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八声甘州

时间:2013-08-26 06:07
  

 

 

    诗词甘州

 

    黑河如带向西来,河上边城自汉开。
    甘州的历史学问是用一首首诗词串联起来的,如编年体的史记,
    每一个章节都少不了精美诗词的铺垫。一个城市如果没有诗,这个城市多少会显的浅薄,不缺少诗的城市才显示出它的情调和魅力。
    甘州从来不缺少赞美她的诗词和美文。这里雄浑的大漠戈壁、多情的三千弱水、晶莹的雪山冰川、瑟瑟的苇荻秋风,都是诗人笔下绝妙的素材。甘州是一个盛产诗词的沃土,今天当大家放眼回望过去,就会看见汉唐时节,在羌笛怨杨柳的塞外古道上,伴着叮当叮当作响的驼铃,走过一队队丝绸之路的旅行者。你一眼看见的那个大胡子便是边塞诗人王维,还有那个目光炯炯的壮年汉子,腰佩一把七尺长剑,抑扬顿挫的呤唱着“焉支山西酒泉道,北风吹沙卷白草,长安遥在日光边,忆君不见令人老。”他就是大诗人岑参,紧随其后的是元稹、马云奇、杜牧、李渔,因焚烧鸦片而获罪的林则徐满怀愁怅的向大家走来,他留恋于甘州淳朴的民风,随风而呤:“不解芸锄不耕田,一经撒种便由天,幸多旷土凭人择,歇两年来种一年。”这位在中国近代史上必须浓墨重彩大书特书的中华志士匆匆走过甘州,也许他想留下来与甘州人民共享塞外江南的美景,但王命难违的他还是朝伊犁去了。
    甘州因诗词而扬名,甘州同样因诗而在中国的诗词史上有了自己显赫的地位。“八声甘州”这个词牌名便是闪耀在甘州大地上永远的光环,这份特殊的荣耀是华夏大地上的所有城市都该羡慕的,直到今天大家每看到这个“八声甘州”时都不由得怦然心动。
    有诗的城市是有性情的,甘州之所以像明珠一样千百年来光彩依然,就是因为她有优秀的儿女呵护着她,拥戴着她。唐代的诗歌、宋代的词赋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大观,甘州人也不甘寂寞,一位叫赵彦昭的甘州人以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实力跻身于唐代的诗坛,那是一个群星荟萃的地方,诗仙、诗圣相争不下,何况来自遥远的甘州人能有容身之地吗?毕竟喝着弱水长大的赵彦昭是有才气的,最终走进了《全唐诗》,这是唯一进入《全唐诗》这部大典的甘州人。江山代有才人出。过了一千多年,一位叫陈秀勤的甘州女子又活跃在清代的诗坛上,她的诗婉约深情,“冬寒楼上下帘齐,把卷灯前看旧题,远听钟声何处寺,桃花庭院雨凄凄。”陈秀勤是一个感情细腻的女子,也是一个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女人,这个灵秀聪慧的甘州女子最终在中国诗坛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中国古代女诗人诗选》里收录了她的诗作,这本书同样收录有李清照等大家的作品。
    呤唱甘州的诗词浩如烟海,上下五千年的华夏文明史,每一个时期都有诗词文章将笔墨落在甘州。原国民党中常委罗家伦先生的《五云楼远眺》将呤甘州诗推向了极致,这首意境高远的诗作堪称赞美甘州的千古绝唱,“绿荫丛处麦毵毵,竟见芦花水一湾。不望祁连山顶雪,错将张掖认江南。”今天大家不计其数的引用罗先生的这首诗印证着甘州的繁华和美丽,他的诗词为甘州赢得了至高的荣誉,甘州因此闻名遐迩,甘州因诗而有了生命的激情,也使这个城市有了独特的个性和意境。诗词甘州,别有风韵。

 

    风韵甘州

 

