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魂系五龙山(2)

时间:2013-06-20 08:01
  

  王大叔从老家回来,听到狗咬伤高老师的消息后,马上赶往学校,人已没了影儿,连床上的铺盖也没了,他断定人已走了,但从屋里的气息上感觉人走的还不远,马上追还能追上的。他叫了一队的一些社员,分头去寻找,他领两个小伙子向通往县城的路上去追赶,在半途中找到了她。这里荒无人烟,常是狼狐出没的地方。她枕着铺盖卷昏昏沉睡,王大叔咋叫也叫不醒,他做出决断,叫两个小伙子轮换往回背,他俩觉得人家是个大姑娘不便于背,在磨蹭着,王大叔说:“人到这一步,还顾啥呢?背!”
  两个小伙子换着背小高,他背着铺盖卷。在夕阳落山时,他们总算回到家里。
  清早,小高从昏迷中醒过来,她睁眼一瞅,这在谁家,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她心里有些慌惑,这究竟是咋回事儿?
  王大叔说:“姑娘,别害怕,这是我家,我姓王,是咱五龙大队的大队长。这段时间我不在,使你受了委屈,我先向你赔个不是,还望姑娘原谅哩。”
  “大叔,这没有啥,可我当了……”小高吞吞吐吐地说。
  王大叔说:“甭说了,这事我全知道了,这不是你的错,假如大家当干部的工作做到了家,我想你不会走的,这是山里人逼的,事情具体碰到谁身上,谁都会这样做的,大家认罪都来不及,还有啥脸面说你呢?对这事儿,我要好好处理那小子的。现在,你就暂住在我家,和我女儿春兰睡在一块儿,我还懂点儿医术,给你贴洗伤口,等你伤好了,我帮你把学校办起来,你看行吗?”
  小高说:“大叔,那太感谢您了!”
  王大叔说:“哎,大家应该感谢你才对,你感谢我啥呢?你思想觉悟高,离开爹娘,打老远的大上海来到咱这穷山沟里教书,是求之不得的事,是福星降到了咱五龙山!”
  小高说:“这是毛主席的号召,革命青年应该积极去响应!”
  “姑娘,你说得对!”王大叔点着头说。
  王大叔沉思了片刻,又说:“你刚到五龙来,对这里的情况不了解,全大队除了我这个外来户还能识几个字,再没有一个识字的人,常言说,三辈子不念书,就成了愚人,这话一点儿也不假。他们都是些睁眼瞎子,是一群会说话的畜生,对办学的事儿根本就不懂。他们虽然说话、做事粗鲁野蛮,是由于没有学问造成的,可他们的心是挺善良的,一旦认识了你,会对你很好的!”
  王大叔是五龙大队唯一喝过墨水的人。他虽是个大队长,可却是全大队的决策人物,不管上面下达啥文件或指示,都先由他给大、小队干部传达讲解清楚后,再布置贯彻实行,队里出现一些棘手的事,都由他来裁决。
  王大叔去支书家,问:“黑牛放开狗,把高老师咬伤了,你晓得吗?”
  “这几天我在公社里开会,回来才听说到的!”陈支书支吾着说。
  “这事儿一旦被上面晓得了,你我要犯大错的!”王大叔沉着脸说:“我二十天不在家,你把这件事给弄糊了,向上面咋交代呢?”
  支书说:“这狗日的,咋这么毒,叫两个民兵把他绑到大队来,我要瞧他是个啥种,还吃了豹子胆?”
  王大叔说:“这事情要严肃处理,人家姑娘离开父母,从上海来到咱穷山沟里当老师,教咱们的娃娃来念书,这有啥不好的?咱们双手欢迎才对,可队里社员都冷眼待人,欺负一个女娃,这和畜生有啥两样?那年,上头给咱大队分了两个当工人的名额,大伙儿选了你和黑牛,结果人家一考查你俩都是睁眼瞎子,事儿不就全泡汤了吗?你还没吃够没有学问的苦头?我老了,如果哪一天两腿一蹬,口合眼闭了,你这支书咋当,还向外队请人来当支书不成?”
  陈支书说:“老王,我错了,你就狠狠地骂我吧。当时,你不在,干事把人引来安排了一下,我应承了一阵子,再没有管,就造成了这后果,现在,我去向高老师认个罪,你说咋办就咋办!”
  王大叔说:“现在先处理黑牛那小子,再开个社员大会,我要把办学的事情向大伙儿好好讲一讲!”
  黑牛被支书和大队长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扣了一月的口粮,罚了五块钱。王大叔最后叮咛说:“你要去向高老师低头认罪,陪情道歉!”
  黑牛说:“我就去!”
  黑牛跪在小高面前说:“我是个睁眼瞎子,是个畜生,放开狗咬了你,我有罪,你咋打我骂我都能行,如果不打骂,我死也不起来!”
  小高说:“快起来,只要你能认错就行了,我还能打骂你吗?”
  小高咋说,他也不起来,弄得小高难为情了,在旁边的王大叔说:“高老师原谅了你就起来吧,以后再不能干蠢事!”
  黑牛说:“大叔,我听你的话!”他并向高老师叩了三个响头走了。
  在社员大会上,王大叔把上面派高老师来办学校的重要意义,向大伙儿一五一十地讲清楚后,乡亲们深感内疚,都觉得做了一件极不光彩的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陈支书来看小高,说:“高老师,全是我这个当支书的错,由于我这个睁眼瞎子也晓不得办学有啥用,就没管它,使你挨了好多骂,还被狗咬伤了,我来向你认个罪。以后,我会尽力支撑这事情的!”
