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过 年(七)

时间:2013-06-05 08:43
  

    蕊儿姐生的皮肤白白嫩嫩,面容和影片上的好几个姑娘相象,她腼腆,灵透,是姐妹三个中有造化的女子,也是七大能在长时期的苦闷之中出现笑容的源泉。七大这些年欠了一屁股债,豆儿这么早就开始繁重的操劳,完全是为蕊儿念了七年书。学校门里出来,又在劳动之余专事受七大面授教育,她是七大七妈的希翼。豆儿当时太小,去东北的人选就必然地落在了平常默默不语、做起针线锅上和地里场里极干净利索的叶儿身上。很快,打听到塬外有一家人,十几年前去东北的一个垦区落了户,叶儿遇上了这茬口,三天就成了事,那小伙子把全家积攒了多少年的三百块钞票方方正正的交到了七大手中,就把叶儿领走了。
    那些年里,除了过年,日里月里,大家家三十多户中和七大来往的,只是老屋里十大和父亲。七大曾在某一年腊月去南方找将军大大,找了不知办了些啥事,反正空手回来了。当时,家门、庄里人如果象今天一样有情有意的、热热乎乎的每人凑两三块钱,叶儿姐、豆儿妹就不会去东北,豆儿就不会十四年不回来的!
    三百块钱刚刚到手,老天爷专和作难人作对,十几年不遇的“冷子”铺天盖地地打了下来,将要上场的麦子颗儿全部打得淌在地里,原指望迈开腿脚,和着日月节奏踏步的七大一家,遇到了灭顶灾难,大场里只收了一垛垛麦草,吃什么哩,一人分了十八斤麦子。黑市上麦子价格猛长了五六倍,七大也不疼钱,一集去籴了五百斤麦子,三百块钱尽炉打铁,一分不剩刚够。一千多元债的影子连动也没动一下。够啦!哪壶不开提哪壶,七大偏偏就有了病,睡下不能起来,起来不能坐稳。骨头发软,夏日暴晒不知炙烫,冬里棉被披身还瑟瑟发抖,工分不能挣了,蕊儿和七妈一天三晌不倒,各人把各人也养练不住。信,如北风吹起胡同里的雪花,洒洒扬扬飞到了东北.叶儿寄来了钱,买了辆架子车,蕊儿拉了挣大工分,又寄了些钱。买了些高粱,剩下的给七大医病。
    “叶儿要生孩子了。让豆儿去领娃,报个户口,得一份供应粮”。这一封信,是这个家十几年来首次得到的特大喜讯,是双喜临门。很快的,豆儿就出了远门,去干大事去了。塬上人认为,凡是出的门越远,事干得越大。
    对于豆儿的记忆,只能就此打住,倾尽满塬黄土地做纸。握起远古到当代发明的各种铁镢锄耙犁耧以及拖拉机等等做笔,也耕耘不尽对豆儿的怀念,对豆儿的忏悔。.
    豆儿,享受过爱情是什么滋味吗?有童年、少年时代的照片集吗?享受过受教育的权利吗?有看电视、或被偶尔拍进电视里的机遇吗?豆儿。
    十四年啦,全庄人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豆儿。十四年里,豆儿变成了全庄人做人的一句格言。四五十个女娃娃,谁不    好好念书,回家不愿担水磨面,缠着妈要缝新衣裳,买新鞋,父母必说:
    “不争气的东西,人家豆儿象你这么大,已风里雨里能行了,人家多有出息,现在在外面干着大事,人家当时穿的啥,吃的啥?娃娃,苦尽甜来哩,小时受些苦,没啥!'
    庄里这群女娃娃,烂漫如一丛五颜六色的花朵,在她们的心目中,豆儿成了一具雕塑。
    豆儿干了事,在糖果厂。
    豆儿结了婚,双职工,女婿是上海人。
    豆儿生了孩子,是男孩儿。
    豆儿继续干事。
    —年一度,豆儿至少来十封信,每信我必读,我也经常为她复信。
    全庄人因思起豆儿的悲而悲,因听到豆儿的乐而乐,每当剥玉米、垛麦草、打杏儿、吃羊肉的时候。时间越是久远,豆儿越是神秘。在一段时间里,豆儿成了全庄人一种不服命运、驱灾除恶,发愤向上的希翼和象征。

958958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肖霍洛夫 静静的顿河 第 二十章

    “我走进他的办公室,可从前是什么样子呀,“怎么——为什么,连你...

  • 西去的骑手(3)

    再睡一会儿,成堆成堆的人全贴地啦,避难第三国,从冬天走进冬天,他们的老乡盛督办正等着...

  • 隔 膜

    路小兵在电话里说他是路小兵,紫怡不善敷衍也不屑于敷衍,离开这里回到自己平静的生活中...

  • 西去的骑手(13)

    “盛科长忙什么,他应该学习汤恩伯,“我都不相信自己,别人信我什么,凭什么信...

  • 兽医”陶三

    乡村干部解决不了,金敏也觉得是动听的音乐,我爱你,女孩就是女孩,” 女子愈是恳求...

  • 从研究生到和尚

    S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上了本市最好的幼儿园一晃又是三年,S考取北京的一所国家重点名牌...

热点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