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1)

时间:2013-06-06 01:42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
岁月漫漫,时光悠悠,历史的风浪淘去了无数的泥沙,而王亚樵的故事却一直沉淀在历史河床的深处。
在距合肥30多里的肥东县州埠乡,有一个叫做王小郢的村子。这里与皖中农村的其它地方也无两样,房舍、山川、行人、牛羊,一切似乎都与历史并无多少隔膜,但傲视天下、横空出世的一代英豪也没有在这里留下半点遗迹。
夕阳西下的时候,回首俯视被夕阳慈祥地照耀着的村庄,炊烟缕缕,归畜悠悠,好一派田园牧歌景观。透过冉冉的暮霭,时光把大家带回到了一百余年前。
那是清代光绪十五年己丑农历正月十五日(公元1889年2月14日),正值一年一度的上元佳节,地处偏僻之乡的王小郢家家户户忙着元宵。在充满节日喜庆的气氛里,悬壶济世的王荫堂的妻子梅氏正在经历着分娩前的阵痛。
正午时分,云淡风高的晴空突然一阵黑暗。乌云滚滚,压顶而来,一场暴风雪眼看就要来临。村民们感到失望,很担心这场风雪会冲走元宵夜的欢快-- 皖中地方,主要是乡间,每逢元宵之夜,大人孩子倾巢而出,到野地之中“撂火把子”。火把子多是一年间积累起来的破扫帚头子、葵花杆子、麻杆子等,在野地里燃起,往空中撂。
这时,王荫堂的农舍里,产妇梅氏在稳婆(接生婆)的指点帮助下,终于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当产房内传出新生儿的第一声响亮啼哭时,年轻的父亲和全家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每个人都笑起来。
说也奇怪,婴儿一落地,哭声还没有停止,天上的乌云就开始逐渐散去,霎时又是丽日当空,万里澄碧,如同是中秋季节一样。
这个刚来到人世就显现不凡景象的人,就是在中国近现代历史舞台上策划了一幕幕惊心动魄刺杀事件的幕后导演王亚樵--一个令蒋介石、戴笠都为之胆寒的神秘的传奇人物。
不知是自然现象和人生起点纯属巧合使然,还是因为故乡子孙对一代枭雄的顿首敬仰,直到现在,王小郢及其附近的许多村民还始终坚信王亚樵系黑虎星降世。他的一生,是上天的刻意安排。
据说,此子一降世,原先一些欺王家为外来户的人立即有所收敛。因为,他们一打王家的主意,就会头皮发涨。
王家的祖籍不在王小郢,而在合肥西乡的韩堰。清代道光年间(1821-1850),大概在王亚樵的曾祖时,全家迁居东北乡王小郢。王亚樵曾祖父王士俊以种田为生。祖父王榜,目不识丁,不谙世事,亦终老于陇亩之间。倒是其叔祖王凤,粗识文字,可惜终身未娶。他青年时代弃耕从戎,到清廷军队中充当兵勇,屡屡作战,功劳却并不突出,只升到比较低级的都司之职。
到了王亚樵父亲王荫堂这一代,王榜深感不识字苦,才送儿子进村塾念书,三年下来,王荫堂粗通诗文。因家境不济,十年寒窗,何其漫漫,王榜便让儿子走出学堂,随一江湖郎中学岐黄之术近三年。
王荫堂所从之师,并没有多高的医术,所以,他也就没有学到多么高深的医道。但不管怎么说,草头方子还是知道几副的,所以,务农之余,也还兼行医道。
王荫堂医术平平,但脑袋瓜倒还挺好使。行医赚了两个钱后,没有去买土地,而是另行投资,开了一个棺材铺。他觉得,活人的钱固然要赚,死人的钱也不能不赚,不赚只能是白不赚。
大概是既希翼病人能迅速康复又希翼病人很快地死去这种矛盾心理的驱使,使王荫堂一生总是难以把握自己。所以,他一直到死也没有发什么财。不过,却得了一个“厚斋”的雅号,而他的儿子王亚樵却与他截然相反。
王荫堂夫妇育有三子一女。长子就是王亚樵,次女王秀樵,三子早殇,四子王述樵。王荫堂老先生六十四岁时病逝于上海。其妻梅氏也曾随长子王亚樵去沪。直到建国后的1959年方病故,享高寿九十。