  小高说:“你不懂办学的意义,我不怪你,只要能支撑我的工作,就满足了。”
  五龙大队像过大年一样热闹。王大叔家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老爷爷、老奶奶来看小高,就像看自己的亲孙女一样,大娘、大婶来看小高,就像看自己的亲闺女一样,年轻妇女来看小高,就像看自己的亲姐妹一样,他们拿的礼品,大多就是积攒着准备换油盐的鸡蛋,因为这是家里最贵重的东西了。
  面对络绎不绝来看望她的乡亲们,小高感动得热泪盈眶!
  小高和春兰成了好姐妹,和春兰要好的菊花、芹子和桃子,也成了好姐妹。
  春兰说:“高老师,你能教大家念书吗?”
  小高说:“好妹妹,我来就是教你们念书学学问的!”
  几个山妹子听后,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感情,像一条无形的纽带,把这些素不相识的姑娘们连在一起,心心相通了。她们几个提出要和高老师结拜成干姐妹,小高愉快地接受了她们的要求,青山为证,互相间赠送了小礼物,高霞就成了她们的大姐姐。
  小高在王大叔一家人的精心护理和关爱下,伤痊愈了,心情也好了。
  这时,小高完全改变了对山里人的偏见,对他们逐渐产生了好感。
  那天,陈支书邀她给大伙儿讲话,她去了。
  在社员大会上,她说:“乡亲们,我是上面分配到五龙大队的教师,望大家相信我,我向你们保证,一定要教好孩子。你们回过头来想一想,过去为啥没人帮助你们办学校?几辈人没有一个念书的?在那个黑暗的社会,贫苦农民哪有念书的机会?就连一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世道变了,现在是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要建设大家的国家,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需要大批有学问常识的人!你们没有学问,谁也不能怪老先人,可今天你们的后代再没有学问,你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乡亲们,应该平心静气地想一想,为了美好的明天,为了子孙后代,国家在这里办学校,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大家为啥还不愿意做呢?最后,请大家把孩子送到学校里来吧!”
  支书接着说:“五龙的广大社员们,高老师的话说到了咱们的心坎上,山娃娃有念书的机会了。从明儿个开始,大家都把娃娃送到学校里去!”
  王大叔又强调了一下有关娃娃念书的事儿。
  五龙小学正式开学了。小高原计划的三个班编好了,两个班是七至十二周岁的孩子,一个班是十三至十六周岁的孩子。小高既是校长,又是教员,一人奔波于校园里,开始了她的教学生涯。
  这是一所特殊环境下的小学,特殊的年龄层。春兰几个已成为大龄班的积极分子。这个被称为“学问禁区”的地方,开始滋生着常识的细胞。
  仲夏,在重重叠叠的山冈上,山花盛开,尤其是野花岭上,更是绚丽多姿。高老师领着全校学生游乐于花丛中。花香飘溢,令人陶醉,花显丽质,孩子们喜笑颜开。春兰、菊花、芹子和桃子采摘了一束束艳美的花,献给姐姐高老师,表示对她的一片深爱。高老师手捧着一束束的鲜花,心里如江似海地激荡,这山野之花有着天然的美,不需任何人为的培植,是花圃里的人工花望尘莫及。这里的孩子心地善良,如山花一样纯美可爱,不亚于城里的孩子,更不是所谓的“低能儿”。她望着花丛中天真活泼的孩子,觉得这是一个大有希翼、大有作用的地方。

39433943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我的团长,我的兄弟

    1940年的某一天下午葬礼还没开始,九连连长李大沟向您报道,一次,反正音也差不多,泪道子...

  • 安妮宝贝文集《莲花》第十九章

    在旅途中你必须习惯身体伴随物理空间的移动我并不总是在旅行。旅程打破人的生活模式。...

  • 背负十字架的女人

    你掂量掂量吧……,甚至保守一辈子,去用你的美和生命注入到生活中去,去获得新的生活,痛...

  • 海岩 河流如血 第五部分 27

    他赶到夜市管理处的一间办公室里,化妆师说那墨汁不是墨汁,谁也承受不了,会是自己扮的,...

  • 后 记

    对于个人写作以及书中人物等问题,有许多青年读者来信问一些问题,我和他们又曾在一块生...

  • 王跃文著 国画 37

    可他价格出到二十八万元人民币,玉琴看了这则资讯,朱怀镜是交易会工作人员,李明溪只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