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星月】励志村长的别样人生(散文)

时间:2020-01-15 01:38
     谈起贫困户,眼前总会浮想起那一幕幕需要帮助、需要政府重点扶植,进行一对一帮扶的感人画面。但自打接触到刘家付后,我对扶贫工作、扶贫方式的看法和认识却在悄然改变。   刘大叔今年六十多岁,第一眼见他,有些邋遢,但,邋遢之余,是一身的笑点,当然也可以理解成幽默和乐观。大叔有点“调皮”,起先接通他的电话时,我对其说:“请问是刘家付么?”“嗯,对呀!”他不假思索地应道。我机智地接话:“您能接受一下我的采访么?”“我有啥好采访的,我在搬树苗!”大叔的直言不讳,完全打乱了我之前预设的思路。手握电话的我,有些尴尬。“是任务需要,方便对您细致地描写!”“下午成么?我在干活,村里集体买了一些果苗,还得种,还得搬运!”我询问了一下旁边的领导,时间上确实不允许,因为下午就得离开这里。“真的不行,下午大家采风组就要离开了,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请给我十分钟就好。”五分钟后,会议室的门扇,被这位略带扭捏的大叔轻轻地推开,我站起来迎接。大叔依旧抛出口头禅一般的谦逊:“我有啥采访的嘛!”   握手寒暄几句,邀请大叔坐下,大叔似乎坐不惯这皮椅,总做出一些不自觉的小动作。我注意到他是个大大咧咧,不看重外在形象的憨厚之人——满身的露水,裤脚沾满泥巴,乌黑的脸颊。这些农民的典型特征,在一个村长大叔身上呈现得淋漓尽致。   开头第一句,他向我讲起了他的老伴,几年前因车祸高位截瘫,家庭变故和高昂的医疗费用,曾让他们一大家子人的生活陷入困境,被列为贫困户。刘大叔没有怨天尤人,反而愈挫愈勇。他讲诉经历时的神情,似乎可以容纳一切突如其来的苦难。   大叔能干,可以做短工,也可以干长工,只要给钱,只要有活儿干,那就干呗。“只要能干活儿,那就饿不死!”这也是大叔长挂在嘴边的话。他的乐观,着实令人钦佩!   他曾在外地务工时,在一家大型房产企业所辖的工地上任技术员,工作上勤恳拼命,面对酷暑严寒,从不喊累叫苦。他是工地上工薪待遇最高的技术员,别人干一份儿工,他就能干三份儿,为的就是给家里多攒点积蓄,提高全家人的生活水平。   刘大叔热心肠,工友家有个啥困难,他都大包大揽,慷慨解囊。2014年的秋天,工友张涛的媳妇儿难产住院,工地的老板因为资金不到位,迟迟不给发放工资,刘大叔善意大发,直接将存有一万元的个人银行卡交给张涛:“拿去用,难产性命攸关,那可是天大的事儿!”张涛感动得热泪盈眶,带着一份莫大的感激,直奔医院院。   刘大叔助人为乐,还兼具侠义心肠。2015年的岁末,老乡李帅准备返程回乡过年,但等待发放的工资还没有给按时结算,他听闻消息,便带上李帅前去讨债。老板性情火爆,且不通事理,以各种理由搪塞,就是不给钱。这刘大叔也不是吃素的,大声呵斥对方:“俺这农民工容易么?你这平日里小车开着、小酒喝着,却让底下弟兄们手头儿连个过年的钱都没有,给不给就一句话,不给就报警抓你!”老板眼见这位带有“地痞”气质的老头,有了一丝顾虑,无奈之下,让身边的秘书去银行取来五万块钱,赶忙交到李帅手上。“这就对了嘛,出来混的不就讲究个义字儿,对得起良心才行。”刘大叔瞬间变了脸,像一个“老顽童”一样调侃道。   天有不测风雨,刘叔留守在家收粮食的爱人不慎从农用车上摔下来,被好心的邻居送往医院救治。