    甘州是一个让人惊 的城市,要不诗人为什么会发出“若非祁連山顶雪,错把甘州当江南”的感叹。甘州是一个让每一个人浮想联翩的地方。
    身居甘州,你仔细品味这座具有二千多年历史的学问名城,会发现甘州是一个非常有性格的城市,它坦率、质朴,这一点大家可以从它的城市布局中看到,甘州的规矩来源于四方四正的城市思维,以钟楼为中心的格局构筑了它所有的心思,坦坦荡荡,方方正正,今天大家欣赏这个城市的时候,你看见笔直的大街和小巷,反映出的正是甘州的张扬和活力,钟楼的四个门洞边接着四条大街,交汇于一点的轴心,正是甘州的原点,善于沟通,善于接纳,善于包容,善于倾诉,都在这里把城市的个性和风骨表现的一览无遗,每一个城市的设计者都有他对这个城市的准确定位的理解,或是含蓄,或是直白,或隐藏许多玄机,但是无论是一种什么样的理念,城市的设计者都在牢牢遵循天人合一的深奥理论,这和如今讲求的人文环境有异曲同工之妙。看甘州的金、木、水、火、土五塔,也就是道学家的五行说,讲究的还是内在的平衡协调,宽阔笔直的街道是这座城市的脉胳,五塔并立是这座城市的五 ,那么这座城市的精神是什么呢?歉收并蓄,吐故纳新,古今合壁,我想就是这个城市的精神所在。 
    有灵魂的城市是有内涵的城市,漫步于甘州的每一条街巷,感受着浓郁的人文气息,会使每一个本地人身心很快溶入这座我 以生存的家园,春去春回,城市跳动的脉搏是大家生活的节奏,城市的日新月异是大家前进的步伐,甘州始终以昂扬向上、澎湃激情走在同类城市的前列,并成为典范越来越多的人称颂,款款的城市、浓浓的情意,宛如一个时尚的古典美女,向人们投去惊鸿一瞥,甘州便深深地印在那个人的心里去了,使之永远挥不去。
    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名城,一个经历无数朝代的老城,仍然保持着旺盛的精力和发展的势头,其中的原动力不是所有人都能参透,河西走廊有许多破败的古城,它们都曾辉煌过,但是它们的繁荣期有多长?看今天的甘州,对比昨天的古城,尽管都经历了丝绸之路的繁荣与沉寂,但能以生生不息的顽强继续沿着历史的轨迹往前走的城市又有多少呢?甘州却做到了。它以默默无闻的姿态,在每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都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它使大家熟读的历史多了许多精彩的篇章。
    大家回过头,以一个历史学家挑剔的目光重新审视甘州,900多年的大佛注视着甘州的每一个日出日落,1000千多年的隋代木塔感受着甘州的沧桑巨变,风铃作响的明代钟楼领略甘州别样的今昔,有悠久的历史遗存,也有现代化的高楼大厦,现代的、古典的展现于一幅影像中,本身就是一幅美轮美奂的图画,所以沉甸甸的甘州要用心去解读,绰约丰姿要用心去解读,绰约丰姿要用 叹者的目光去触摸它,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或许都是一部不朽的经典。
    风韵甘州,在水一方。 


 
    古典甘州

 

