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老油灯

时间:2013-08-28 06:06
  

    离开老家已经好多年了,离开那座老房子住进城市了,车水马龙的生活让心里多了几分寂寞和空虚,少了一些真实,多了一些虚伪,为了生活四处奔波。
    今年春节乘闲暇回了老家,看看亲房和乡亲们。农村的变化好大啊!家家都是一砖到地崭新的房屋,昔日的茅草房都找不见了,看到有些人家的屋顶有灿灿发光的太阳能热水器,现代化的生活已在乡村遍布。
    进村后直奔那座离开好多年的老房子。让我大失所望的是老房子年久失修,满目疮痍的景象如同在外漂泊为生活折腾的我一样荒芜,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有些张过了人头,除了荒凉还是荒凉,院子杂草丛生,造成了野兔和鸟的天堂,院墙也是已经残垣断壁,仅剩几间破烂不堪老房子,房顶的瓦片也是破碎不堪,周围的墙也是好心的邻居用木头棒棒顶着,好像是一位即将要驾鹤西去老人,行动要有人搀扶;屋顶上也长满了叫不上的杂草,屋檐下的墙壁上了鸟屎挂满了,白色的粪便如同大白粉挂在墙壁上。这里早已成了调皮顽童的逗留的地方,看看墙壁上新写的这些歪歪扭扭的粉笔字就知道;也许是他们把这里当做游乐场了,或许是逃学孩子避开家长的好去处了,是他们唯一的避风塘了吧!
    推开那扇破烂不堪的房门,门扇发出了吱的一声,门开了,一股带有刺激性的陈旧气味扑鼻而来,蛛丝早已把屋子打扮的很美了,满屋子的墙角都是的;看来这屋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进来了,除了捉迷藏的孩子在没有人问津了。墙壁也让雨水冲刷的摇摇欲坠,几道从屋顶照进的阳光,明媚可见,尘土此时看的尤为逼真了,粒粒醒目;抬头看看屋顶,星罗棋布般的一些小星洞,仿佛是苍穹夜空下的繁星。
    屋子里早没有什么值钱像样的东西了,空空荡荡的,因为在搬走之前就将一些无需的东西送给了邻居们,剩下的也就是一些破烂不堪没人要的,不堪入眼的盆盆罐罐。
    在无奈的环视了满屋子,在靠墙的一角的一个小方洞(是爷爷储放茶叶和零碎的东西,在地方上称炕窑子)里放置一盏老油灯吸引了我的目光,撞击了我的眼球,伸手在拿出来,尘土封得很厚实,如同那些陈年往事一样;这是爷爷生前自制的照明和吸旱烟的工具。小心翼翼拭去老油灯身上尘土,托在掌心,一下思绪飞回了那个遥远的童年的记忆里。
    记忆定格在一个身子佝偻的老人身上,他身穿一件老蓝布做的衣服,补丁足以数的清。夏天这盏灯几乎是不用,只有在冬天的时候,夜长时候才派上用场,吃饭的时候,一家子围着那点微不足道昏黄光线闲坐,窜门的邻居都有时候来集聚在一起,拉家常是大人们最容易说的话题,再就是讲古今,这是爷爷的拿手好戏,讲起来一个古今足以到夜深,SAMSUNG过头,昏黄的灯光也是唯一的希翼,爷爷讲着一些似乎很遥远的东西,“电灯电话,楼上楼下”“千里眼,顺风耳”等等。其实大家就是喜欢爷爷讲的古今,什么《目连救母》、《劈山救母》、《月明》、《人心不要良心》、《刘全进瓜》、《唐王游地狱》和《药王爷》,最好听的是一些鬼神的古今;还有与大家本地方的一些奇人奇事,什么《妙庄王和妙善》和《把海龙王》的古今,这些具有代表性。当然爷爷的古今讲的好,他也会编一些顺口溜,“三懒加一勤,要勤不得勤;三勤加一懒,要懒不得懒”,“人黄有病,天黄有雨”,“五月壬子破,水在山头过”以及一些农谚,“谷雨前后,栽瓜点豆”,“谷雨要灵哩,清明要明哩!”,“羊过清明,马过夏,牛娃过了个四月八”,“伏里三场雨,瓮里装的米”,“白露高山麦”等等。这些是一些耳熟能详的俗语了。
    记得表哥小时也常来大家家,有时候一住就是好几天;我俩一起爱打闹;表哥最爱和爷爷在一起睡,因为爷爷有很多的古今,什么妖魔鬼怪啊,最爱听的《西游记》,但是我的表哥胆子小,怕鬼。晚上爷爷讲古今时总要把那盏油灯熄灭,怕浪费煤油,爷爷总是要熄灭,然后给大家讲古今,天南地北就讲起来;表哥囔着要讲鬼古今,但他第一个是往被窝藏得最深的,用被子将头包的严严实实,古今讲到高潮的时候他就大喊“不听了,害怕啊!”就这样古今就结束了。
