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荷塘“冬之恋曲”征文】冬阳(散文)

时间:2020-01-16 01:02
  我知道春天的太阳很美,可以披着它的光晕到田野里去拜访那刚刚吐芽娇嫩的小草,静静地谛听生命萌动的声音;暗黄的大地,不知哪天不经意间已穿上了淡绿的新装,枯瘦的山脉渐现丰腴,日趋可爱,小河也在春晖无声地叩打之下唱起了欢快的歌子。   夏天的太阳炙热烤人,总不讨人喜欢,甚至还有那么点惹人厌,退隐云层之后的,才是我所期盼的。   秋阳,淡淡地透着一丝暖意,不知疲惫地照着硕果累累的枝头,于是一个丰收的季节便在秋阳紧锣密鼓的催促之下降临了人间。   我总有几分偏爱冬阳,它慵懒地穿着云衣在清冷的天际探着脸儿,仿若一个婴儿静静地独处于天际,并不是那么引人瞩目,但你总忍不住想去与之亲近。那光,说它是光,倒不如称其为晕则更为确切。它在落叶的枝头笑着,在瘦瘦的山峦的顶端独自逗留着,那是何等孤独,可那却也是一种宁静的美,她在极力地放射着身上淡淡的一丝光芒,虽然这并不能给生活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增添多少暖意,却无声地侵入了人的心扉,分明有一种暖融融的感觉,一点点、一丝丝地侵入着。   还记得那个早晨,细数日子,已有二十多年了,那是雪后初晴的早晨,不知是谁发现了那独特美丽的冬阳是紫色的,当然,还有那么点偏红,仿若圆规所画,凸出于它所处的环境,一个孑然独处的紫色圆盘,无光无晕。渐渐地那紫色若水浸一般漫过了圆圆的轮廓,徐徐铺衍开来,这神奇、紫色的冬阳挂起了一圈橘黄的光晕,这光晕复又溢散开来,向广阔无垠的天空浸染着,冬阳这才仿佛从沉睡中睁开了惺忪之眼,渐渐地泛起红晕,这娇弱的光晕仿若一只神奇无比的手,随心所欲地将融于淡灰雾气中的景物托了出来。   明朗中午的冬阳泛着一丝暖意,老人们总是坐在门外向阳的地方,打打麻将,下下象棋,或玩木棍丢丢方,或仅仅只是闲坐,只是为了享受冬阳的那一丝暖意。   垂暮的老人,他们现在应该好好享受生活了,他们在太阳的关怀普照之下,将一生献给了大地,献给了他们的子孙,献给了与其共同生活的人们。漫长的却又太过短暂的岁月,在他们粗糙的手掌中,在他们日渐佝偻的背脊上悄无声息地溜走了,他们或许不能再为这个世界创造什么,可是依然需要大家尊崇!   冬日的太阳仿若垂暮的老人,这是两个处于不同境域却太过相似的两个种类,太阳以它淡淡的光晕相伴着那些老人们,橘黄色的光晕在老人满布皱纹的脸庞上流淌着,虽然微弱,却又是实实在在能给人力量的娇弱冬阳,它曾经几多次淹没于春、夏、秋阳浩浩荡荡的光芒之海中,无声无息,又曾经被多少人忽视遗忘,却无怨无悔,在橘黄无叶的枝头,在瘦削丑陋的山脊,在平坦如镜的冰河之上,在毫无生机的大地的顶空,展现着娇怯的笑容,那么的真诚,不含一丝虚伪、做作。它不知道世界能给它什么,却清楚地知道自己能给这世界什么。   付出并不一定非得得到,奋斗的人生才是最壮美的人生。那曾经为世界做过无数贡献的老人们,便是冬阳的人性写照,而冬阳却又正是那些老人们特殊的象征。   我喜欢冬阳,正若我尊重那些老人一般。看那些老人,我就有一种仰望高山的感觉;看娇弱的冬阳,那是一种不容忽视的美,那隐藏于娇弱身影之后的力量,是何等巨大呵!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