伤势严重,医院大夫需要进行截肢手术,以保住她垂危的性命。从外地赶回家的刘大叔,看见可怜的爱人躺在病床上,哭得像一个孩子!为了全力治疗爱人,刘大叔取光了存折里所有的积蓄,那是他在工地上没日没夜地工作,换回的血汗钱。好在,爱人术后性命无忧,但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下半生。   刘大叔是他爱人终身的依靠,也是指引她从黑暗走向光明的领路人。爱人截肢后郁郁寡欢,总觉得自己比别人矮半截,白天不敢出门,晚上胡思乱想。刘大叔外粗内细,完全摸透爱人悲观的心理。他时常安慰道:“有啥大事儿,没事儿,人家霍金不都是在轮椅上研究宇宙的么,听说那位同志临走时候还攒了好多,那个,那个扣扣币,诶,不对,不对,反正,反正就是什么币吧,那玩意儿贼值钱儿了。”爱人哭笑不得,一脸苦笑地回复说:“没学问就别给那儿拽,连叫啥币都弄不清,还给这儿劝我。”   爱人渐渐走出阴霾,她和儿媳妇一起,在村儿里开了一家美甲店,用刘叔的话讲:“干那玩意儿贼挣钱儿了,坐着就把钱给挣了。”   刘大叔自个儿也没闲着,工地上那套技术活儿到哪都管使,这儿干完跑那儿,那儿干完就换下一家,反正呢,就是不让自个儿闲着。“只有享不完的福,没有吃不完的苦!”他时常这样教育孩子,身体力行地将勤奋吃苦的秉性传递给家人,也成为邻里乡亲眼中的模范。   邻家如有困难,他第一个出手相援。前些时候张大伯家的房屋漏水了,他的儿女长年在外务工,自己那身子骨也不顶用,就喊来刘大叔过来帮忙修补。刘大叔见状,爽朗地说道:“您这么大岁数了,就别操那心了,今个下午俺儿子从北京务工返乡,俺俩就把你这活儿给办了,轻松加愉快么,小事儿一桩。”张大伯由衷地感谢,硬要在他们父子干完活儿后请吃便饭,刘大叔二人硬是不肯。   刘家付仅用一年时间便顺利脱困,村民们都相互传颂,为此给他起了一个时尚的绰号,名曰“励志哥”。励志哥,源于他为人阳光能干,像小伙子一样热情似火,总有使不完的劲儿,干不完的工作。   2018年的初夏,刘家付以超过半数的投票,当选为东苏庄村第九届村民委员会主任。“贫困户当官儿了,当官儿了!”这消息在邻里乡党,乃至整个县市都炸了锅。任职演说中,刘大叔满怀信心地说:“咱们全民的偶像习大大,经常说,扶贫先扶志,扶贫必扶智,这话没毛病,我就一个字,那就是干,那个啥……主要呢,除了说这个,俺也不会说啥,谢谢大家,谢谢!”村民们哄堂大笑,都在为眼前这个既励志又特别的村官儿鼓掌庆贺。   采访临行前,我又在村口看到正在为乡村厕所改造工作而忙碌的刘大叔,他依旧是一身脏兮兮的棉袄,还有沾满泥土的裤脚,我心头暗自酸楚。这份心酸,这份感动,源于对已过六旬的刘大叔的百般心疼,源于对瓦岗基层干部的无上敬畏,源于对乡村未来的衷心展望!   跟大叔告别,我的第一句话由心而发:“刘大叔,我今年30岁,您63岁,虽然岁数差别较大,但我想仍想叫您一声刘大哥。”   “这孩子,你爱叫啥叫啥,叫哥哥不错,显年轻哈,还有啊,有空常来哥这儿坐。”   没等我说明叫哥的缘由,他又被村民叫走干活了……我只好把事先备好的第二句话,放到心里。   “大哥”的内涵,是对于刘大叔内在、年纪、与外在活力极不相符的合理解读,也是,我对刘大叔不凡一生的诚挚褒扬!我想,他会懂的,因为他身边有很多的像他一样的大哥。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