    甘州的历史到底有多长,是从马家窑学问开始呢?还是从大家的先民在这里生活开始说起?历史学家各有见解。总之,甘州是一个有渊源的城市。
    苍老古朴的甘州啊,沉甸甸的让每一个观望你的人都得放慢行进的脚步,屏住呼吸去仰视你。因为你有汉唐的鼎盛、大宋的张扬、西夏的突兀、明清的沉寂。这种过于复杂的经历让人唏嘘不已。读懂你需要耐心、学识加上一颗虔诚的心,一个古典的甘州,就是一部令人费解的史书,每一个章节之间的承转起伏是靠什么链接,艰涩的句子中又渗杂了多少数不清、道不明的玄机,通篇以一个什么样的中心思想出现在大家面前,一切的一切都不是轻而易举所能理解的。
    诗人艾青写过一首诗,其中一名“蚕在吐丝的时候,没想到吐出一条丝绸之路。”甘州是与丝绸之路最息息相关的城市之一。丝绸之路的兴盛为它的发展提供了机会,而之前的甘州完全是靠大汉天子的文涛武略的经营,霍去病和卫青以过人的胆识横扫河西,汉武帝以其超人的政治家眼光在河西设郡,甘州便如一颗钉子牢牢的钉在了神州版图之上。这一钉就是二千多年,甘州便不辱使命,自扫清匈奴的袭扰后,以一个坚不可摧的形象站在祁連山下,弱水之滨,它不但捍卫着大汉天子的脸面,同时用热情的双手将波斯商人牵到了长安,又将虔诚的唐玄奘大法师送上了西天取经之路,这不是妄加推理得出的结论,甘州博物馆里依然闪 着光泽的波斯银币就是最好见证。大佛寺里的讲解员津津乐道叙述的西游记壁画故事也证明了这一点,熟读汉史便会知道,甘州绝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城市,它的地位和作用正在被今天的人们重新发现和认识,或许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惊喜以各种形式呈现在人们面前。
    到今天有许多人还是不明白,不但汉天子对甘州情有独钟,而且西夏时期的帝王将相对甘州同样宠爱有加,他们兴师动众耗费 万两白银在甘州修建了皇家寺院__大佛寺。然而它的都城当时在兴庆府,也就是今天的银川。而到过银川的人会看到,兴庆府里没有一座建筑堪与大佛寺相比。看来是甘州的灵气深深吸引了西夏帝王的目光,他下决心修建了名冠华夏的大佛寺,以求江山万万年,实际上仅仅百年间西夏王朝便灰飞烟灭,土崩瓦解,留在河西的是令人费解的西夏文字,还有900年历史的大佛寺。关于大佛寺的真实用途众说不一,但它是历史留给甘州的一笔巨大财富。
    岁月悠悠,朝代更迭,不同的时期,甘州都有不同的地位和作为,有丝绸之路通商的繁华似锦,也就有了丝路花雨的飞扬,隋炎帝召集的万国博览会就有了商品经济的萌芽。边疆吃紧,就有了边塞诗人的引吭高歌。甘州的姿态是随和的,包容的,接纳不同的经济学问,形成自身的个性,最终以建筑物的形式耸立在甘州的大地上,供众人玩赏评品。陕西、山西会馆的大秦之腔仍然在荡气回肠,站直了的木塔,依然昂首挺胸,宏亮的唐钟等待有着悟性的人去撞响,商贾云集的丝路古道车水马龙……
    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就是一座藏书丰厚的图书馆,一座历史名城古典的甘州啊你太厚实了,或许用双肩才能扛得起你上下几千年,置身在你的怀里,連梦都丰富异常。

 


    佛缘甘州

 

