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第二章 爱之病·恨之病

时间:2013-06-06 04:46
  

  但巴旺怒不可遏:“他怎能置别人生死不理……就这样掉头而去呢?”说着又想去踢门。
梁大中劝他罢手:“我看他不是不想治,而是治不了。”
但巴旺走前几步,摸摸眉毛,又抚抚已经没有眉毛的眉,悻悻然的说:“要不是你们拉着我、劝着我、阻着我,我早已把那老而不死的骨头一根根拆下来当筷子使了。”
小骨没好气的道:“去呀,谁拉着你了?”
但巴旺的一张黑脸,登时黑里映红,怒道:“你……”
梁大中忙岔开话题:“看来,刚才‘心房’的九八婆婆和现在‘暗房’的虫二大师,对两位都很尊重,恐怕还不止为了令尊之故吧……小刀姑娘的话,有些我还没听懂呢。”
小刀幽幽一叹,说,“梁先生果尔明察秋毫。九八婆婆在四十年前的‘长安浴血’里,同行八十九名同门俱在斯役丧命,九八婆婆虽得以幸免,但温家的人却很鄙薄她。他们一家讲究‘战死光荣,败逃可耻’,所以把她逐出‘老字号’……”
但巴旺觉得这件事也关他的事。
“可笑啊可笑,”他行吟似的说,“宁可要烈士,也不要活人!战死了有什么用?活着的才有作为!竟有这样的门规,幸好我不姓温。”
他一面说,一面摸着剩下来的那只眉毛,很是珍惜。
忽然,大门一开,里面的黑暗悠然扑了出来。
但巴旺手舞足蹈,连攻七招、守十一招、闪十六招、退二十一步,却仍觉给黑暗击着了,搞了半天,才弄清楚自己头上给一张黑色大毡罩住了。俟他发现之时,梁大中已赶过去替他揭开了黑毡。
但巴旺早已给惊吓得气喘咻咻,一面揩汗,一面大骂:“暗箭伤人,黑布罩人,算什么好汉!”
一抹之下,另一只眉毛又应手而落。
那栋黑门又哗呀一声关了起来。
在门缝未合拢之前,那阴恻侧的声音还说了一句:
“你才没资格成为温家的人。”
但巴旺又要大骂。
这回他两条眉毛都不见了,谁都看得出他这次是不骂则已,一骂则不止出口伤人,恐怕还真会伤人哪。
所以小刀和梁大中把他半拖半拉的推走了。
推向“酒房山”。
──中了毒的冷血,这回就由小骨背着走。
往暗房山到酒房山,有一段路程。就在这段路上,小刀向梁大中说明了其中微妙。
“九八婆婆并未战死,所以给‘老字号’的人遗弃,天下虽大,无地容身,因谁也不敢收留她,谁也不想得罪毒名满天下的温家高手。可是,九八婆婆又需负责制毒,要制造毒药,非要有隐蔽安全之地不可。温家的规矩是:如果制毒的制造不出新的毒物、藏毒的不能保住独门的毒药、下毒的不能创造出更新的下毒方法、解毒的不能一一破解毒性,那么,各路负责人便会给严格处分,惨不堪言。九八婆婆走投无路,只好来求我爹爹……”
“所以你爹便收容了她?”梁大中道。
“由于我爹在朝廷好歹也是个上将军,一向只在江湖上活动的‘老字号’温家,也不得不顾忌几分,所以九八婆婆得以安心住在心房山上──那是我爹的地方。”
“他只不过是想收买人心,为他效命罢了。”但巴旺不是冲着惊怖大将军毕竟是小刀的父亲这一点上,只怕还有更多难听的话要冲口而出。
梁大中只低沉的道:“再坏的人,也有他良善的一面。大家看他大奸大恶,说不定,也有些人认为他大忠大义呢。”
但巴旺反唇相讥:“那么,天下岂不是黑白混淆,无曲直可言了?”
梁大中正色道:“大是大非的骨节上,仍然要分得一清二楚的。这是看人的要点。”


