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第四章 爱怎样就怎样!

时间:2013-06-07 04:49
  

  事情因他而起也因他而死,但他不知道。事实上,世事都因人而起,但那人不一定就清楚;甚至天下大事,常为人之一念而生,可是这人不一定便能明白。
  他要查小透的死因。
  但他只是一个杂役。
  ──谁会对一个身份卑微的人说真话?
  ──谁愿意对一个流浪汉说出事关重大、甚至性命攸关的话?
  没有。
  ──也不会有。
  饱经世故年少老成的追命,当然能明白这些。他深深体悟到:一个人会做事,不如会做人;当然,最好是又懂做事又会做人,但如果只会做事,不会做人,那好事往往都白做了。而要是只会做人而不会做事,那往往就是不干好事。
  办一件事,往往要透过许多人,不通过人便不能成事──所有的事都是人的事,人事是所有事情中最难办的事。
  ──有时候,想办成一件事,得要迂回曲折,得要以退为进,得要颠三倒四,得要朝秦暮楚:那还不一定能成事。
  不过追命也极深刻的体悟到一点:
  世间的所谓大事,便是极难办的事──所谓大人物,就是把极难办的事办成的人。
  他不想当大人物。
  但他要在三尺黄土下的小透死得瞑目。
  所以他开始办事。
  ──为了要着手探查这件案子,他首先办了许多跟这件案子仿佛完全无关的事。
  其中一件,便是捉拿“飞天蜈蚣”何炮丹!
  “飞天蜈蚣”犯了一件大案:
  他偷了县官万士兴要献给宰相蔡京为大寿之礼的:荷塘晨曦玉如意。
  这是大事。
  也是大案。
  原本,当时在县官地窖里看守宝物的“顶派”、“潜派”和“托派”三派高手,都是全派中特别挑选出来千中无一的好手。
  不过,当晚,先是“顶派”高手“多足如来”黎八嫩觉得院外蝈蝈声音叫得特别响。
  未久,他发现蝈蝈声音愈来愈响,他开始怀疑身上衣服里藏了只蝈蝈。
  当他遍翻不获后,蝈蝈的叫鸣像裂了天崩了地一般,他才恍悟蝈蝈已跳入他的耳朵里,且侵蚀了他的脑袋。
  他跳了出去,捂耳求医。
  接着“潜派”的“倒采花”铁乐仕,也觉得自己左脚心给蚂蚁螫了一口。
  不久,他的脚肿起一个大泡。
  再过一会,他的脚已肿得跟他的头一般的大。
  他怪叫着跳了出去之时,剩下的“托派”高手“飞龙快棍”马善欺就觉得自己喉咙有点痒痒。
  他一咳嗽,就想吐痰。
  一吐,就吐出一条蜈蚣。
  一条美艳动人色彩斑烂的蜈蚣。
  接下来的事,已不用多说。
  “飞天蜈蚣”何炮丹已盗得了“荷塘晨曦玉如意”。
  万士兴那肯甘休──至少,丞相大人那儿也不会罢休。
  他们暂把一切案件搁置,调布重军,召集精兵,追踪寻搜,围剿飞天蜈蚣。
  终于,他们在“饱死小屯”里围住了飞天蜈蚣。
  可是没有用。
  据说,那一晚,月黑风高,包围飞天蜈蚣的人,只见他手归手、头归头、脚归脚、发归发、五官归五官……各自为政但又各自成一派的“分头走了出来”,像自动“百”马分尸了似的。一节一节的“走”了出来,而且真的“走”了。
  ──别说拦阻,更甭说交手了,围剿的人已吓破了胆,不知怎么应付是好。
  飞天蜈蚣逃脱了之后,却发现仍给一人紧紧追踪着。
  他甩不掉追踪的人。
  他只好停下来。
  ──甩不掉的,只好干掉了。
  ──他一向都只偷物,万不得已时才杀人。


