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渔舟书信】好想再写封信给你(散文)

时间:2020-01-15 01:39
  七月份整理旧书时,偶然间翻出满满一鞋盒旧书信,记忆的闸门一下被打开,视频般在眼前闪过。我慢慢地一个一个抽开信封,那些泛黄的纸张,被当时的那个心灵手巧的小女孩折成不同的心仪的形状。精巧的小飞机,笨拙的心形,以及各种各样说不好形状的可爱包包,颜色各异,厚薄不一,整整齐齐地静躺在时光深处。有几封还附带了照片,小小的你羞涩地浅笑着,帮我守护着这些泛黄的信笺。那些手工制作的生日贺卡,圣诞卡早已脱胶,零零碎碎的小件散落一地,暴露着岁月漫长的痕迹。   突然很想你,泪蓄眼底,我还在这里,你又在哪里?如果不是我当时一时任性把你弄丢,或许大家依然很亲密,可是,正如那首《从来没离开过》唱的那样:“太多的话想说,太多的如果,你什么都不用说,你的眼神告诉我,这现实的生活你经历太多,你是否还能记得,你是否还会怀念,那河边的营火天地的轮廓。太多的话想说,太多的如果,你什么都不用说,你的笑容告诉我,这现实的生活你经历太多,或许你已经忘记,就算我早已经走远,那夏天的校园,从来没有离开过……”   如今你在哪里?好吗?为了寻找你,我特意把空间开放一段时间,特意贴上那时的你,那时的我,我想,茫茫网海,无所不能的网络,或许恰巧能让大家碰上,就像当初大家相遇,也许只需一眼就能把彼此忆起。   突然很想念那个盛夏,想起我中考后那个最为漫长的暑假。突然想起那个只能买到面食的北方小城,想起大家相遇的那所医院,想起那洁白的墙壁,想起那两个拄着拐杖的小姑娘,想起她们当时怀揣着怎样的喜悦与憧憬,想起她们当时期盼的那台手术,将改变她们一生的命运,向着她们的那个玫瑰色的舞蹈梦。想起为了那个梦,她们手拉着手,在手术室门口相视一笑,勇敢无畏地向手术室走去……   突然想起大家同时爱上的那位医生,是不是还在那所医院里?突然想起医院一别之后的三年,大家书信中相互倾述的点点滴滴……   突然想起你对我说,你已经扔掉那根橘色的拐杖,穿着笨重的石膏实习,奔走在医院的各个科室,只希翼拆掉石膏后,能健步如飞,做个最优秀的护理;突然想起我的回信告诉你,我也扔掉了拐杖,正穿着笨重的石膏漫步在金色的校园里,只希翼经过这次手术的伤痛和辛苦的矫形,从此能穿上红舞鞋,在人生的舞台勇敢跃起……   突然想起大家最爱唱的那首歌《鲁冰花》,想起大家做完手术刚从麻药醒来的那一晚,那直抵骨髓的疼痛,让大家一遍遍大汗淋漓,一遍遍呕吐,可当医生来询问要不要打止痛针时,大家竟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病床的间隙刚好够大家的指尖相碰。你说你还有太多的书没背,我说我也有太多的题要解……你有没有想起过,竟再也没有那样一首歌,你轻轻唱,我轻轻合,在心中来回地唱,止痛、疗伤……   突然想起大家对爱最初傻傻的定义,并为了这样的定义反复地争论探讨;想起大家错把对医生的那份崇拜与敬仰当成了爱,而在各自心中描绘着蓝图;想起大家把写给同一个人的“情书”,相互交换着看,享受成长中,那点苍翠的秘密……   突然想起你,想起大家关于诗歌与文学的梦想,想起大家步履艰难,却用炽热的文字相互打气;想起大家多舛的命运,以及那些生命中挚爱着大家的亲人和友人,正一路与大家携手相偎依……   突然想起大家约见的那一个盛夏,想起我仅凭你书信中的地址独自找到你的城市。想起你带我跨过铁轨,坐在草地上静数货车到底有多少节;想起你带我去吃路边的那些小吃,咸的辣的甜的,一样都不肯放过;想起你带我去逛服装店,图书馆,街区公园,想起你带我去翻越铁路对面那座低矮的小山……   看着你青涩的照片,突然想知道,长大后的你是到底是什么样子?想起你用心为我收集的那些山口百惠的照片和海报;想起那位和大家一样,同样爱着范医生的那个美丽的护士,想起我俩给她起的那个坏坏的绰号,想起范医生用竖行小楷给大家写的回信,鼓励大家好好做功能锻炼,好好学习……   突然好想再写封信给你,不去管如何投递,你能不能收到,这些并不重要。我只想告诉你,我很好,尽管生活给了我太多的苦难,但只要有一颗向阳的心,便不怕,我想,你一定也是。我精心侍弄着朴素的日子,温暖而知足;我只想告诉你,由于种种原因我没能念成那所师范类大学,但我现在与你同行,也许是因为大家这一大堆书信,也许是受到你的影响,也许是因为大家同时“爱上”的那个他,那个大家在生命中第一次用“公主抱”,把大家从手术室送到病房的那位英俊医生。   那年那月那时光,静静躺在这书柜的角落里,早已变成一个个远去的故事。今天,我决定再次关闭空间,不再盲目地寻找你。人的一生,其实就像一段旅程,大家有缘遇见,用信件相伴三年,已是怎样的缘分啊,何必再贪婪呢。曾经,有两个忧伤的小姑娘,相互依偎着彼此的书信取暖,相互倾吐着心声,绘制人生瑰丽的美好憧憬。三年,短暂而又漫长,大家一路蹒跚,却勇敢地迎着一个个困难,去翻越时光的山,去趟过岁月的河。握着这一沓书信,那段青葱岁月仿佛就在昨天,今晚,在这个深秋的月圆之夜,大家约一场梦可好?也许,有一个梦就一足够,让我这封信顺利抵达你。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