王亚樵在故乡合肥农村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他自幼聪慧伶俐,受到全家上下的钟爱。和别的普通农家孩子稍有不同的是,他有幸受到了良好的启蒙教育。
光绪二十二年(1896),王亚樵刚七岁。元宵节一过,父亲王荫堂便领他到邻近的史圩村的一位老塾师刘茂先生(人称刘三先生)家里拜师启蒙。
王荫堂早年读书,半途而止,所以望子成龙心切,一心希翼儿子能够沿着当时科举考试的阶梯,从秀才、举人到进士一步一步,金榜题名,以遂父志,做官发财,光宗耀祖。只是刘三先生才疏学浅,几年后,便无法指点王亚樵了。
十三岁那年,王荫堂又领着儿子到距家二十多里的对河张村,拜张世籁先生为师。张先生曾晋学中过秀才,是一方名师,以经院教学方式设馆,名噪当时。
在世籁先生门下,王亚樵攻读经史子集,旁及诗词歌赋,同时临写古碑帖习书法。由于他聪颖过人,加之名师指点,转瞬又是四年,学业大有长进。
此时,王亚樵已成长为一个翩翩少年郎了。
光绪三十一年(1905),王亚樵十六岁,尚未及弱冠之年。但他觉得寒窗已度十载,学业应当有成,可以进科场一展身手。新年一过,二月初头,便约上好友刘子魁、季凤藻诸少年同窗,兴高采烈地到合肥城内去参加县试。
果然不出所料,制艺时文、试贴诗、经论、律赋等几场下来,自己均觉得十分满意。发榜之日,果然高高中在头十名之内。虽说年少,但满腹经纶,文章锦绣,士林人物,无不称道。
王亚樵得意之余,又一鼓作气,乘胜前进,参加了四月间在庐州书院举行的府试。遗憾的是,此次竟然名落孙山。
按当时科举惯例,县试考中,称为“生员”,就是通常所说的“秀才”。王亚樵在府试中虽落第,考官却很赏识他的流畅文笔,特设宴款待,对他慰勉有加。
落榜归来,王亚樵心情极为郁闷。
十六岁的少年,今天人们称之为花季,是正在开放的时节。但在旧时的农民家庭中实际上已是一个整劳动力了。王亚樵自尊心极强,眼看着祖父年迈,双亲里里外外辛劳,觉得自己也理应分担家庭生活的重担,便独自外出谋生。
经人举荐,王亚樵应合肥西乡一富户之聘,任家塾西席(家庭教师)。王亚樵少年老成,举止大方,颇有些资深塾师的派头,可是东主欺他年轻,且出身寒门,并不以师礼尊之,言语间,每每有侮谩之处。
虽说初出茅庐,但血气方刚却是久已注定的。王亚樵在一天午饭间,指着东主说:“狗眼看人低!”然后拂袖而去。许多年后,当王亚樵的英名响彻上海滩时,这位东家还每每脊梁沟子发凉。

10421042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飞毛腿”主任

    年轻人火还挺大的嘛,人家小侯好歹是本科大学生嘛,又粗里巴横地走出了孙主任的办公室,...

  •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1)

    刺客是从小练成的但傲视天下,年轻的父亲和全家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草头方子还是知道几...

  • 赵时春传5

    自古政治中心也就是经济中心,永乐皇帝以靖难之名夺得皇帝位后,如今平凉市人民广场即韩...

  • 肖霍洛夫 静静的顿河 第 二十章

    “我走进他的办公室,可从前是什么样子呀,“怎么——为什么,连你...

  • 西去的骑手(3)

    再睡一会儿,成堆成堆的人全贴地啦,避难第三国,从冬天走进冬天,他们的老乡盛督办正等着...

  • 隔 膜

    路小兵在电话里说他是路小兵,紫怡不善敷衍也不屑于敷衍,离开这里回到自己平静的生活中...

热点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