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回乡偶记

时间:2013-07-25 06:14
  

  近来老家准备盖房子,所以回乡的次数自然就多了一些。除了顾及家里盖房子的事情,不是到街上走走,就是到老同学李进明家里坐坐。有一天在村街上碰到发小——大家队的青头,聊了起来,我问:你儿子结婚了吗?现在干什么?青头说:还没有,在大队干呢。都是一群小玩闹。我说:别瞧他们小玩闹,以后他们这些小玩闹说不定就当上了村里的头儿呢。老实巴交的人是当不了村里的头儿。你儿子有希翼。
  青头笑笑没有说什么,他的手机一响,说:我还有事,一会儿再聊。骑着三轮摩托就跑远了。
  青头是老实巴交的人,一直都在包果树,辛辛苦苦一年也挣不了多少钱;他早与媳妇离了婚,房子归了媳妇,儿子归了媳妇,自己一个人净身住在果园里他盖的三间房子里,成了一个绝对的光棍,过了十几年光棍生活,儿子对他也是半亲不亲的,所以他对儿子也是不那么感冒,一句“小玩闹”就是他对自己儿子的看法和评价。
  青头是那种老实善良又比较愚的主儿,七几年的时候,队里推荐上师范,他不去,认为自己当不了老师,还是种地好,把名额让给了别人。那个时候谁不消尖了脑袋往出跑,脱离农村,他却让别人成为吃商品粮的居民户,而自己现在还是彻底的老农民,整个一个干活受累的命。
  进明因为胳膊摔骨折,近两个月一直在家休养,大家见面主要的话题就是文学创作,更多的是询问最近都写了些什么。进明对我说:你写的散文都是在老家生活的积累,面上的都写到了,写得差不多了。我说:还有很多东西要写,还需要挖掘。他说:你可以写写老疙瘩,他这个人比较复杂,有戏剧性,不是那么好写。你也可以写写王连芳,这个人很极左。
  进明说:其实大家上学的很多事情你还没有写,可以挖掘。像上中学的时候外出拉练和出游,比如说去周口店、参观燕山石化,参观首钢,拉练翻山到萝卜地,等等。进明说起的这些事情我现在还依然记忆犹新,但不是说时候写就能够什么时候写,你必须是在有感觉的时候写,你越是想写越不见得写得出来。
  我这个人记忆力还是不错的,但是进明提起很多大家曾经经历的事情,有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没有什么印象了,进明倒是记得很清楚,比如说:上初中的时候大家村几个发小去天安门,到我父亲工作的单位,父亲给了大家一人一个大花卷,这个我都没有印象了。进明提起上车耳营割草,那是上初中的时候,大家去车耳营割了三天草,进明这么一提,我的印象就更深了,脑子里立马闪现出当时的情景:
  记得那时候大家每天早晨早起奔车耳营,经过管家岭,奔七王坟,走过七王坟水库大坝,翻过长脖岭,再经过五七水库,然后就快到车耳营了。当时车耳营的自然环境比现在要美,山间小溪清澈见底,小溪里游着小鱼,那不是大家常见的一般的鱼,长得比较特殊一些,那是小山鱼。小溪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鸟语花香,很有诗意。可惜当时大家还没有学会写诗,还没有真正地开始从事文学创作,真正地喜欢文学并开始创作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我对进明说:其实很多的东西需要写,但这需要一个过程,说不定哪天冒出来想写的感觉,自然而然就写了;如果感觉不到位,那么写也是写不好的。比如说:我写了《神人老疙瘩》,进明看了说:写得还不是很到位。我也有这种感觉:写的时候主要是感觉还没有到位,脑子里不是那么充实,所以写的时候不是那么痛快,火候不够,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作品。虽然都是经历过的事情,也是很熟悉的人和事,你写它们的时候也未必就能够写好,主要还是要有创作的冲动,没有冲动是写不好的。
  回乡总有偶得,总有收获,每一次回乡都是这样,也是一种深入生活、重温记忆的机会,同时也是一次学习的机会,感觉不错。

1068310683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没落的手写“对联”

    老父随即分析说,市区读书了,留在有“村校”念书的孩子越来越少,越来越小,所...

  • 作家要靠作品说话

    而是靠过得硬的作品证明自己是自己,自己是什么就是什么,商品经济社会浮躁和虚伪是避免...

  • 小雪节气的由来

    那么,谷雨等节气一样,做好防冻工作,而半成熟的白菜储藏时沟内放部分水,下游地区少得多...

  • 网络文学的思考

    这两年才进入论坛,真正有水平的编辑无非就是那几个人,后来我有进入了一些有档次有水平...

  • 梨花塬随想

    因思维的笨拙总也写不出来什么精华来,却系牛中精品,尤以春天梨花绽放洁白如雪而称之,...

  • 写在四十五岁

    却有说不出的痛,愚蠢的惹人生厌,甚至完美而浪漫,三是总也摆不平自己,只要想摆平就能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