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云水】妈妈的味道(散文·时光征文)

时间:2020-02-13 00:23
  “妈妈妈妈,你看着茄子都发半天呆了,你怎么了?”六岁的女儿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   “哦,没事,妈妈只是想起小时候的事了。宝贝,今天妈妈给你做另一种茄子的吃法吧。”   我插上电磁炉按下开关,将三条长茄子放在平底锅中,盖上了锅盖。   在我差不多和我女儿这般大的时候,那个年代没有像现在这样物资丰富。妈妈一般不会炒茄子,更别说油闷茄子,茄子炒和闷都太费油,油放少了,茄子做来不好吃。妈妈通常是把茄子放进灶膛的火灰里烧,有时也会放上几个青椒一起烧,当茄子的外皮开始被烧得有些黑糊变焦,茄子也就慢慢变软了,再翻过另一面接着烧。只有当整个茄子都变得软软的,挂着些黑糊变焦的皮时,茄子才算完全烧透烧熟了。   经过柴火烧熟的茄子放在冷水里,清洗掉柴灰和黑糊的皮,再清洗一次,用手将茄子撕成一条一条的,摆放在盘子里。妈妈会在铁锅中倒少许的菜籽油,将大蒜姜末,七八颗花椒,半勺辣椒酱放进去爆香之后,淋在茄子上。接着倒一些酱油,撒一些盐巴,从泡菜坛中舀一勺泡菜水,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不买醋,都是用红红的酸泡菜水来代替,再用筷子将茄子和调料拌得均匀,最后撒上切得短短的韭菜或是葱花,一大盘子鲜香又开胃的凉拌茄子就做好了。我和妹妹都很喜欢,每次都要多吃半碗饭。回回看着我和妹妹吃得圆滚滚的肚皮,妈妈总是笑得很开心。还记得当时妈妈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们两姊妹只有吃得饱饱的,才有力气读书,饿着肚子哪还有精神听老师讲课。在那样艰难贫困的年景,妈妈总是变着花样把饭菜做得尽可能美味些,让我和妹妹吃得饱饱的。   锅里的茄子发出呲呲呲的声音,我打开锅盖,将茄子翻了一个面继续盖上了锅盖。   半小时后的饭桌上,女儿吃着我做的凉拌茄子,夸赞着说好吃。   我拿起筷子尝了尝,味道确实还不错,可是已不再是记忆里的味道,也不再是记忆里的那样美味。不单单是缺了柴火的烧制,我的凉拌茄子里还多了香油,胡椒粉,鸡精等调料,依然做不出妈妈的美味。或许是因为生活条件好,各种美食都吃过,嘴变刁了;又或许是人长大了,心境变了;还或许是记忆里的味道是无法被复制和超越的。   手中饭碗里盛的是超市里三块一斤买来的香米煮的白米饭,可任我如何蒸煮烹饪,都早已不是妈妈做出来米饭的味道。   每次煮饭的时候,妈妈都是用一个白瓷茶缸,淘洗够我吃的大米加入水,放进木甑下面,木甑里蒸的是妈妈和爸爸吃的,从石磨里磨出后用水拌湿的苞谷粉。饭做熟后,我碗里是雪白雪白的大米饭,爸妈碗里是金黄金黄的苞谷饭。   每周,妈妈还会蒸几次鸡蛋羹给我吃。每次我让妈妈也吃时,她总是会说,你吃吧,妈妈不喜欢吃鸡蛋。   妹妹出生长大到可以开始吃饭了,木甑下面的白瓷茶缸变成了两个,那时的大米已经由原来一斤苞谷或一斤麦子换一斤大米,变成了两斤换一斤大米。看着妈妈一次次背着满满的一口袋苞谷和麦子去村里的经销店,只换回半口袋大米。我开始学着吃苞谷饭,妈妈将木甑下的白瓷茶缸换了个大些的,每天的饭碗里都是半碗米饭半碗苞谷饭,妈妈说这样掺着拌着吃好吃些。每次在石磨上磨苞谷,妈妈都要多推一次,把苞谷粉磨得细细的。大概吃了半个多月的米饭和苞谷饭混杂一起吃,我开始不再吃米饭了。当时我大概八九岁吧,有些记不太清楚了。又过了几年,家里条件好了些,大多数人家开始将米饭做为主食了,我的碗里又开始有了白白的大米饭,不过那时候我已经喜欢上吃苞谷饭了,反倒觉得米饭没有苞谷饭香。这或许是让我到现在都依然爱吃苞谷饭的原因吧,总是隔段时间就要蒸了吃上几次,包括我的女儿,现在也都爱吃。