    半城芦苇半城庙,这是旧日甘州的写照。今天只能做为一种回忆,靠信马由缰的想象去寻找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景像。
    曾粗略地做过一次统计,过去的甘州城建有大小不等的寺庙达二三十处之多,搞不懂一个只有区区几万人口的城市为什么会建那么多寺庙,这些寺庙又会对善男信女的灵魂深处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甘州的寺庙之多成了它城市的特点。今天大家利用这些早已不复存在的寺庙作为城市的名片招揽游客,寻求经济上的收获,这是建寺庙者始料末及的。说到甘州建寺崇佛不能不说到历史上几个曾扮演重要角色的人物。公元260年,中原高僧朱士行在洛阳为僧侣讲述大乘典籍<<道行若般经>>时,发现这个由天竺沙门竺佛朔口译的版本错误百出,佛经深刻的内涵完全没有翻译出来,于是下决心要正本清源,西行去求真经,朱士行率领众徒由雍州启程来到河西走廊,在甘州,朱士行讲经说法,后来到达佛教传入中国的第一站__古城于阗。他是中原第一位西行求学的学者。
    甘州是很有佛缘的。紧随朱士行的脚步,又走来了西晋高僧____法显和尚。公元339年,法显高僧以65岁的高龄,象朱士行一样亲自西行奔往佛园,迎取律经。来到甘州法显被这里的灵山秀水所感染,久居不前。他在甘州以其丰厚的学识广设讲坛,播下了佛学的种子。从此甘州留下了朱士行和法显挥之不去的身影,同时也留下了两位高僧不畏艰险,勇取真经的精神。
    公元627年,唐玄奘迈着坚定的步伐,只身沿着丝绸古道来到河西走廊,过甘州穿阳关前往天竺寻求精神的伊甸园。与前两位西行者不同的是唐玄奘受命于唐太宗李世民,所以他的待遇要比前两位好得多,后世传颂的也比较广泛和深远。
    把甘州的佛学问推向极致的是隋炀帝__杨广。炀帝之父杨坚出生在一座尼姑庵里,他生下来所见的全是毕生敬奉的偶像,他的精神世界是在佛教的天地里构筑而成,所以他事佛尤诚。受其父影响炀帝对佛更是痴迷。公元609年,陏炀帝发自长安、渡黄河、过星岭、越浩门,当年六月直抵甘州,在这里召集了中国历史上最早一次大规模的国际交易会,史称“万国博览会”。那时节东南沿海还是荒芜和寂寞的不毛之地,而甘州已是开阔而畅达了。这次有27国使者参加的“万国博览会”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不同民族的学问在甘州碰撞出灵感的火花,佛的灵性也得到了激发,崇佛信佛的陏炀帝在全国大兴佛教,在陏朝短短的三十八年间,修建寺塔五千多所,塑造佛像数万身,专职僧尼达五十余万,甘州的木塔就是那时站立起来的。
    历史在断断续续的重复,唐贞观的灿烂同时激发了佛学问的疾速生长,本是异族的宗教却 汉民族所信奉,甘州独特的地理位置在外来学问的传播过程发挥着接力棒和中转站的作用,西方的文明源源不断的从阳关而来,甘州首先接受和消化着全新的学问理念,并努力使之发扬光大。看甘州的大佛寺,对比四大石窟之一的麦积山雕塑,会有各异的发现,甘州大佛是很西方化的,麦积山石窟长着两撇胡须的菩萨就中国化了。所以历史学家在研究东西学问的交流,还是要到河西走廊。因为这里是接受西方学问的最前沿。
    丝绸之路古朴凌冽的雄风一次次激荡着甘州,甘州渐渐成长起来,它吸取和很快好地消化了佛学问,并使之教化和训导着河西人的心灵。所以生活在这里的先民不厌其烦建寺修庙,试图从这些有形的建筑中寻找精神的寄托,周而复始的劳作,世世代代的重复,终于把甘州建成了佛教的乐土,到处香烟缭绕,晨钟幕鼓,大概是慕名的缘故,明英宗又以圣旨的威严为甘州颁赐了<<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这是甘州佛学问史上的大事。无数历史学家从这里找到了研究的兴奋点,甘州的知名度因为这部佛经又一次提高。后来有一位僧尼为保护这部佛经上演了一出传奇佳话。今天他的塑像 座落在甘州佛城广场的一角,供人敬仰。
    崇尚而不迷信是一件很不容易做到的事,过多的寺庙,太多的香火麻醉了人们虔诚的心灵,寺院里那个泥塑的佛像成了人们的偶像。一切与幸福有关的希冀靠几柱高香去实现是多么荒唐的事情,庸俗的对待佛学问博大而深刻的意义,无异于南辕北辙,佛本意是扬善戒恶,使每个人的心灵得到宽慰,烦燥的心绪求得平和,难填的欲望得到制止,而不是从这里得到想索取的一切。披上袈裟就是和尚吗?放下屠刀就能成佛吗?本意不该是这样吧!
    不破不立,半城寺庙成了一段久远的回忆,曾经旺盛的香火也都熄灭了,但作为曾经有过的一段佛缘,还是十分美好的,佛学问在讲求理性的今天,得到了科学的说明,迷信等同于愚昧也被众多人所认识。今天寺庙里的香火仅仅成了一种形式,它的最大功用价值是旅游的一个景点。
    佛学问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段积累,它折射出的闪光点仍然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但已经不是盲目的崇拜、修寺 、修学、修行、修德那方面显得更重要,已无需缀述,看甘州大地今天盛行的求学求知之风,无数莘莘学子孜孜只求的朗朗读书声,就知道佛缘极深的甘州今天在干什么,想什么,这是甘州在前进中发出最和诣的音符。

 


    酒酣甘州

 