    有时候表哥就是这样,有一次爷爷讲的是《野狐鸡》的古今,他第一个囔着叫停,说到野狐鸡吃人,还是特别喜欢吃小娃娃,表哥一下子藏到爷爷的身子下了。那天晚上表没有下去上厕所,到半夜时,就囔着说:“爷爷,我要上厕所!”
    爷爷就是说:“炕后有‘夜壶’”。
    “啊!什么?‘野狐’”,表哥一听是“野狐”马上就藏起来,不敢大声出气了,屏住呼吸,不声不喘。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表哥又说:“爷爷,我要上厕所!”
    爷爷还是那句话:“炕后有‘夜壶’”。
    表哥这次真的吓坏了,怎么这只野狐卧在炕后不走了吗?表哥再也坚持不住了,如滔滔江水决堤一样,尿撒到炕上了。
    爷爷感觉到了,没有敢打,只是说了几句,点燃那盏油灯,把“夜壶”拿到表哥面前,这不是“夜壶”吗?
    表哥一看这个“夜壶”,才知道这叫夜壶。从此这个笑话见到表哥就说,拿他来羞辱和气恼他,随着岁月蹉跎,大家也渐渐淡忘了这件事。爷爷的古今每天晚上都是我的吹眠曲,那些人,那些事,始终讲不完,直到我上学了,再也没有听爷爷讲古今了。
    现在有的只是一种记忆和怀念,怀念老油灯的岁月,将我带回童年的美好憧憬,天真烂漫。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长,二叔的突然到来,哈哈的笑声,是这座破烂的房子响起了以前的那种快乐;回到现实的我,走出那座成为历史的老房子,告别了那盏老油灯,跟着二叔来到他家新修的四合院,一家乐呵呵,现代化的气息紧紧围绕这座腾飞农村世界。
    离开老家已经好多年了,离开那座老房子住进城市了,车水马龙的生活让我心里有种寂寞和空虚,少了一些真实,多了一些虚伪,为了生活四处奔波。
    今年春节乘闲暇回了老家,看看亲房和乡亲们。农村的变化好大啊!家家都是一砖到地崭新的房屋,昔日的茅草房都找不见了,看到有些人家的屋顶有灿灿发光的太阳能热水器,现代化的生活已在乡村遍布。
    进村后直奔那座离开好多年的老房子。让我大失所望的是老房子年久失修,满目疮痍的景象如同在外漂泊为生活折腾的我一样荒芜,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有些张过了人头,除了荒凉还是荒凉,院子杂草丛生,造成了野兔和鸟的天堂,院墙也是已经残垣断壁,仅剩几间破烂不堪老房子,房顶的瓦片也是破碎不堪,周围的墙也是好心的邻居用木头棒棒顶着,好像是一位即将要驾鹤西去老人,行动要有人搀扶;屋顶上也长满了叫不上的杂草,屋檐下的墙壁上了鸟屎挂满了,白色的粪便如同大白粉挂在墙壁上。这里早已成了调皮顽童的逗留的地方,看看墙壁上新写的这些歪歪扭扭的粉笔字就知道;也许是他们把这里当做游乐场了,或许是逃学孩子避开家长的好去处了,是他们唯一的避风塘了吧!
    推开那扇破烂不堪的房门,门扇发出了吱的一声,门开了,一股带有刺激性的陈旧气味扑鼻而来,蛛丝早已把屋子打扮的很美了,满屋子的墙角都是的;看来这屋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进来了,除了捉迷藏的孩子在没有人问津了。墙壁也让雨水冲刷的摇摇欲坠,几道从屋顶照进的阳光,明媚可见,尘土此时看的尤为逼真了,粒粒醒目;抬头看看屋顶,星罗棋布般的一些小星洞,仿佛是苍穹夜空下的繁星。
    屋子里早没有什么值钱像样的东西了,空空荡荡的,因为在搬走之前就将一些无需的东西送给了邻居们,剩下的也就是一些破烂不堪没人要的,不堪入眼的盆盆罐罐。
    在无奈的环视了满屋子,在靠墙的一角的一个小方洞(是爷爷储放茶叶和零碎的东西,在地方上称炕窑子)里放置一盏老油灯吸引了我的目光,撞击了我的眼球,伸手在拿出来,尘土封得很厚实,如同那些陈年往事一样;这是爷爷生前自制的照明和吸旱烟的工具。小心翼翼拭去老油灯身上尘土,托在掌心,一下思绪飞回了那个遥远的童年的记忆里。
