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流年】亲爱的,你要学会独唱(散文)

时间:2020-10-17 00:27
  妻子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变得婆婆妈妈。先是和我提起父母的养老问题,埋怨大家家哥们好几个,拿不出一个养老人的方案来。然后是女儿的教育问题,这是大家俩分歧最大的地方,我总是主张女儿富养,宽松教育,可她严厉得很,总是给女儿设定很多条条框框,害得女儿叛逆,一直与她剑拔弩张;再就是拿我的健康说事儿,罗列了一大堆我的健康信号灯,最后的结论是:不准我再喝酒。看吧,重点是这个结果,我这平生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喝点酒,现在,连这个也不让了。就因为这个,和她怄气,跑到家附近的一个小餐馆去喝酒。   餐馆是单位同事季平开的,主要是他的妻子来打理。季平的妻子肖曼以前是个歌唱演员,嗓子出了毛病,只能发出很小的声音,被迫从歌舞团提前退了下来。季平盘下来这个小店,没想着赚多少钱,只想让妻子有事可做,分散一下不能再唱歌的忧伤。   一个把歌唱当事业的人,一下子坏了嗓子,甚至发声都有些困难,怎么可能会不难过和伤痛呢?就像舞蹈家断了腿,魔术师断了手一样,那滋味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除了季平。   季平甚至比肖曼更难过,可是在肖曼面前,还要强装笑颜,鼓励她走出阴影。   看我喝闷酒,季平过来陪我,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白酒。   “我可从来没看过你喝过酒啊。”我讶异地看着季平。   “人这一辈子总要有点儿例外,今天就是想喝了,来吧,咱俩来个一醉方休如何?”他指着前台,示意我肖曼不在,回娘家了,今天他可以说了算,早点儿停业关门。   他问了我喝闷酒的缘由,不由得把一口酒喷了出来。笑话我小孩子脾气,“屁大点儿事还出来喝个闷酒,我看是你馋酒给自己找个引子吧。”   我的事不值一提,那就提提他吧。   季平一杯酒下肚,话匣子也开了。自从肖曼嗓子坏了以后,他变得很沉默,和谁都不怎么说话,以前那个乐观开朗的人消失不见。此刻,终于又依稀瞥见他曾经的影子。   “我现在的心,就是一潭死水。”季平说,“别看我每天对着她强装笑颜,可是我心里,真的在替她疼,心如刀割的疼。她的歌声那么好听,多少人都着迷,可是命运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对她?”   一滴眼泪溅到他的酒杯里,差点儿让那些酒沸腾起来。   “你知道吗?我多希翼命运可以来一次互调,让我代替她,坏掉嗓子的那个人是我,让她可以继续歌唱。”   我才记起,他许久不曾唱过歌儿了。他是公认的单位里唱歌最好听的人,单位每次有什么活动,他都是积极响应的。   在家里,就更别提了,经常会听到他们夫妇二人深情而优美的对唱,那样充满歌声的日子,多么美好啊。可是从那以后,家里没有了歌声,在单位,季平也不再亮起他的歌喉,曾经的积极分子,一有活动,总是躲得远远的。   我除了唏嘘,还能说些什么呢?所有安慰的话都显得苍白无力。   他说他不是不会喝酒,只是不想喝罢了,因为他顾惜自己的嗓子,因为他喜欢唱歌。在他眼里,肖曼那么完美,而他呢,个子矮小,模样也不俊,当初肖曼看中的就是他的嗓子,也只有和肖曼在一起唱歌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配得上她。   可是现在,肖曼不能唱了,他的嗓子还保养着有什么用呢?   “来,干一杯。”季平端起酒杯,说:“现在,我觉得沉默是最爱她的方式,她可以歌唱的时候,我陪她歌唱,她无法歌唱的时候,我就陪她沉默。”   他有些醉了,我也不能再多喝,我得趁着清醒,赶紧回家,不然那些准备对妻子说的道歉的话,就会从嘴角溜出去,受了凉,就暖不了人了。   妻子压根就没和我一般见识,留着门,也留着饭菜。在妻子的豁达面前,我深感羞愧。我和她提起季平两口子的事。“真是谁家都有难唱的曲儿啊!”妻子不免唏嘘感叹,接着说:“你们男人和男人之间可以聊,大家女人和女人之间更可以唠唠了,我明天就找肖曼去。”   我不知道妻子是咋和那位女歌唱家谈心的,从肖曼最近的精神状态上看,我感觉到效果挺好,肖曼又恢复了以往的优雅神采。   一天,肖曼找我帮忙,在饭店的大厅里安装了投影仪和音响,她说她想让季平唱歌!   “唱歌?”季平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就当帮我的忙了,”肖曼说,她需要他唱唱歌捧捧场,这样客人也愿意光顾,饭店的生意也好些。   肖曼做了一张歌单,上面都是季平最拿手的一些歌曲。她递给季平,季平拿过来,在歌单的背面,他看到肖曼写给他的话——“亲爱的,人生不会总是我和你的二重唱,从今天开始,你要试着学会独唱。”   季平眼含热泪,时隔一年再一次拿起了麦克风,只是,这一次不再是与她的合唱,而是他自己一个人的独唱。   好久不唱了,嗓子都有些锈住了的感觉,不过还好,唱过几首之后,他的歌声重新焕发出清丽高亢的活力来。   吃饭的客人们掌声一片。   肖曼也是泪光盈盈,他们彼此拥抱。肖曼说,“你大声地唱出来,并不是不爱我,相反,我认为那是你爱我的最独特的方式!”   从此,大家的耳朵又有了福气,总是可以听见这个男人优美的歌声。那是一个男人的独唱,深沉宽广,味道醇厚,一听就知道,那是阅历了苦痛之后的沧桑和顿悟。   我不禁问妻子,你让肖曼这么快就走出了悲伤的阴影,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妻子笑笑,“我只是告诉了她一些真相而已。”   “什么真相?”   “当然是关于爱的真相啊,傻瓜。”   我仍旧一头雾水,不明白妻子话里的玄机。   过了几天,肖曼又来找我,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欲说还休的样子。最后,还是开了口:   “她让我保密,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好好爱你的妻子吧,她得了那么重的病,却一直都是一个人扛着。和她比起来,我为自己的老公做得太少了。”   这就是爱的真相!我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惭愧不已。肖曼的话,让我一下子说明清楚了那么多的“为什么”:为什么妻子最近总是无缘无故发着低烧?为什么夜里经常听见妻子刻意忍着的呻吟?为什么总是不经意间看到她发呆……也清楚了妻子最近的反常,她是怕自己有一天离我而去,对我,对这个家,对亲人们的种种不放心啊!   我才知道,这么多时日以来,她压住自己身上的恶劣天气,换来的,是大家全家人的风和日丽。   我翻遍所有的抽屉,想找到关于她的病情诊断书,可是没有找到,只找到一个日记本,里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她对我的无数叮嘱,看着熟悉也令我潸然泪下的一句是:   “亲爱的,没有我的歌声相伴,你要学会独唱。哪怕有一天,我真的在你之前离开这个世界,你也不要悲伤,我希翼,你也可以用你完美的独唱将我怀念。”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