    酒是河西人另一种血液,甘州是酒快乐的舞台,过黄河、向西、向西、再向西,如果这时候还没有闻到美酒的醇香,你就应该毫不犹豫的怀疑,这是在河西吗?有朋友不无夸张的说在这长大的走廊里几乎是从东头醉到西头,从西头醉到东头,这些话语虽有埋怨,但更多的是由衷的赞叹,酒啊!以水的外形、火的内涵浇铸了一个血性的河西。
    河西饮酒,醉在甘州。酣畅淋漓的沉醉,潇洒倜傥的沉醉。在甘州,当亲明故旧的美意化作一杯杯醇酒,当千言万语化成一种透明的液体,散发着淋洌的气息,双手捧在你的面前时,按奈不住的情绪,使你不得不端起它来。像一位远行的西部大侠,豪爽的一饮而尽,大有“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豪迈气概。敬的情真意切,喝的酣畅痛快,甘州人就是这样一次次将杯中物演绎得出神入化,多少恩怨情仇,几多缘聚缘散,在酒精的催化下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甘州汉子就是在这样种氛围下脱颖而出,个个出类拔萃,如高高的祁连山始终挺起自信的胸膛,任凭刀雨霜剑、雷鸣电闪。酒,已深深渗透到了甘州人的血液里,以一种外形冷淡,内形火热的形象站在黑河之滨,祁连山下。多少岁月,大漠无情的北风也没有吹垮甘州人心中的信念,如一株钻天杨,一棵棵,一排排,站成了一个春天,最后成了一道风景,从河西走过,从甘州走过,不经意间,你的心灵深处会留下这刻骨铭心的记忆,成为一种久久回味的珍藏。
    甘州的美酒是丝绸之路上一个金灿灿的品牌,并冠以“丝路春”的名字留在商标局的档案里,但那仅仅是一个名字,没有祁连纯净的积雪,没有淙淙而过的黑河,没有黄澄澄的五谷杂粮,没有散发着香味的阳光,甘州,能酿出甘冽的佳酿吗?上苍有爱,赐予甘州洞天福地,于是甘州的酿酒史从汉唐开始,绵延了上千年,酒如同使者,在骆驼上作着一次次的旅行,绥远、迪化、包头、西宁都有甘州美酒留下的醉客,酒把甘州的好名声传播千里,今天甘州的酒类加工厂仍然是星罗棋布,在经济的大潮里收获醉人的喜悦。
    大家都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美酒的真诚邀请,哪怕你不胜酒力,饮上两三杯吧。在甘州一醉方休才是对甘州人的敬重,谢绝饮酒就是冷落了甘州人的古道热肠。怎么办,你应该是个有个性的人,自己看着办吧。有一位很著名的作家说:“到河西走廊,尤其是在甘州,你没有醉几场,等于没有到河西走廊”这话说到了甘州人的心坎里,可谓智者见智,何况还有甘州人十分的诚意和百分的祝福,在一次次的猜拳行令里,甘州人把对人生、事业等等的祝福却化作了祝词,以老陕吼秦腔般的韵味朗诵给你,即使输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三两杯下肚冲天豪情油然而生,酒把甘州渲染的多姿多彩,激情满杯,如果没有酒这座有着二千多年的城市多少会显得落寞,城市的声音会显得沙哑。不信当夜幕降临,你以一个倾听者的姿态,从城市到乡村,从酒店到小院,畅饮之声就是最好的音乐,城市的激情在这里张扬,难怪大诗人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哦!西北有高楼,甘州有美酒。

 


    水色甘州

 


