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春秋】约一程时光9是(散文)

时间:2020-11-21 00:44
火币网   那些阴雨绵绵的日子,曾记载着我白天深情的低语和寒夜款款的思索,我不想幻想明天怎样,只求得今天的心安。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这些,足够!   可不,平凡的世界里,我还要在每时每刻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女儿。妻子。母亲。一个极其普通的老师。其实,在这个婆娑世界上,简简单单来来去去,面对这红尘滚滚飞速的物欲横流,没有两小块头骨的双鬓,星星点点的白发早已葬下三旬的中年,握着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已将近不惑之门。悲耶?乐矣!有时真的弄不清,站在这又一个岁月的分水岭,不知该以怎样的方式细数这无情的岁岁年年。   时光,慢慢地,就顺着细枝末节的记忆将往事反复的温习。到头来,唯一可慰藉的,也只不过是些微的淡然与坚强。陈旧,仍是一枚结痂的泪滴。一转眼,早就溜掉了八月未央九月授衣,十月获稻虽步履缓缓,现在也已过半。有时想来,岁月真的如飞刀,刀刀催人老,眼角的纹路也越来越日益清晰,再次看到镜中人,容颜易老啊!倘若再不手握一张底牌,为自己蓄积一点点值得傲骄用作生存的底子,那么,人的一生该是多么的黯淡无光!也许,只有自己足够的强大才会使自己的人生与众不同,才能化别人的刺刀为锋芒,换别人的软肋为盔甲,你终将无往不胜。也许,原本的善感脆弱却无声息中历练成日益坚强与勇敢,有时我也想,究竟我的人生是逼出来的,是岁月熬成的,还得西药中草药泡出来的?也许,人生原本就是一半清醒一半糊涂;一半寻找一半遗忘;一半真实一半虚伪……我总是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不止一遍地反思自我,但我始终相信“若有诗书藏在心,岁月从不败美人”!   现在的我,略显沧桑与平静。风雨沧桑的是容颜,岁月沧桑的是人心。是破茧而出的蝶,是欲火重生的凤凰,于是喧嚣后的沉静,高亢后的平静。有时,表面上是分外的平静,内心却犹如大海上的波涛,似乎随时可吞脸上的平静。其实,走过的路上,没有浓墨重彩,没有万般旖旎,除了最伤人的是岁月的倒影之外,究竟还会有什么?   其实,我一再崇尚“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箴言,是不是就因为骨子的勤奋与温良,这辈子注定要开始一场马拉松!人生,真的就是如此吗?我只知道,每一个到达终点的人,都是从第一步开始、从每一步积累的。   有时想想,人的这一辈子,真的很短很短……许多人与生活实际相悖而行,挥霍无度得过且过甚至苟延残喘……罢了!罢了!我好想好想,为自己的这短短几十载里,用自己的勤奋固执而坚强,不知能不能打一点点底子。于是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慢慢地练写了几个字,尽管比较缓慢,比较愚钝,甚至比较稚嫩,但我很尽力很固执。这,不知也算不算在拯救我的爱好我的写作?投过文字和那么多的不曾相识的心灵亲密接触之后,我突然感到自己先前多么的孤独和空虚!记得一个老师说过:一个没有写作激情,一个没有交流欲望,一个缺乏表达能力的民族,难道是一个有生命力的民族吗?可悲啊!也许这个社会,已经心律衰竭了。我不可能拯救社会,但却能唤醒一颗颗麻木而自私的封闭心灵。让它们一一舒展开了,慢慢体会春暖花开草长莺飞云淡风轻细水长流。   曾记否:   一代词宗的易安说:“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民国才女徽音说:“你是爱。是暖。是希翼。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历经千山万水,那个浪漫女子三毛说:“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顾城说:“我需要最狂的风和最静的海。”   海子竭力追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些阴雨绵绵的日子,记载着我白天深情的低语和寒夜款款的思索,我不再幻想明天怎样,只求得今天的心安。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如此,足够!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