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想到了张鼎全

时间:2020-05-21 00:38
  前两天,随《检察文学》杂志社文友一道赴西藏参观。当行至海拔4900多米的青藏线唐古拉山时,那一个个书写着“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红色标语的兵站,顿时映入我的眼帘。看到这样些矗立在雪域高原上的兵站,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张鼎全。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走出学校大门,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对自己来说荆棘丛生的资讯报道路。当时,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置村民们的热嘲冷讽于不顾,全身心地熬油点灯,白天利用闲余时间,出门采访,晚上回家后爬格写作。半年时间下来,先后有《照葫芦画出好日子》、《堂兄今朝不一般》等稿件分别见诸当时的《陕西农民报》、省台电《农村新天地》、《咸阳报》等媒体。有一年年末,当时任淳化县委宣传部干事的任彦军先生将电话打至乡政府,让人捎话告诉我,自己采写的稿件《照葫芦画出好日子》荣获得全县“好资讯二等奖”,奖品随后寄来。   十多天后,我从胡家庙邮路上那位“绿衣使者”的手中,接过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包裹。拿回家打开一看,发现里面除了一个鲜红的获奖证书以外,还放着两本写有“张鼎全故事”和“雪祭唐古拉山”字样的图书。于是,我顺手拿起简单翻看。从书眉中的编辑概况中,我清清楚楚地知道了张鼎全不但是一位军旅作家,而且还知晓他是大家淳化县人,所不同的是,受到过原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授予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青藏高原模范干部”张鼎全,生长在曾经出土过西周大铜鼎、地处县城最南端的石桥乡;而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我却出生在不见经传、县城最北端的胡家庙乡。但不管咋说,他毕竟是从淳化黄土地上走出的杰出人物,为此,我渐渐记住了这个早年入伍的军旅作家张鼎全名字。   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我到胡家庙乡政府办事,在办公室的桌子上,见到一张署名为任彦军名字的《陕西日报》。我顺手拣起看起来,原来是他采写反映张鼎全与病魔作斗争,坚持文学创作的事迹报道《关中铁汉》见诸报端了。从字里行间,我知道了与命运抗争,一次又一次穿越死亡线的张鼎全病倒了,而且病的不轻。于是,我又一次双手合十的祈祷起来,祈愿鼎全大哥能够早日走出病魔的阴霾,日后写出更多更好的文艺作品,然而,好人一生不平安。   大概是到了1991年7月的夏收时节,大家一家人汗如雨下地碾打完地里的麦子后,我便加入到交售公购粮的队伍中,和村民一道顶着烈日,坐着四轮车赶到官庄粮站交售爱国粮。结果那天下午,因人多拥挤加之带去的麦子未晒干,验级员一句“粮不干……”的话语,导致我决定晚上住在粮站,第二天重新晾晒。翌日清晨,当我从官庄粮站院内走出,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行走在十字口的我,听到街道水泥杆悬挂的有线广播,正在播放当天的“资讯和报纸摘要”节目,平日习惯收听资讯的我,停住了脚步,又不厌其烦地收听起当天的资讯。突然,栏目主持人播放起陕台记者和通讯员任彦军采取写的消息,“张鼎全因病医治无效,昨日在西京医院去世……”。听到这个噩耗,我心头为之一颤,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丢失了什么似的。   收回住思绪,藏克家的那句“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的诗句,再一次萦绕在我的脑际。我想,曾经为家乡争得如此殊荣的张鼎全,虽然离开大家二十多个春秋冬夏了,可他还仍然活在淳化人民的心中。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人生际遇

    报社也被命名为资讯信息中心,大家被借用的几个人,说完这句话,后来我正式调到资讯信息...

  • 记忆深处 灯火阑珊

    读书的念头也越来越浓,为了读书,哪有什么井,呆愣了一会儿,小说讲的是,我节省一切时间...

  • 【荷塘】爱的悸动(散文)

    情不知所起也许源自于对眸的一瞬间,必然会有先被电着的一方,好朋友,也许就是一句话,海...

  • 静夜思绪

    今生能够和你并肩漫步于这个美丽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关于那个流星的故事,在大家初相遇的...

  • 火车上的夜晚

    第一次,第一次,其他两人是男的,都没有,大家都睡了,火车到了石家庄,我又在床上迷糊了一...

  • 【吉祥】晶莹剔透的等你来,赏雪

    我知道,这个世界与我,我的蓝是停留在我的家乡,我知道,那只能是一个睁眼即没了的梦,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