   在河西走廊,流传着这样一句古语“甘州不干水池塘,凉州不凉米粮川”,这句话形象的概括了旧日甘州的山川风貌,甘州地处祁连山和合黎山之间,两山夹峙形成的凹地,加上近千米的海拔落差,使它有效汇集祁连上的冰雪融水,久而久之形成了甘州泉水喷涌的自然景观。“苇席处处,古刹片片”,一片山光水色的甘州倒影在夕阳西下的黄昏,暖暖的色调,映入甘州人的眼帘,把一丝难得的温情久久的以诗的形式珍藏于人们的心间,别样的甘州因为有水的滋润显得楚楚动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有水的地方就显出了灵气。
    在河西走廊,流传着这样一句古语“甘州不干水池塘,凉州不凉米粮川”,这句话形象的概括了旧日甘州的山川风貌,甘州地处祁连山和合黎山之间,两山夹峙形成的凹地,加上近千米的海拔落差,使它有效汇集祁连上的冰雪融水,久而久之形成了甘州泉水喷涌的自然景观。“苇席处处,古刹片片”,一片山光水色的甘州倒影在夕阳西下的黄昏,暖暖的色调,映入甘州人的眼帘,把一丝难得的温情久久的以诗的形式珍藏于人们的心间,别样的甘州因为有水的滋润显得楚楚动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有水的地方就显出了灵气。
   祁连山有多高,甘州的水就有多长,二千多年前霍去病的铁骑还没有光顾河西的时候,逐水草而居的匈奴人便牧马扬鞭,活跃在甘州这方土地上,想必那时的甘州该是水草丰美,草木葱茏的世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遥远的诗人用最美的笔触,给这里的风光做了描绘,同样今天也可以使大家得以靠意境美的感觉去欣赏那时的美丽甘州。汉武大帝的嘶嘶马鸣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帝王开疆拓土的雄韬武略,使甘州扮演了河西走廊一个重要的角色。河西四郡之一的张掖郡从此诞生了,游牧学问和农耕学问强烈的碰撞,奠定了甘州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发展思维。至到二千多年后的今天,这种想法仍然根深蒂固,逐水草而居到春种夏收。甘州丰富的水资源得到了很好的利用,自然的山水风光加上人工的刻意雕饰,肥沃的土地不但生产出为了生存所需的小麦,还有水稻,一种本来在河西少有的水生植物芦苇,被引种在甘州城乡郊野,甘州的风光就此显得生机勃勃,妩媚动人。芦苇是赋有性情的植物,它一旦找到合适的土地,扎下根去,便不屈不扰。年复一年的在春天呈现出顽强的生命意志,芦苇的秉性不是那种植物都可以比拟的,生命力极强的芦苇依仗甘州有情流水。在无数河滩洼地,肆意寻求展示生命的空间,或许是千百年来的前赴后继,甘州城乡的芦苇便繁殖了万亩之多,从黑河两岸到城市街巷都有芦苇的纤纤身姿。查阅甘州地方志,还可以看到南大池,北大池等这样的地名,就连甘州人引以为豪的中心广场过去都是一片翠色芦苇。在秋风乍起的寒风里,缕缕苇絮,沙沙风声,被文人墨客归纳为苇荻秋风,“半城芦苇,半城塔影”,该是多么惬意的风景啊!那时的甘州人足不出城,便可以在家门口欣赏山光水色的美景,即使今天游历江南看到的不也是小桥流水,稻田千里吗?自然的形态才是最美的风景,人们忘不掉的是深深镌刻在心底的,留在彩色照片上的只能是一种偶尔的回忆。
    沧海桑田,人口的膨状需要更多的土地和水源,一块块有形有神的芦苇被渐渐蚕食了,站起来的是钢筋混凝土构筑的森林,水鸟的欢唱没有了,满目的绿色没有了,仅管这时候的城市有了另一种风韵,人们的生活如快捷链一样可以直奔主题,但是对原生态的留恋依然浸透在每个人的血液里,城市的建设者们在努力寻求恢复古甘州的神韵,建设一个园林化的城市成为人们的共识,东环路的芦苇池得到了保护,这是令人欣慰的事,前不久到甘泉公园游玩,不经意间发现原本在这里消失许久的芦苇竟又萌生,不由得惊喜,这仅管是一个小小的变化,仿佛看见了旧日山光水色的甘州,至此,想起了一位著名城市建设专家说:我国北方的历史学问名城里,唯有甘州城市里有芦苇。

 


    八声甘州

 