  ──只杀坏人、恶人、或不算是人的人。
  那人是个年轻人。
  满眼都是醉意,像是醉眼看世间已看足二十年似的,反而把朦胧的看成了清醒。
  “你使的是‘下三滥’何家的‘掩眼法’,”那人醉意可掬的说,“你是一条不螫人的蜈蚣。”
  何炮丹也说:“这不关你的事,我取的是贪官送给狗官之物;你不插手,我不杀你。”
  醉汉摇首。
  他当然就是追命。
  两人终于交手。很快的,何炮丹发现对方的身法自己根本拿捏不了,所以他立即就走。
  ──“下三滥”至少有六十三种在一流高手面前也逃去无踪的“掩眼法”。
  他刚要逃,追命已喷了他一身的酒。
  是以不管他“化身”成墓碑,匿身于树上,藏身于土里,“寄身”为石墙,都没有用;追命一嗅,就“闻”出他来了。
  ──“荷塘晨曦玉如意”还是给追命夺回来了。
  但“飞天蜈蚣”却走得了。
  追命在其他捕快差役赶来围剿何炮丹之前,放了他一马。
  “贪官污吏的贼物,取之有道;”追命还向何炮丹说明:“但我没办法。我要拿回这东西,来为好友申冤。”
  飞天蜈蚣没话说。
  他不是对方的敌手,还有什么话可说?
  ──有南威之容,方可以论淑媛。
  有龙泉之利,方可以论决断。
  所以他只有:
  走。
  “玉如意”落在追命手上。
  追命把它献回给县官。
  万士兴大喜过望,忙问追命要的是甚么?
  追命却答:愿为大人效命。
  第二天,追命立即在衙里挂单任事。
  一个月后,追命成为了正式的捕快──比他以前破了大大小小许多案还快上不知若干倍.可谓一帆风顺、扶摇直上。
  然后,追命就开始办事。
  查案。
  ──追查小透之死一案。
  这时,向“崔小捕爷”“密告”的人就多了:
  阿娴嫂(在镇长家里当洗衣的妇人)是这样说的:
  “小透姑娘是个好女孩,她真死得冤啊。以前她初嫁给雷家二少爷的时候,她也是被迫的,不过还满以为雷家二少会对她好的。谁知……唉,二少爷娶了她,又要了七八个女人,她出身不好,没有婆家撑着,就算没发生后来的事,她也在雷家做不成人哪……”
  这还是没敢说“后来发生的事”。
  德叔(在镇长家里的长工,后来闪了腰,就给雷家赶了出去,现在行乞讨饭、晚景凄凉)是这样说的:
  “阿透是个好姑娘。二少雷动,真不是人,玩腻了,就把她丢掉了,这也不就罢了,他还把这标致的娘儿,当礼儿似的送了大少爷雷冲,恣意蹂躏……唉,其他的事,我都不想说了。”
  他“不想说的事”,一位原本跟小透同是卖身(现已给她发了财的兄长赎了身)的婢女凤琴儿可都哗啦哗啦的说出来:
  “……小透是好妹妹。她嫁入雷家,雷动把她扔给雷冲,雷冲强暴了她,又丢给他手下,说是奖慰那班为他们残杀与相爷对立政敌的手足……你说哪,小透天天以泪洗脸,焉能不死?我样子长得让人看不入眼,却也有好处,没这些呕心的事!不过,她死了,雷家还诋毁她是偷汉子、怕东窗事发而自缢,实在是太过份了……她死的事我也不清楚。”
  她“不清楚”的事,一向待小透如同己出的荣婆婆可一清二楚,她已八十一了,都豁了出去,啥都不怕了。


