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绝命对联

时间:2013-07-10 09:36
  

         到了大年三十的前一天傍晚,赵副市长才彻底关掉自己的数部手机,总算屏蔽了那些嚷嚷着登门拜年的信息。一直绷紧的神经伴随着别墅里的消停开始松弛下来。他嘘着气舒展着双臂悠悠然地踟蹰在大小房间里。看着大大小小造型各异色彩纷呈的礼包,他一脸的欣慰,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鸡鸭鱼肉、鲍鱼熊掌、干果蜜饯、茅台白兰地……应有尽有箱满库满,还有存放钞票和金条的暗室都已经塞得满满当当的,又是一个丰收年,咱这辈子总算是不愁吃穿不愁花啦!”
“不光咱俩,就是儿子孙子也是年年有余的了,嘿嘿嘿……”围着市长前后晃悠的夫人一边“噼噼啵啵”地嗑着开心果一边说。
“想当初认识你的时候,你爸妈还嫌我是山沟沟里出来的穷小子,一无钱,二无背景,他们赶我走不说,就连你也扭扭捏捏地给我脸色看,现在咋样?还满意不?”
“都啥年代啦还提那些垃圾历史,多亏现在社会好,还以为你总长本事啊?”夫人用那婀娜多情的一双媚狐眼睃过市长说。
“对,机会难得、机遇难求,还是社会好!”市长附和道。
“社会好啦,人却不行了,你看你,什么腰间盘凸出、高血压、脑供血不足、时不时的还出现心房颤动心绞痛,尤其是干那事儿,就凭供给你的那些营养,咋说一晚上搞一次不为过吧,可你倒好,不说一个星期完成一次家庭作业,就一个月下来也都是交白卷,活脱脱一个张铁生,还说呢,哼!”夫人噘起湿嫩、厚实、性感的大嘴巴嘟囔着,一拧身朝晶亮的落地窗窗外望去。
“咋的?还不满意啊!嘻嘻……”市长的眼帘倏然耷拉,面色尴尬,从身后轻轻地拥抱住夫人的纤腰,软兮兮地说。
“满意个头……”说归说,夫人抬高双手,反腕搂在男人的脖颈上,目光射向对面不远处的另一栋别墅的窗户,“看看人家过年干什么,……好像……好像是在摆弄几绺红纸……”
“是过年用的对联吧?不错,是对联。”巡着夫人的目光,市长瞪大眼睛盯着那栋别墅房间里晃动的男女说。
“送啥的都有,就是没有人给咱家送对联,难怪我老觉着缺点啥呢!”夫人讷讷道。
“不就是几幅对联嘛,区区小事还值得别人当礼物送?除非送礼的人是神经病!”
“年三十门上贴对联显得喜气一些嘛!咱要使不贴显得多古燥、乏味,冷冷清清的,你干脆出去一趟,给咱家买几幅,明天一早贴上。”夫人带着乞求的口气说。
“都啥时候啦,街上还会有卖对联的,卖字的再怎么爱钱也要回家过年,人家早就收摊啦,还是算了吧,也就是个形式,贴不贴无所谓,我懒得出去!”
“不嘛,你就出去一趟,权且锻炼身体,顺便买啦,我要你贴!我要你贴……”夫人软语绵绵地撒着娇喋喋不休。
“哎呀——!不想出去就是不想出去,烦人不?不贴对联能咋的?还能死人呀?真是的!”市长一甩手埋怨起夫人来,最终,对联还是没有买回来。
次日凌晨,零零星星“劈哩啪啦”的爆竹声惊醒了赵副市长,他一骨碌翻起身,急急忙忙地穿衣裳。夫人打着哈欠道:
“咋的?又抢着放开门炮仗呀?都住城里多少年啦,你老家的那老一套习俗还舍不得丢弃,年年三十大清早都不让人多睡一会儿……”
“‘开门开得早,日子过得好’,这不是祖先传下来的说辞么,早就习惯了,丢掉反而空落落的,再说儿子远在美国留学,指望不上,还得老子亲自动手啊!”市长一边叨咕着一边出门。
打开门,回身一瞥,市长瞪大了一双眼睛,放出惊愕的目光。只见东西两边的门楣上红艳艳的一片。
“呀!对联贴上去了,谁干的?”他惊叹道。
上联是:年年纳贡年年升
下联是:岁岁受贿岁岁荣
横批是:天网恢恢
再看看另一道门楣,
上联是:天堂有路你不走
下联是:地狱无门你偏行
横批是:葬身无间
“狗日的、王八蛋!”市长的牙齿咬得“咯嘣嘣”直响,恶狠狠地撂一句后直奔大门口,大门外的门柱门楹上横竖都是更大更炫目的对联。
上联是:汲城乡財富喂不饱煌煌巨鳄
下联是:磬南山之竹书不尽斑斑劣迹
横批是:罪该万死
扫视完对联,赵副市长面无人色、冷汗直冒,他像恶虎扑食似的扑上去,一边疯狂地撕下对联一边怒骂道:
“坏蛋!狗东西!不要命的,我这就让警察收拾你,你个挨千刀的,吃枪子的,下地狱的……”
声嘶力竭的骂着、撕着、踩着,蓦然间,赵副市长浑身颤动抽掣起来,抓着纸团的手捂在胸口上,泥鳅似的沿门廊滑落,尽管两爿嘴唇翕动,却一句话再也没有喊出来。
要不是门卫监控室的保安赶过来敲门,市长夫人还躺在被窝里。抢救太晚,赵副市长那双充满狰狞、乞怜而无助的目光永远地定格和滞留在他夫人的记忆中去了。
赵副市长的葬礼是在三天后举行的。据说葬礼结束后赵夫人回的家,她忽然发现家中有点不对劲,便急忙打开书架后的密室暗洞,刹那间就傻眼啦,满满当当数千万的财宝不翼而飞了。她赶到门卫监控室,找个理由,请求保安调出监控录像,经过仔细辨认,就在丧葬车队离开的十分钟后,有一辆陌生的两厢车尾随着驶出了别墅区,车上坐着模糊不清的几个毛头小子。市长夫人当时就晕了,醒来的时候,悄悄地骂了一句:
“你他妈的死了也贪,让小鬼跟着一扫光,给当官的做妻子儿女真是憋屈得慌!”
 

78767876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焉海青

    那些送财神的必须送他们白纸印刷的财神,别人才常把他名字错写成烟海青送礼多少多少,他...

  • 幸福时光

    朱大铁的生意不怎么好,把嘣到远处的爆米花拣回来什么的,他身边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学生,...

  • 海岩 河流如血 第四部分 29

    女人的耐性总是远胜男人在省城最好的那家酒店的行政俱乐部里,姐姐过去是多么爱吃爱喝...

  • 海岩 河流如血 第二部分 4

    “你是干什么的,我也纳闷他怎么知道我呀……”,夜总会这种地方...

  • 肖霍洛夫 静静的顿河 第 二十

    轻松的温饱生活把他惯坏了,一个也舍不得花,“家里过得怎么样,葛利高里叹了一口气...

  • 甘肃旅游 第三章(4)

    不参加娱乐,大家去武威市有名的凉州市场,‘三套车’里的第一道,“第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