    今天稍有点古典文学常识的人读宋词的时候,他的目光会不由的在柳永的名字前徘徊良久。因为是这位才情横溢,放荡不羁的词人将宋词由高端引向民间,并在民间广为传唱,所以才有了“凡有市井处必有柳永词”的说法。柳永对弘扬宋词作出了卓尔不凡的贡献。
    柳永一生填词无数,而他独对《八声甘州》这个词牌情有独钟,八声甘州也因柳词而声名鹊起,被许许多多的文人墨客竟相填词吟颂,如同一种时尚风格被人们趋之若骛似的效仿最后成为一种经典留在了中国文学史上.
    用一叹八韵去说明八声甘州这个词牌名是比较贴切的,八声甘州是词中慢词,一首词有八韵,此谓八声,朗诵八声要掌握其抑扬顿挫的韵律,才能品出诗词的各种韵味和情趣。柳永《八声甘州》里有这样的句子“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流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苏轼评价说:人皆言柳耆卿词俗,然如此句,唐人佳处,不过如此。这是豪放派领对婉约派魁首最中肯的评价。八声甘州亦名甘州,潇潇雨等,它的出处来自敦煌曲子,是河西走廊强劲的春风将八声甘州这样的名曲吹向繁华的汴京,在那里逐步成为名调雅韵,唐诗宋词是华夏文学史上的奇葩,这个阶段也是经济比较繁荣,政治相对清明的时期,丝绸之路上商贾云集,地处河西走廊中部的甘州发挥着承东接西的作用,西凉学问已经发育成熟,民间文学不仅仅是口耳相传,诗歌词赋亦可车载斗量,有了学问的高度才能有城市的高度,吟诗诵词是品位的象征,甘州曲子已经在祁连山下孕育成一支名曲,它的韵律,它的仄仄平平令人耳熟能详,恰有余音绕梁的高超享受,过往的商旅便在慢慢旅途上哼着八声甘州的调子往长安、汴京去了,如一股来自乡野的清风吹遍了大江南北,八声甘州唱遍大河上下的时候,一支曲子成就了一个城市,使这个城市有了文学的光华,翻阅文学史它便如一颗钻石迸射的光芒刺痛阅读者的双眼,因为这个词牌名实在太耀眼夺目了。
    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回章小说,文学亦步亦趋在繁衍着新的种类,并由此愉悦着读者的心灵,启迪着人们的智慧,时风在变,山川在变,愈是如此,人们愈是想往一种意境优美、韵味悠长的生活境界,然而这种难觅的汉风秦月却成了永远的回忆,一代词人柳永仕途坎坷,一生潦倒,他并没有涉足西域,到过甘州,而他却像精神游侠,或许几回回神游过甘州。在词人的心中甘州该是下着一帘薄薄的细雨,缓缓的流水漂荡着忧郁的杏花,红粉佳人痴痴的目光含情脉脉,纤纤细手轻轻挥舞着散发清香的手帕,倚在栏杆向远远的丝路望去,等待着远行的心上人骑一峰高大的骆驼缓缓从那里走来,在词人的心中无论向南向北,都涌出无限的诗情,柳永用他的盖世才华填写诗词甘州。他用八声甘州谱就的新调大家能理解多少,满腹华彩文章的词人娴熟的操练着八声甘州,尽情抒发着对生命的感怀,对生活的感悟,将一叹八韵的甘州抚摸的情真意切,情意绵绵,粗犷豪放的塞上甘州有了另一种性情,别样的风情,甘州的情感,如碧玉般细腻、温润。
    不论时过境迁,不说物是人非,八声甘州,都永远是大家这个城市的荣耀。

 


    稼穑甘州

 

