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荷塘“PK大奖赛”】我的老师(散文)

时间:2020-01-18 01:15
  在我的老师中,李老师是我最尊重、给我影响和帮助最大的一位老师。   李老师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一所小学教书,后来他调到我就读的上达附中担任数学教师。我当时在上达完小读四年级,李老师中等个儿,身型稍廋,脸上常常带着微笑,一双目光深邃犀利的眼睛,时时关注着学生的成长情况。李老师常识丰富,小学、初中的语文、数学、音、体、美都难不倒他。他的兴趣广泛,琴棋书画,他喜欢拉二胡、吹笛子,他的钢笔字、毛笔字、粉笔字都写得好。上初中后,李老师教大家数学,虽然那个年代不重视教学质量,但他对工作认真负责,上课从不马虎,对学习态度不端正、学习不努力的学生,他照样进行批评帮助。他教育学生的方式与其他老师不同,不是板起面孔狂风暴雨式的。他批评学生时脸上带着微笑,用平和的语气、风趣幽默的语言,通过讲故事举例子等方法,旁敲侧击的对被批评的学生进行教育帮助。被教育者看着老师那微笑的面容,听着老师那娓娓道来富有磁性和感染力的话语,觉得老师是在讲故事,仿佛说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一般,待到有所醒悟,才发觉老师是在帮助自己,他的每句话敲到自己的心上,触及自己的灵魂。李老师的教育方法使犯错者诚心知错,也让其他同学受到启发。正因为如此,学生们都敬畏李老师,他在师生中的威信很高。我生性胆小怕事,逻辑思维能力差,数学就是学不好,成绩只在中等水平,对李老师更是敬畏有加。常常是看到李老师远远而来,能回避则赶快回避,回避不了就战战兢兢地低头站在一边。等老师走到旁边时,发出颤音,小声叫道:“老师!”李老师走远了,我的心还突突跳个不止。   上数学课的时候,我从不敢正眼看李老师。每当老师要提问时,我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老师叫到我,担心回答不上问题招来同学们的哄笑。   我性格内向,在班里年纪最小,常常受到几个年纪大的同学的“关照”。一次数学课上,我感到脖颈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用手一抓,抓到一条蚯蚓,我被吓得失声惊叫起来。顿时,李老师严厉的目光闪电般地盯向我。我恐惧地低下了头,心里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痛苦地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然而出乎我的意料,在对我来说是那么漫长的十几秒钟后,等来的是李老师“没吓坏你吧?”这是一句温和的语气中包含着关切问候。我那颗紧张的心立即放松了一些。我抬起头,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没、没、没有。”我看到李老师向我点了点头,而后他的目光像两把利剑朝我身后刺去,我感到坐在我后边的那位同学的脚动了一下。几秒钟后,李老师默默地转过身,接着在黑板上板书。课后,李老师对那位欺负我的同学进行了批评。这件事后,那些爱欺负我的学生的行为收敛了许多。也许是对李老师的感激,我这个不喜欢数学的差生竟然开始硬着头皮努力学习数学。在李老师的帮助下,一段时间后,我的数学成绩居然有所提高。后来,我渐渐地喜欢上了数学。上课时李老师提问我的次数也多了,他表扬我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随着我的不断进步,那些爱欺负我的同学也改变了对我的态度。一件小事,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直到现在,我都难以忘怀。李老师,你不知道,当时我是多么地感激您啊!   我初中毕业后,去读高中,李老师也调到了其他学校。此后我一直都没有见过李老师。   后来我报名参加电大考试。考试前的一天上午,在前往考场之地的车上,我遇到了李老师,他也是去参加考试的。让我想不到的是李老师竟然还记得我,我与他打招呼,他随口叫出了我的名字,想不到10多年了,刚见面,我都快认不出李老师了,而李老师还记得当年学习成绩平平的我,这让我惊讶,同时为李老师还没有忘记我而感到欣慰。   大家都考上了电大中文班,师生成了同学。上课第一天,李老师约我与他同桌坐。开始,我犹豫不决,觉得与自己尊重的老师做一桌不合适。他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来、来、来”,边说边拉起我的手,把我拉到教室第一排课桌的一张桌子前坐下。这样,我的老师,成了我的老师同桌。在此后的两年里,李老师不仅在我的学习、生活等方面给了我极大关心、支撑和帮助,还教给了我许多做人的道理。   李老师是回族,当初学院刚成立没有回族食堂。为了照顾李老师,学校给李老师单独安排了一个住处。李老师乐于助人,待人热情,说话风趣幽默,大家都喜欢与他交往。课余大家就到李老师住处聚会。大家亲热得像一家人,无话不谈,边吃饭还边交流学习情况。我学习中弄不懂的问题就向他请教。我向他请教的时候,他就像当年教大家一样,就我提出的某个问题,假如他给我讲了一遍,我还不明白,他又会耐心地给我讲解第二遍,直到我搞清楚为止。有时就某一个观点,我还会跟他争辩。这个时候,就算我言词过激一些,他都从不以为意,不去计较,而是认真地倾听我的陈述,等我把自己的看法讲完。只要我言之有理,能找出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李老师会微笑着说:“你说得有道理,我同意你的看法。”与李老师一起读书的两年,是我一生中收获最大的两年,我除了增长学问常识外,还跟李老师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常识。   电大毕业后,李老师回到了他原来任教的学校,我被分到了一所农村初级中学。   现在,李老师已经退休了,但他照样关心着我,经常询问的工作情况,嘱咐我要注意身体努力工作。   李老师是我求知的导师,人生道路上的恩师,生活中的良师,我前进中的引路人。当我工作中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李老师对我的教诲,从而增强克服困难的决心和信心,继续地去努力工作。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