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风恋】井冈夜话(散文)

时间:2020-10-17 00:25
  夫妻俩,一个是身患残疾的下岗职工,一个是平平常常的家庭妇女。他们太平凡了,假如撒到人海中,甚至激不起一滴浪花。   然而,他们却强烈地吸引着我。在井冈山的那个普普通通的夜晚,我走进了他们的世界,走近了真诚憨厚的井冈山人。   天街,是井冈山人在改革开放中走向市场的一个标志。林立的店铺齐齐整整,夜幕降临后灯火通明,红米、笋干、花菇、竹筒、竹席、根雕等等,琳琅满目。漫步天街,来回瞧瞧左右的店铺,不时有小老板搭话:“老板,买点儿土特产?”也有的店里,你走进去绕了一圈,坐着的老板依然坐着,随你挑捡,就像到了自己家。在这里转悠,似乎感觉不到那种走入商海的紧张,也没有特别大地嘈杂与叫卖。   山里的夜晚,毕竟有着些许凉意,双手插进裤兜,我朝前走去。   在一家挂着“圣地特产行”的店铺门前我停下了脚步。大约二十平方米的店铺里整齐地摆放着各类特产,名称、标价清清楚楚,正对面的柜台里,中等身材的女老板正整理着货物。一种清静的感觉把我引进了店内。女老板见来了客人,脸上微微一笑,自然得体地说一句:“您好,想要看什么?”“茶叶几个钱一斤?”我学着江西老俵的口气问。“大家这儿有明前茶和明后茶,等级也不一样,您是自己喝还是送人?”女老板流利地回答,似乎在与熟人聊天。她没有跟随着我先容她的售卖品,也没有用眼睛盯着我像防贼一样,而是一边说话一边整理着货架。   “您们好。”正说话间,从店铺的后屋里走出一男子,微笑着向大家问好,他的腿好像有些瘸。   “您好,”我也忙不迭地回敬一句男子。我一边和女老板聊着,一边看着那些特产,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看什么。说话间,那男子已从里屋搬出一个长方形的凳子,又端出一个长方形的木质茶盘,里面放了几只泥塑小茶杯和一个不锈钢的杯子,然后,他拖出一把竹凳子和两个小木凳,招呼着我和同行的老杨:“来,坐下喝点茶,今天上黄洋界了吗?龙潭怎么样?你们也够辛苦的了,不过井冈山值得来,是老区,又是风景地。”那男子就像老朋友似地拉开了话闸,说到井冈山,言语中带出了几分自豪。   于是,大家坐下,在店铺的中间围成了一圈。女老板告诉大家,这男子是她丈夫,茨萍林场的下岗职工,他们有一个上四年级的孩子。   屋外,灯火通明,游人不时闪过。   屋内,清茶飘香,大家一见如故。   闲聊中了解到,这夫妻俩祖籍都是浙江。男人的父母1958年支援井冈山,从平川走进了山里,这男人就生长在井冈山,长大以后在林场当了一名工人。女人是从浙江老家嫁到井冈山的,没有工作。   说起下岗,女人似乎很激动,男人却平静得像一潭秋水。女人告诉大家:“过去他在林场工作,计件工资每月能挣个二三百元,后来不让砍伐树木,便下岗了。”从她的话里,大家感觉到二三百元对他们来说也是不错的收入。下岗后,两口子便摆开了地摊。“后来据说是林场去省里跑回了一些伐木的指标,可鲍书记不让砍,鲍书记说话好利害,他说谁敢砍树就抓谁。”说到当时井冈山的市委书记鲍甫生,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信服和崇拜的神色。男人也接着说到:“鲍书记管得对呢。砍了树,井冈山的自然生态就会遭到破坏,再说,树砍完了,大家的后代不也得下岗吗?”我对男人油然升起了敬意。   下岗,是改革开放以来对于国有企业冲击最大的动作。曾经为共和国作出无私奉献的职工在改革开放中再一次作出牺牲,大家曾经为他们潸然落泪。然而,面对革命老区的下岗职工如此的理解与大度,我不能不肃然起敬。   夜渐渐深了,店铺外下起了小雨,雨夜里的空气,有一股凉意慢慢袭来,但大家谈话的兴致却高涨了起来。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做生意的?”   “九三年吧。”男人说:“天街是九一年开始有了店铺的,大家是九三年开始干的。刚开始做服装的,第一次进货去南昌,借了五千多块钱,进了一千多块的货,让小偷给偷走三千多元,你不知道,那时我气得连活的念头都没有了,”说话间他露出了一丝苦笑,似乎对往事还有几分不宁。