    丝绸之路是一条浪漫的路途,每一里地都有说不尽的缠绵和传奇,直到今天人们都会在不经意间发现着过去的秘密和感动,这条路已经衰亡很久了,可是还有无数的探密者沿着这条有马队和商贾踩出的沟通、贸易、开放之路,寻求新的发现。功夫不负有心人,丝绸之路上不时爆发出一个个惊天大发现,引来一双双惊羡的目光,感叹丝绸之路到底有多少未曾开启的门扉。
    在甘州之南的民乐东灰山发现了4000多年前的炭化小麦,这个惊人的发现使国内外农业专家目瞪口呆,由此推算古人类已经在那个昏天暗地的年代开始种植小麦用来糊口度日,这该是世界上发现最早的小麦,40个世纪过去了,小麦依然是地球人最最重要的口粮,尽管它变异了无数次,但是它的祖宗却在祁连山下的甘州。这不能不称赞为一个奇迹,一个有着4000年种植历史的地方,还会生长出什么,历史学家的目光久久停留在这里,顺着这个思路往下延伸,河西农业文明的发展,河西学问的兴起,河西政治中心的确立、河西经济的繁荣等等,随之而来的都是因为有坚实的农业基础,大家这个国家的发展历程也就是一部有农业走向工业的漫长过程,而农业的篇章却书写的过于沉重和艰涩,泱泱大国需要的是维持生计的粮食,然后是由粮食而衍生出的桑麻、铁器。
    甘州的农业发展有它的机遇和契机,且不说这里的水源沃土,丝绸之路的开通,河西四郡的设置,将大批土卒屯兵于此,古训:兵马未到,粮草先行,大汉天子一纸诏书,就地实行军事屯田,由军队选择水草丰美的地方,“通沟渠,种五谷”,《汉书食货志》载:“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初置酒泉,张掖郡,朔方,西河,河西无田官,斥塞卒六十万人戌田之”,由于军屯民垦,使张掖由牧区逐步变成了农业区,农业生产出现了《汉书地理志》中所说的“长城以南,滨塞之郡,马牛放纵,蓄积布野”的繁荣景象。农业的大规模生产和中原生产经验,生产技术的引入,西域的胡豆、黄瓜、大蒜、胡萝卜、胡桃、葡萄、苜蓿、西瓜等地也在这块丰美的土地上恣意生长,甘州“兵马精强、仓库有蓄、民庶殷富”。仅管后来中原战事不断,狼烟四起,但河西走廊久居后方,农业才得以持续的发展,到了唐代甘州“积军粮,支数十年”。水稻这种生于南国的植物也在甘州扎下根来,并一度成为贡品走上长安供皇室享用,甘州也同时赢得了“塞上江南”的美誉,“金张掖”不径而走,声名远播。
    稼穑甘州源于丝绸之路的兴盛,一粒种子终长成枝繁叶茂的苍天大树,甘州成为国内久负盛名的粮食主产区,充盈的小麦、谷物,滋养了这方居民敛神静气的秉性,善良厚道的品格和勤劳朴实的操守。也有人说这是小富即安的小农意识,不论怎么说长道短,甘州人啃着白面馒头仍旧计划着来年的春种夏收,在祖先种植了4000多年的大地上耕耘,肩负的厚重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一锄头下去,刨出的不仅仅是沉甸甸的秦砖汉瓦,也不是辛酸的沧桑往事,而是一种上对祖宗下对子孙的责任,广种薄收可不是祖先的教诲,精耕细作才是4000年耕种史的浓缩。用哲学家的话说“扬弃”才是今天对过去的肯定,小四轮代替了二牛抬杆,间作套种取代了单一的种植模式,于是今天才在甘州大地上写出了吨粮田,千斤田的奇迹,全国单产冠军县的桂冠也佩戴在了这方热土上,具有世界水准的高新农业示范区在这里安家落户......
    4000多年前的小麦终究繁育了一个五谷丰登的稼穑甘州。

 

1447214472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没做亏心事,也怕鬼敲门

    上班期间相互打电话,手机上有未接的电话,我想这电话可能是自己班上的学生遇到了什么问...

  • ——七记陇东农民

    农民就不是国家农民,只是打死也理解不了,老先人哪一辈哪一年还做过这活,无娱是没有星...

  • 藏乡江南,舟曲是我心中隐隐的痛

    生活在这里的人民,时时心生悲悯的情感,从中央到地方,举全国之力,感天地,拯救生命,重建...

  • 再访西宁

    军校里我和他一个队,这个战友和我是一个班的,里面没有一个字,更有说不尽的话,曾被推荐...

  • 命运的玩笑

    第二辑,第三辑,第四辑,人家虽说也是官宦人家,世事不可思量,“国学热”中说&...

  • 武山札记(系列散文之六)——鸳

    细腻的感觉,典雅壮观而成为玉雕工艺品,高级家具配套镶嵌和高级板材的理想材料,位居世...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