“不是要点,而是要命!”但巴旺耸了耸肩说,“大是大非却最易众说纷纭、各执一辞的。”
梁大中笑笑:“公道自在人心,是非自有天理。”他显然不欲与但巴旺争辩下去,转而向小刀道:“所以,九八婆婆怕连令尊都要迫她搬迁,所以便对你千依百顺了?”
小刀叹息:“因此,我看九八婆婆,确是治不好,不是不想治。”
梁大中道:“虫二大师也是如此?”
“虫二大师早年风流,据娘亲告诉我,虫二太爱风流,后来害了场病,什么药都治不好。我那时还笑着跟娘说,虫二因爱得病,所以得的是爱之病,岂不真的病也风流么?娘却戚然的说,你小孩子不懂,以为爱之病真的那么好玩的吗?况且,虫二风流自赏,到处拈花惹草,这也不叫爱。可是,虫二得病以后,他用尽‘老字号’解毒之法,求遍了‘老字号’解毒高手,用了两百五十二种解毒之法,都治不好,后给‘活字号’第一高手温暖三以毒攻毒之法暂时制住了。可是,虫二在这十年间,一共害了一千五百四十一场小病,把他病得忍无可忍,于是性情大变,性格古怪,从爱之病,终于成了恨之病。”
“原来如此。他的病既然是从欢场得来的,那么,解铃还需系铃人,他的病的拯救之法,很有可能也来自风月场所了。”梁大中恍然道,“难怪刚才姑娘告诉他‘老天爷’何小河有拯救之法,虫二大师马上就动容了。”
但巴旺不提到虫二大师犹可,一提虫二的名字他就暴跳如雷:“他那副尊容还有容可动!简直像涂上一层白垩一样──”
小骨忽道:“不是简直,而是根本就是涂上一层白泥。”
但巴旺一怔,失声问:“什么?”
“他得了病,五官都腐了七七八八,不涂上一层白泥,不把你吓疯了才怪呢。”小骨说,“大家小的时候,他还五官俊朗,后来逐步抹上白泥,现在,只剩下了一对眼,样子都看不见了。”
但巴旺一时没话可说。
他嘴巴杀气腾腾,心地却软,一听虫二大师病得如此之重,未免可怜,狠话就说不下去了。
梁大中喟息的说:“要是这样,虫二大师因也有所求,要是能救,早就出手相救了。”
小刀秀眉微蹙:“九八婆婆和虫二大师,毕竟都不是‘活字号’解毒一宗的高手。”
梁大中道:“现在只有靠‘酒房山’的“三缸公子”了。”
小刀很有点担心的说:“要是温约红不肯医,或者治不好,那就麻烦了。”
由于她穿着鹅黄色的外衣,所以连忧悒的时候,都有鹅黄色的亮丽。这时,他们已离开“暗房山”,进入了“酒房山”。原来的天昏地暗,已转成了天亮云开,黄昏美景。
“酒房山”的山巅,远看去只象一只大馒头,走到近处,才发现有好几个大缝隙,组合起来,像一只有九只趾头的猪脚一般。
小刀笑道:“酒房山原名‘九房山’,后来因为“三缸公子”温约红来了,这儿才成了‘酒房山’。”
她轻轻笑的时候,也有重重的愁。伤的人与她非亲非故,她还是放在心头,说笑是因为要减轻众人心头的沉重,可是还挥不去遮不掉轻轻的愁。
忽然,只听“呸”的一声。
众人四顾,谁也没发出那一声“呸”。
──谁都不会去“呸”连哀愁都亮亮丽丽的小刀。
众人的眼光,又落在冷血的“伤口”上。
“伤口”都不见了。
冷血的肚子隆起,像怀了孕一般,又像充了气一样。
──毒,都跑到冷血体内去了。
“要弄倒一个人真容易,要把他重新救活却很难。”梁大中叹道,“要杀害一个人才,枪一搠就了事了。但要培植一个人才,十年、百年,都可遇不可求。”


他感慨的道:“可是,大家的朝廷,总是不会珍惜人才,这样的江湖,总是在残害人才。”

10771077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相信欺骗

    男孩的朋友神秘兮兮地问男孩,他立即拨通了女孩的手机,这世界,男孩激动地打电话,一口气...

  • “飞毛腿”主任

    年轻人火还挺大的嘛,人家小侯好歹是本科大学生嘛,又粗里巴横地走出了孙主任的办公室,...

  •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1)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但傲视天下,年轻的父亲和全家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草头方子还是知道几...

  • 赵时春传5

    自古政治中心也就是经济中心,永乐皇帝以靖难之名夺得皇帝位后,如今平凉市人民广场即韩...

  • 肖霍洛夫 静静的顿河 第 二十章

    “我走进他的办公室,可从前是什么样子呀,“怎么——为什么,连你...

  • 西去的骑手(3)

    再睡一会儿,成堆成堆的人全贴地啦,避难第三国,从冬天走进冬天,他们的老乡盛督办正等着...

热点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