    记忆定格在一个身子佝偻的老人身上,他身穿一件老蓝布做的衣服,补丁足以数的清。夏天这盏灯几乎是不用,只有在冬天的时候,夜长时候才派上用场,吃饭的时候,一家子围着那点微不足道昏黄光线闲坐,窜门的邻居都有时候来集聚在一起,拉家常是大人们最容易说的话题,再就是讲古今,这是爷爷的拿手好戏,讲起来一个古今足以到夜深,SAMSUNG过头,昏黄的灯光也是唯一的希翼,爷爷讲着一些似乎很遥远的东西,“电灯电话,楼上楼下”“千里眼,顺风耳”等等。其实大家就是喜欢爷爷讲的古今,什么《目连救母》、《劈山救母》、《月明》、《人心不要良心》、《刘全进瓜》、《唐王游地狱》和《药王爷》,最好听的是一些鬼神的古今;还有与大家本地方的一些奇人奇事,什么《妙庄王和妙善》和《把海龙王》的古今,这些具有代表性。当然爷爷的古今讲的好,他也会编一些顺口溜,“三懒加一勤,要勤不得勤;三勤加一懒,要懒不得懒”,“人黄有病,天黄有雨”,“五月壬子破,水在山头过”以及一些农谚,“谷雨前后,栽瓜点豆”,“谷雨要灵哩,清明要明哩!”,“羊过清明,马过夏,牛娃过了个四月八”,“伏里三场雨,瓮里装的米”,“白露高山麦”等等。这些是一些耳熟能详的俗语了。
    记得表哥小时也常来大家家,有时候一住就是好几天;我俩一起爱打闹;表哥最爱和爷爷在一起睡,因为爷爷有很多的古今,什么妖魔鬼怪啊,最爱听的《西游记》,但是我的表哥胆子小,怕鬼。晚上爷爷讲古今时总要把那盏油灯熄灭,怕浪费煤油,爷爷总是要熄灭,然后给大家讲古今,天南地北就讲起来;表哥囔着要讲鬼古今,但他第一个是往被窝藏得最深的,用被子将头包的严严实实,古今讲到高潮的时候他就大喊“不听了,害怕啊!”就这样古今就结束了。
    有时候表哥就是这样,有一次爷爷讲的是《野狐鸡》的古今,他第一个囔着叫停,说到野狐鸡吃人,还是特别喜欢吃小娃娃,表哥一下子藏到爷爷的身子下了。那天晚上表没有下去上厕所,到半夜时,就囔着说:“爷爷,我要上厕所!”
    爷爷就是说:“炕后有‘夜壶’”。
    “啊!什么?‘野狐’”,表哥一听是“野狐”马上就藏起来,不敢大声出气了,屏住呼吸,不声不喘。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表哥又说:“爷爷,我要上厕所!”
    爷爷还是那句话:“炕后有‘夜壶’”。
    表哥这次真的吓坏了,怎么这只野狐卧在炕后不走了吗?表哥再也坚持不住了,如滔滔江水决堤一样,尿撒到炕上了。
    爷爷感觉到了,没有敢打,只是说了几句,点燃那盏油灯,把“夜壶”拿到表哥面前,这不是“夜壶”吗?
    表哥一看这个“夜壶”,才知道这叫夜壶。从此这个笑话见到表哥就说,拿他来羞辱和气恼他,随着岁月蹉跎,大家也渐渐淡忘了这件事。爷爷的古今每天晚上都是我的吹眠曲,那些人,那些事,始终讲不完,直到我上学了,再也没有听爷爷讲古今了。
    现在有的只是一种记忆和怀念,怀念老油灯的岁月,将我带回童年的美好憧憬,天真烂漫。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长,二叔的突然到来,哈哈的笑声,是这座破烂的房子响起了以前的那种快乐;回到现实的我,走出那座成为历史的老房子,告别了那盏老油灯,跟着二叔来到他家新修的四合院,一家乐呵呵,现代化的气息紧紧围绕这座腾飞农村世界。

1465214652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黄河(2)

    它绕过青海黄南蒙古兄弟的毡房时,“这是什么地方,“要干什么,原来,不要慨叹...

  • 男人和女人

    写一篇关于男人和女人的文章,有些精彩,关键是一个度字,不管有无爱情,男人有婚姻没爱情...

  • 九月。身未动,心已远

    一场秋雨一场寒,等待赤道另一边的太阳跨过赤道,重回我的世界,我又回到了这里,这是我的...

  • 我的左邻右舍

    我不知道自己漂泊生涯的第一步,有时候,从门前路过的大夫冷不丁地唱了一句,现为滨河镇...

  • 花开的寂寞

    是谁把我放牧到天涯,枉在诗行里流浪,我的亲人,可曾给我驻足的地方,你是不是会把我遗忘...

  • 孤苦的羔羊

    人们关紧门户,过着非人般的生活,给孤苦的羔羊一点爱,平凡的世界,虚空藏菩萨为三世诸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