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北京,一个能触摸历史的地方

时间:2020-02-13 01:22
     不过短短百年的人生,总是无法抗衡千万年历史的召唤,人们在不断地探索历史中,寻求着血脉的认同、传承着民族的精魂、抚慰着对有限生命的无奈伤痛,而北京,之所以风华绝代,归根于她——是一个无论你来自哪里,都能触摸自己历史的地方,一方能证明个体存在价值的天地。   如果仅仅以为北京就是故宫、长城、颐和园,烤鸭、糖葫芦、炸酱面等印象串起来的国之首府,即便再加上数个“中心”的头衔,那么,你还算不上懂得这座城市。对大多数人而言,当他身处北京的地界时,抑或仍存一许触之不及、感知不到的迟疑——这里,就是北京?   北京,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存在。黄沙狂舞,朝代更迭;帝王将相,文韬武略;刀光剑影,枭雄辈出;富贵繁华,美人如露……它是一个纷乱杂沓,华胡共处,兼收并蓄,雅俗不误,上演过无数家国大戏的巨型舞台,无论谁粉墨登场,总甩不开五湖四海灼热的注目;它是一条波澜壮阔、不断向前奔流的长河,多少浪花翻卷,暗流涌动,都遮挡不了它身上地心引力般的魅力;它是含蓄又开放、古老而青春、庄重亦稚趣的矛盾体。   北京随处可见高调奢华的摩天楼,强势却与这城市的情调格格不入。而让所有人魂牵梦绕的,是那一条条画出四合院、勾勒水木园林的巷道胡同。千百条简陋古拙的胡同上,缀着万家灯火,结满了古往今来沉甸甸的历史典故和逸闻趣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气吞山河的一代忠良,让杀伐果断的忽必烈皇帝犹豫了,屡次招降,文天祥皆拒,最终被杀。而他被囚禁并慷慨赴死的地方,就在北京东城区府学胡同63号。这里,一座文丞相祠自明洪武拔地而起,遗存至今。在天青色等烟雨的日子,如果你驻足这里,兴许还能感受到那一缕缕忠魂生生世世萦绕守望故土的坚持。   美国《时代》周刊曾评选出亚洲25处你不得不去的好玩儿的地儿,南锣鼓巷榜上有名。今天的南锣鼓巷,是一条混搭中外风物的大杂烩淘宝街,周边环绕着僧格林沁王府、蒋介石行辕、矛盾故居等名胜古迹,吃喝玩逛应有尽有。但这样的景致,北京城并非只此一处,它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呢。原因很简单——它能让你看到那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国气象。南锣鼓巷,宽8米,全长787米,是元大都棋盘式城市建筑格局的具象体现,至今已有740多年的历史。纵横欧亚的蒙元帝国,尽管蔚为壮观却昙花一现,教人不胜唏嘘。而南锣鼓巷,无论今日的繁华喧嚣,还是往昔的沧桑沉浮,都给大家留下了探寻那个铁血王朝的蛛丝马迹。   没去过宣武法源寺,即便熟读李敖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历史小说《北京法源寺》,你也永远理解不了“公车上书”和“戊戌变法”的决绝与悲怆。谁也想象不到,千年古刹法源寺,竟然是中国近代维新变法的策源地,这个埋葬着20万东征盛唐将士遗骸的坟冢之地,见证了书生意气的爱国志士,为民族兴亡披肝沥胆的耀眼人生。无怪乎泰戈尔、徐志摩和毛爷爷等伟人都慕名前去参访,那满满一个院落的丁香花,唯有夹杂着无数爱国先驱的精气,才能芳香如斯!   游人如织的什刹海,万柳垂绦池水荡漾,小资情调的各色酒吧创意十足,是京城仅次于三里屯的浪漫休闲胜地——殊不知,这块已被寻常人家涉足之地,从前可是皇亲贵胄扎堆建府的处所,离紫禁城近在咫尺。最有名的便是恭王府,其次为醇亲王府。恭王府因着和珅的传奇故事与影视作品热播早已为人熟知,是北京排名最靠前的旅游目的地之一。而醇亲王府相比之下则显得神秘许多。醇亲王府的第一任主人,是清初大学士纳兰明珠,他生了一个写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如此撼动人心词句的儿子,纳兰性德。作为中国古典诗词的最后一朵奇葩,纳兰性德注定要被人们世代传颂,他的真性情、他的文武双全,他的英年早逝,无不令人扼腕。如果不去看看这什刹海和醇亲王府,又怎能想象他“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的大才呢?   “平则门,拉大弓,过去就是朝天宫;朝天宫,写大字,过去就是白塔寺;白塔寺,挂红袍,过去就是马市桥;马市桥,跳三跳,过去就是帝王庙……”老北京童谣把这一步一景,处处遗迹恰到好处地编在了一起,令人时常分不清是在当下抑或置身古代。   还有西周遗址,金中都遗址,元大都遗址,数不尽的名人故居,逛不完的百年老号,言说不竭的传奇故事,它们有的只剩一抔黄土,终将烟消云散;有的仍然遗世独立,即便逃不过天地法则的摧残;而更多的是活了下来,渗透在北京的土壤里、空气中,盘桓在人们的心头,那么实实在在,触手可及。这座穿越三千年时空的六朝古都,其实一直都在你的面前、你的梦里、你的心间,生机灵动地展示着她历久弥新、亲近自然的伟大活力。   这里是北京,你,看到了吗?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