  “小透这么个好女子,怎会偷汉子!他们说有一天看到她和从前一个杂工小厮叫崔什么的,在院子里勾搭,这是啥话?雷家的人是找借口虐杀她罢了!小姑娘也不是自尽的,她颈上一道痕,背上又一道痕,肚子上又一道痕,私处又一道痕……吊颈难道吊的不止是颈!唏,我替她收的尸,我怎会不知……”
  追命这才知道:
  他们害了她!
  ──他也害了她!
  收齐了罪证,他到雷家去问个水落石出、云开月明。
  “关你什么事?”雷家二少爷反问,“她是我老婆,又不是你的,你跟她有什么来路?”
  “如果是你们干的,”追命说,“我就要逮捕你们。”
  “逮捕?大家?我老爹是镇长,我跟这儿的县官有交关,跟京里的丞相也有交情,你抓大家,做梦!”雷冲冷笑,“就算是大家迫死那骚蹄子的,我爱怎样就怎样,你管得着?”
  听完了这句话,追命就冲了过去。
  雷冲的腰脊断了。
  雷动的鼻骨、胁骨(左边第五根,右胸第二、四根)、胫骨也断了。
  追命把他们“扭送”到衙里去,正式“逮捕收押”他们归案。
  他在雷家一场混战,也负了伤。
  不过,雷氏兄弟也太小觑他了──区区一名味螺镇的小捕头,居然能独力奋战雷家三十七人,还把大少爷二少爷死狗病骡一般的“拖”回衙里去!
  而且他还能强忍怒忿悲恨,不把这两个无行恶徒活生生踩死!
  ──这人分明不止是一名捕头。
  ──而是一名绝顶高手。
  ──一位肯当捕役的绝顶人物。
  那天下午,经阿娴嫂做“内应”,追命偷偷闪进大落院,到了小透“悬梁自尽”的地方默祷。
  ──他要把小透冤死的魂魄请回她长眠之地去……要不然,附在他身上,他也决无怨言。
  ──他觉得小透衰弱得连魂魄也是衰弱的。
  追命本来不信这些。
  ──只要事关小透的,他就信。
  他希翼小透是仍有呼息的,仍可思虑的,仍可以感觉到:他已为她报了仇、伸了冤的,要不然,他所作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当他心里虔诚的以为,已把小透无力柔软的魂魄“请”在身上之际,走到院子里,忽然,他听到那有一声没一声不知世上几年懒懒霭霭的鸡啼。然后,厨房前吆喝打铁,玎珰的响;工人在再翻新的棚上棚下,呐喊接力。那楼上,还是后院,井里,抑或是心里,传来了一种幽幽的歌声;仔细听时,却湮远不可闻,不经意时,又像泡沫般浮了上来。
  那是那天的歌。
  但人己不在多时了。
  追命呆在院了里,伤心得像一条失去流动力量的河。
  直至娴嫂催促,他才恍恍惚惚的离开院落,上了山,已是傍晚,到了小透坟前,心里难过得直闭上眼,向那一墓荒坟祷告:小透、小透,冤已伸、凶已除,恶人遭磨,你在黄泉之下,可不要再惊怕了……
  他跟小透,由始至终,只是一场一厢情愿的偷恋;从头到尾,也只谈过一次的话。但这也害苦了他,他是她命里的克星。他跟她只是真正见了一面,但却追了她一生的女子。想到自己一直如珍如惜、为她可生可死的女子,却曾遭如此欺侮凌辱,而他居然不在她身旁,而他竟然还不知道,他心里一酸,落下泪来。
  一阵风吹过,仿佛有谁对谁说了些什么话。追命徐徐睁开了眼,只见晚霞千道,不可迫视,墓上、墓旁、墓后、墓前,满山、满地、满目、满天都开满了小白花。
  小小的白花。
  小小白花在风里向他招手、点头。

12851285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第四章 爱怎样就怎样!

    事实上,──有时候,不过追命也极深刻的体悟到一点,那人是个年轻人,何炮丹发现对方的身...

  • 白日头红月亮

    一个一个写好,出不了手,校长毕竟是校长,不幸的校长各有各的不幸,讲纪律的讲纪律,脸通...

  • 相信欺骗

    男孩的朋友神秘兮兮地问男孩,他立即拨通了女孩的手机,这世界,男孩激动地打电话,一口气...

  • “飞毛腿”主任

    年轻人火还挺大的嘛,人家小侯好歹是本科大学生嘛,又粗里巴横地走出了孙主任的办公室,...

  •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1)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但傲视天下,年轻的父亲和全家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草头方子还是知道几...

  • 赵时春传5

    自古政治中心也就是经济中心,永乐皇帝以靖难之名夺得皇帝位后,如今平凉市人民广场即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