只是现在的苞谷粉都是机器磨出来的,比以前石磨里磨出的更加的细腻了。   大概是由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忘记了妈妈的生日吧?连着一个多星期,我总是夜里梦见妈妈,梦见我小时候。白天也总是会看着女儿,触景而伤感,想起许多关于妈妈的事情来。   10月6日,农历八月二十四,是妈妈的生日。从我读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记得的一个日子,今年我居然把它忘记了。实际上我是记着的,白天忙完各种琐事杂事,又辅导女儿写字看书。本来是说等晚上妈妈下班了打电话给她。吃过晚饭后,我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做,就是一下没想起来。可是等到给女儿讲完故事看着她睡着了,不知怎么的我也靠着睡着了。   一觉醒来,房间光亮一片,已是另外一天了。叮当叮当叮当,闹钟响了,拿起手机关掉闹铃,手机上显示2015年10月7日星期三07:00。   嗡,我的大脑噌的一下变得一片清明,糟糕,昨天我忘记给妈妈打电话了。   心里一阵慌乱。我怎么如此的大意了?一边拨号我一边在心里责骂着自己。   电话通了,我一个劲地给妈妈说对不起,妈妈在电话那端笑着说没关系,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女儿从我手里抢过电话。   “嘎嘎,生日快乐。我妈妈忘了,我帮你批评她,以后我帮她记住。”(土家族的土话,管外婆喊作嘎嘎)   “嘎嘎,等过年回来,我送生日礼物给你。等我长大了,我还要买蛋糕给你。嘎嘎,我爱你。”女儿用她稚嫩的话语和妈妈说着话,旁边的我早已泣不成声。   “乖孙女,真孝顺,嘎嘎高兴着了。嘎嘎不要礼物,只要你和你妈妈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妈妈的话通过听筒传来。   从小到大,妈妈没有忘记过一次我和妹妹的生日,包括我女儿的。还记得小时候,我和妹妹过生日,妈妈总是会煮一碗长寿面给大家,碗里还卧着金黄的荷包蛋。妈妈也会用她辛苦卖菜的钱给我和妹妹买些麻花啊,饼干,糖果,平时吃不着的零食。就算是后来大些离开家,每年生日妈妈总会准时打电话祝福我,叮嘱我买好吃的,不能亏了自己。   我居然忘记了妈妈的生日!我心里的愧疚和自责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从来没有给妈妈庆祝过一个生日,还在读书的时候,对妈妈说句生日快乐,偶尔在生日那天帮忙她做下家务就算完事了。离开家打工之后也还会打电话,买东西寄给她。最近几年由于要还债,日子过得紧凑,每年生日除了打电话,什么也没给她买过,偏巧今年居然连电话都忘记打了。   子女是父母上辈子的债,父母一辈子都会为了儿女操心。养儿方知父母恩,做了妈妈,知道了父母的恩,可是,我却连最最微不足道的报答都做不到,我实在是不孝,惭愧至极。   妈妈,我爱你,深深的爱你。请你原谅不孝女儿的粗心和疏忽吧。妈妈,我祝福你,深深的祝福你。用最虔诚最真实的心向上天祈祷,愿妈妈在他乡身体健康,一切安好。   “妈妈,喝药了,喝了你的腰就不疼了。”女儿给我端来一杯中药。   看着杯中泛着黑光的药汁,我仿佛又看见了小时候妈妈哄生病的我喝药的情景,对于怕苦的我,她总是先尝一口,对我说不苦,喝了药病就好了。   咕咚咕咚,我仰着头,一口气喝掉了杯中的药汁,原本苦苦的药汁此刻一点也不觉得苦了,因为我尝到了其他的味道,那是,女儿的味道,妈妈的味道,甜蜜的味道,还有爱的味道。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