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山水】大为(光影·散文)

时间:2020-01-15 01:43
     当我搀扶着拄了拐棍的母亲顺着弯弯的山路爬上一座山梁,老远就听见“咚咚咚”的鼓乐声了。   今天大为要来“桃花山”,母亲说她一定要到现场看看。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家乡,桃树倒映在明净的水面,桃林环抱着秀丽的村庄……”   不知道是先有了这首歌,还是先有了对“桃花源”的梦想。   父老乡亲们也都从四面八方的岔路口涌进演出会场。   人们都似乎有那么一种情怀,对自己亲手做过的东西会更加充满深情,山腰间那条弯弯的环山路,以及漫山遍野的梯田和绿树。   那时我刚毕业下学,回村就站上工——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了,小树苗已经成才,而我仍记着哪一个树坑是我亲手刨的,那一棵树是我栽下的。   一棵成长着的树,是你人生的一个默默无言的伙伴,你见证着它的开花结果,它见证着你的春来秋往……   我和母亲走到会场面前时已是人山人海。   舞台前的位置早已坐满了观众。母亲走的慢,走一会儿还得歇歇,所以即使动身很早也不能够抢在人前到达。   其实在于我,已经不再追逐急迫着向前跑,陪着母亲无论走路还是歇歇脚都是无与伦比。看一场戏不是回到家乡的初衷。   在翘首遥望的舞台上,演出已经开始。   翩翩起舞的身影,一投足一回眸,本已衣袂飘飘,羽衣霓裳,此刻又被桃花的香艳浸润漂洗,更加妩媚倾城。   不知道大为在哪个时间点才出现。   母亲仰头站着看的有些累,就缩回身坐在矮板凳上听舞台上的声音。这时舞台上出现了一个花哨时尚小伙在喊唱。我问母亲,能否听得清台上的人唱的什么词,母亲却说,有调子就好!   我忽然觉悟,母亲的心思并不只在歌词上。   记得小时候村里有影片,人太多,银幕的前方挤不下了,有很多人在银幕后,看反面。当时很不理解为啥他们看得那么津津有味,原来啊,反着正着与故事情节无关。   一场影片,从这村追着看到那村,不光记住了影片里人物的名字,也熟记了每一句台词。   我还记得,舅家的表哥背着七十多岁裹小脚的姥姥也在看银幕的反面。姥姥那时趴伏在表哥的背上,表哥用横着的拐棍代替了扣紧的手背负着清瘦的姥姥……对于姥姥,也许连故事情节也看不懂了。但姥姥依然早早地吃完晚饭,关好鸡窝的门,用清水洗漱完,重挽了发髻,然后,喊着表哥的名字——升啊升啊(升,是舅家表哥的小名),你不打算背我去了是吧?   今天,在母亲的心中应该是有人就有热闹,弄出什么样子的热闹都行。   歌舞升平是母亲的胸怀!   我踩着板凳看一下台上,那个小伙子梳理了公鸡冠子的头发造型正在舞台上摇头晃脑——还是听不清唱些什么。   只有调子的歌那也算歌?   年轻的人啊,想表达什么,想歌颂什么,想引领着人们追求什么?一首歌的诞生是很神圣的东西,这样的造型和动作是要对漫山遍野人面桃花的煽情表白么?   大为来了,主持人报幕。   大为真的出现在舞台上——原来场下坐着的人们一齐站了起来。不知谁从哪里搬来一个双层的铁架子,有人爬了上去,立即堵住了后面的一大排观众。有人喊让他们下来,但没人听,于是,铁架子后面闪出了一溜无人的胡同。   音乐响起,大为说:一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唱了三十多年,唱遍了大江南北……大为穿一身藏灰色西装,一条若白领带透出了沉着里掩不住亲临桃花源的惊喜。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家乡,桃树倒映在哪明净的水面,桃林环抱着秀丽的村庄,啊……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无论我在哪里放哨站岗,总是把你深情地向往……”   家乡父老的辛勤汗水圆了“桃花源”梦。大为,这位和母亲同龄的艺术家,今日光临,为家乡的一程锦绣添了画龙点睛的一笔。   今日的家乡父老,换上了过节的新衣服,迎接八方的来客,虽然满身上还有未掸尽泥土的味道,但掩饰不住内心的自豪。   大家有时候,彷徨着自己的所为,好高骛远,看不到脚下的土地闪烁着彩虹的光辉。   让大家弯下腰来吧,鞠躬每一座默默无言的山和每一棵默默无语的树。大为,不只是一个人的名字。   掌声响起来,歌颂泥土的芬芳。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