这时,女人插话道:“他一个残疾人,跑那么远的路进货,又丢了钱,我真怕他有什么,就劝他想开点,重新再来。没想到,第一天卖衣服就丢了两件,可能大家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吧。”此时的女人有几分坦然。   初始创业,这对夫妻经历了许多艰难。没有资金,不会营销,只有老实本分和憨厚的他们几经周折,开了这家小店,经营特产。小店的生意不是一年四季都红火,只有在旅游旺季,顾客才会多一些,但他们不会叫卖,也不会缠着游客,凭着憨厚与老实,倒也经营得不错。毕竟,有许多游客货比三家的时候,是能够感觉到他们的诚实与真诚的。   门外来了两个游客在看特产,女人赶忙出去招呼。夜幕里,小雨哗哗,天街依然灯火通明。   男人给大家再斟一杯茶,然后接着说:“大家相信好人总是多的,不过有时也会遇上个别不好的人。去年的一天,大家接待了两个广东的游客,那客人要了两斤花菇,就在大家算帐的时候,花菇不见了。一个广东游客告诉大家刚才有一个人拿走了。我紧忙追出去看,前面有一个人背着我那装花菇的袋子正和几个同伴走着。我追上去问:‘同志,你这东西在哪儿买的?’他说:‘前面。’我又问:‘你买的是什么?’他却答不上来,我说:‘好吧,请你领我去刚才买东西的那个店看看好吗?’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的同伴忙说‘对不起’,给大家道歉。这时,天街做生意的邻居们都围了上来,有人说要送到派出所,有人说应该打他一顿,我女人却拦住大家不让打,也不让送派出所,说:‘既然他想要花菇,那让他买了算了。’后来,那偷花菇的人按大家零售的价格交了钱后就走了,大家没有多收他一分钱。”   这就是井冈山人民的胸怀!   这时,招呼游客的女人进来了,她依然是微笑着,憨厚地插上了话:“我觉得他们大老远的来一趟井冈山也不容易,送到派出所,又要罚款又要写检查,假如给这个偷花菇的人传回单位去,他不好做人的;打他一顿也不好,人家出来旅游被打伤,也不是大家井冈山人的做法。”   夜,渐渐地寂静了;雨,下着;茶香正浓……   透过缭绕的茶雾我瞅见柜台里放着两双用毛线织成的拖鞋,便好奇地问道:“你们还卖拖鞋?”女人拿出拖鞋递给我说:“不卖,这是我自己做的,准备住新楼房时穿。”那是两双用不同颜色毛线勾成的拖鞋,一双是深绿与浅绿色构成的图案,像井冈山那满山的翠竹与松柏;一双是用红褐色的线钩成的,如井冈山上那浸透着先烈鲜血的红土地。见我细细端详着拖鞋,男人说:“喜欢吗?喜欢就送给你吧。我女人手巧着呢,她能做好多活儿,都很漂亮。”再瞧那女人,日光灯下,被丈夫夸得两颊泛上了红晕。夫妻俩的对话,就像高雅的琴瑟和鸣,我能感觉到他们那种相濡以沫的情感。生活虽然平淡,但他们相互理解、相互欣赏、相互感恩,又是多么的不平凡!   男人一边和大家聊天,一边给大家倒茶,间或招呼一下进来的游客。大家发现,有一些游客出去转一转,一会儿又转了回来,买了他们的特产。我笑着问一个游客“怎么又转回来了?”那游客说“转了一圈,感觉到这家店踏实。”男人却对游客笑笑说:“井冈山上的店铺都踏实,到哪家都行。”   夜越来越深,雨越下越大,茶越品越香,大家聊得也越来越亲切。他们还告诉大家,现在他们的年收入有一万元左右,林场集资盖房,他们也集了资,过年就要搬进新房了;特别是近几年在井冈山市委市政府的带领下,市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最值得称道的是井冈山的社会治安、文明卫生环境让他们十分自豪……   时间不早了,大家也不得不告辞,女人要男人撑上雨伞送大家回酒店,我婉言谢绝了,怎么好让一个憨厚而又身患残疾的人在雨中相送呢?   雨夜里,我朝宾馆走去,心里起伏澎湃:井冈山,有了这样的人民,不正是腾飞的基础吗?我没有问他们的姓名,但我记住了“圣地特产行”,记住了井冈山,记住了那个雨夜、那缕茶香、那份人情话意浓……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