回来,更多地是和李臣来往,经常同出同进,而且总是黄昏出去,半夜才归。保良疑心,主动去问菲菲,这些天在外面都干什么去了。菲菲冷冷回答,没干什么,做生意呗。保良奇怪:做生意,你有什么本钱去做生意?菲菲反问:你说我有什么本钱!我有什么本钱你还不明白吗!
  保良傻,不明白。

新葡京娱乐城,www.xinpujingcn.com,

1057810578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