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父母疼儿女路来长,儿女疼父母扁担长

时间:2020-01-16 01:03
  今天是我四十岁生日,父母决定给我过生日。他们知道我喜欢吃鱼,母亲就执意为了我买一条鱼。吃饭时,面对香喷喷的鱼,我却怎么也吃不下。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工资不多,还不够养活两个女儿。七十多岁的父母都是农民,年老体弱需要赡养。可是,我只供得起最基本生活——那就是维持他们一年的吃饭。零花钱,添置衣物,我就无能为力了。母亲看我困难,便在小城里捡垃圾卖。母亲起早摸黑,有时为守一点馆子里倒的垃圾,要在街边蹲守好几个钟头;捡完了,又到别处,满街转。如此的奔波,如此的劳累,一天最多也只有十几元。今天,母亲就用这血汗钱为我买鱼,祝贺我的生日。我可是四十岁的男子汉啊,正处于上要养老,下要养小的不惑之年啊!望着这条鱼,我眼前总是浮现出母亲隆冬酷暑中蹒跚的身影,满头的白发。我想起母亲在隆冬中哆嗦,在酷暑中的汗水,我怎么咽得下呢?我可是四十岁的人啊!这应是我孝敬父母的年龄。可是,母亲还要为我买鱼,还要为我牵肠挂肚。在家时,母亲总要叮嘱我不要多喝酒,不要多看书,遇事要忍让。出门时,也总要送手送,总要千叮咛万嘱咐。她逢人便说:“其它,我没什么,就放不下小儿子。”就这样,从小到大,从大到“老”,母亲就这样为我操劳,牵挂。小时,我年幼多病。母亲年轻时也体弱多病,但为了让菩萨保佑我,锁住我的生命,常常拖着病弱的身子,与乡邻一道跋山涉水挖葛根洗淀粉换钱,为我打置银子的手镯,项圈,带菩萨的头饰。母亲听说这样好养些。可是尽管这样,我每年总要害一次大病,死去活来。在生命垂危的时候,母亲总是拖着病弱的身子毫不犹豫地背上我往公社医院跑。到边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全身汗水湿透,往椅子上一坐就瘫软了。然而就这样一次又一次挽救了我弱小的生命。   上中学时,看到别家孩子有呢子上衣,母亲为了能让我比得上别人的孩子,就起早摸黑种红薯洗淀粉换钱,硬是为我买了一件上好的呢子上衣。我成年了,父母又省吃俭用,生做死做,东挪西借,为我建新房子,好让我早日说上媳妇。现在,我快老了,父母对我仍是这也不放心,那也不放心。在他们眼里,我永远都不过是个孩子。然而,我孝敬了他们什么呢?我却连最起码的生活保障都不能给予他们。父母还能活多长呢?就是我再心疼难过,但又能心疼他们多少年呢?他们必然不能活几百年啊!而我唯有心疼,唯有名而实不至!   是啊!父母从孩子在娘肚时就开始操劳挂心,直到自己老了还在为儿女牵肠挂肚,甚至死时也难得闭上眼睛。我这位应该顶天立地的汉子,可在父母眼里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而子女们是报答不完父母的养育之恩的!真可谓:“父母疼儿女路来长,儿女疼父母扁担长!”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