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海岩 河流如血 第六部分 7

时间:2013-06-06 09:15
  

  女子监狱的铁门之外
  
  权虎见到雷雷,泪眼汪汪啊。他的脸上除了痛苦的抽泣,几乎看不见他和雷雷说了什么。雷雷也掉了眼泪,但比他父亲沉着多了,他按照保良前一天晚上教的,告诉父亲他现在生活很好,让父亲安心服刑。这些话也是那位狱警教给保良的。保良教雷雷时雷雷还问保良什么叫服刑来着。保良说服刑就是在监狱里生活。保良还对雷雷说:监狱的生活也挺好的,在里边可以上学,可以打球,可以下棋,可以演节目,还可以看电视,只是不能出来。但里边也有商店,商店里的东西和外面一样,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保良这次到青平山来,给权虎带了三百元钱,以雷雷的名义交给了管教干部。权虎本来已经止住了哭泣,听雷雷说他给爸爸带钱来了,又一次泣不成声。保良隔着玻璃看他哽咽着和雷雷说话,说的什么听不见的。他说,雷雷听,听一阵就点一下头。保良远远地站在雷雷身后,心里胡乱猜测着父子交谈的内容。
  这次单独会见,是受警察之邀而来,时间因此放得比较宽松。权虎和雷雷谈了二十分钟,又让雷雷叫保良过去,表示和保良有话要说。雷雷脸上拖着两行泪痕回头,叫舅舅过去,保良就过去了,坐下来接了通话机的话筒。
  他此时面对的,是他的姐夫,是雷雷的生父,是他的仇人,是把他一家拆散揉碎折腾得死去活来的祸首。在权虎眼中,他无疑也是同样,是妻子的弟弟,是儿子的舅舅,是仇人的后代,是杀死挚友并带着警察把他绳之以法让他终生为囚的不共戴天的死敌!
  但现在,他是他儿子的监护人,抚养者,他将和他的儿子,长久地共同生活……
  保良坐在权虎的对面,把话筒贴在耳边,他和权虎彼此对视,他并不打算首先开口。他猜不出权虎一动不动的赤红的眼睛,究竟是冰冷还是灼热。
  “保良……”
  权虎哭哑的嗓子备显苍老,但保良仍然从那似曾相识的音节中,听到十多年前权虎第一次到他家来找姐姐的时候,叫他名字的那份亲熟,那亲熟的感觉让保良猝然不知如何回应,是该叫他一声姐夫还是直呼其名。
  保良支吾了一下,张了嘴却没叫出声音。他尚未来得及露出尴尬,权虎的态度已经让他吃惊。
  权虎说:“谢谢你。”
  权虎的第一句话,就是向保良表示感谢,保良不知道这一声简简单单的谢字,在权陆两家十年恩仇尘埃落定的今天,是否意味着相逢一笑,干戈玉帛?
  但权虎的脸上,并无一丝笑容,他的声音,通过有线话筒的传导,多少有些失真。以至他的眼神和话语,包括刚才那声谢谢,都随之真伪难辨,虚实不清。
  “雷雷就托给你了,你是他的亲舅舅,他的血管里,也流着你们陆家的血。我相信你会对他好的。现在我只求你一件事,我希翼你能答应。”
  保良浑身血液加速,从他九岁开始直到现在,这十多年来几乎所有爱恨,所有欢乐悲伤,所有必须铭记于心的历史时刻,都在此时此间,从蒙碕的眼前,无序地涌过。他突然发觉自己已经成熟老练,已经是一个经风历雨的沉稳的壮年。
  他对权虎说道:“什么事,你说吧。”
  “你别让雷雷忘了……他还有个爸爸。”
  这个要求如此简单,如此合乎自然,甚至,如此令人可怜。但这个要求对保良来说,对他今后的生活来说,可以料想,将会带来多大的麻烦。
  但这个要求保良无法拒绝,他冲权虎点了一下头,对他说道:“我会的,我会带你的儿子雷雷,定期过来看你。如果你今后在这儿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你儿子雷雷会帮助你的。”
  权虎也点了一下头,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眼里淌下了感动的泪水。保良看得出的,那笑容是真的,那眼泪也是真的。
  “谢谢你……”权虎的哽咽,也是真的,“我这一辈子,都会谢谢你的……”


  他这一辈子,都将在这个高墙电网的牢狱中度过,从现在的年轻精壮,一直到将来白发苍苍。他这一辈子,如果还会有人一直爱他,并且让这份爱陪伴他到老到死,那么这份爱只能出自一个人的心里,那就是雷雷。
  保良平静地说:“你不用谢,因为他是你的儿子。”
  
  从青平山回来的第一个雨天,大概也是这一年当中的最后一个雨天,保良接到了省女子监狱的正式通知,他的姐姐已获准离开监狱,保外就医。
  保良冒雨独自去了他曾经去过的那个小镇,在位于镇西的女子监狱的铁门之外,迎接步履艰难的姐姐出来。姐姐身上穿的衣服,就是保良从涪水姐姐家中取来送到看守所的那件秋装外套。季节已是秋末冬初,姐姐的外套里面,虽然套了好几件外衣内衣,但秋风秋雨的阴潮,还是让姐姐瑟瑟发抖,也将她的病状凸现无遗。
  在回省城的公共汽车上,保良始终把姐姐搂在怀里,从他十四岁以后,他和姐姐还从来没有这样相依相亲。他知道在这条秋雨泥泞的路上,姐姐一定需要他胸前的灼热,一定需要他有力的臂膀。

12151215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白日头红月亮

    一个一个写好,出不了手,校长毕竟是校长,不幸的校长各有各的不幸,讲纪律的讲纪律,脸通...

  • 相信欺骗

    男孩的朋友神秘兮兮地问男孩,他立即拨通了女孩的手机,这世界,男孩激动地打电话,一口气...

  • “飞毛腿”主任

    年轻人火还挺大的嘛,人家小侯好歹是本科大学生嘛,又粗里巴横地走出了孙主任的办公室,...

  •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1)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但傲视天下,年轻的父亲和全家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草头方子还是知道几...

  • 赵时春传5

    自古政治中心也就是经济中心,永乐皇帝以靖难之名夺得皇帝位后,如今平凉市人民广场即韩...

  • 肖霍洛夫 静静的顿河 第 二十章

    “我走进他的办公室,可从前是什么样子呀,“怎么——为什么,连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