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冰心】含泪的笑(散文)

时间:2020-01-15 01:01
     公爹,说好的,不要为大家送行。可他那饱经沧桑的古铜色的脸,固执得令人惆怅……   他从那又黑又深的土窑洞里钻出来,默默地跟在大家后面,“踏踏”的脚步声重重地敲击着大家的心,像是诉说着“寂寞,寂寞”。难道,人生的悲歌就是如此一代延续一代唱下去的吗?   我不忍了,我说,爹,走吧,跟大家一起到城里去。   爹低着头,还是那句话,我还能动,不麻烦你们。   万端感慨涌袭着我的心,爹,不要说那句话吧,你已六十有余,难道只有在您不能动的时候才有权力享受儿女们的赡养?人都说,公婆儿媳间有一道天然的鸿沟。可我不信,为人都有双层父母,为什么一定要搞一些鸿沟出来呢?何况您及早丧妻,为拉扯儿女一生艰辛感天动地,身为儿媳又怎能不倍加敬仰?   于是我说,大家会相处得很好。   他说,是,我知道。   我说,那就走吧。   他说,不,家里有牛,有地,还有猪……   我说,大家都已自理,你何必苦苦熬煎自己?   我舒畅,我乐意!   于是沉默,于是走。   “踏踏”的脚步声又像诉说“孤独,孤独。”   我于是回过头说,不走了,再陪您一天。   他脸一沉,外面有工作耽搁不得,不用管我,你们只管走。   一股酸楚顶上我的眉骨……   一切都在无言中。我总是被许多东西所感动!一个老人,一个在黄土地苦苦刨食的老人,只要还有一口气他就决不向儿女索要丝毫,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只有山里人才会拥有这种固执!无论水土多么无情地流失,而黄土地的厚度却是永恒的。   ……   上了车,公爹在车下巴巴地望着大家,眼神里充满眷恋,充满折磨人的思念。我不敢看那双眼睛,我甚至不敢抬头。   我说爹,回去吧。   他点点头又一次嘱咐,不要为我操心,好好工作。说话的时候,他的眼圈整个都红了。   我又说,爹,回去吧,要保重!   他突然涌了满目的泪连声说,我保重,我会保重……   眼里涌着泪却分明又在笑。   他于是侧转身,仰起头,看看天,看看山,以此掩盖他的失态。而那弯驼的背影却在我记忆中无法抹掉。   我的心被揪了一把,真想即刻跳下车,抹去公爹脸上孤独的泪水,再说几句什么……   然而,大家终于是走了。   这一刻我顿悟,世上没有比分别更凄凉,没有比说一声“再见”更需要勇气。   车徐徐启动,拉长了彼此间的牵连,望着公爹那镶嵌在大山里的背影,由衷地忆起往昔的一些事来——   那年公爹托人千里迢迢给大家捎去三个面人,正好是一人一个。信是代笔,千叮咛万嘱咐要大家一定吃下去,其意不明。大家在吞咽这又酸又硬的面人时,以为一定是要大家品尝他艰苦日月的心酸。于是,我回家劝他跟大家一起生活。他说他还要收拾那几亩地,断然拒绝。当我问起面人的事,他说天年不好,乡里人传说吃了那面人会平安度难,天机不可泄漏,你们心里知道就行,不要跟别人说。   哦,我恍然大悟。尽管这多少带了些迷信色彩,但这又是怎样一颗心啊!   记得,在我未过门的时候,也是在那孔窑洞里。屋里光线很暗,公爹坐在小凳子上低着头抽烟。屋里除去大大小小的瓷缸儿瓷瓮没一件像样的家什。公爹神色有些拘谨,拘谨中挟带着深深的愧疚。他说,他娘去得早,我一个人拉扯七个孩子,没攒下一点财产……他小心地瞥了我一眼,复又负罪似的埋下头。   我的心不禁怦然一动!敢情天下竟有这样的老人。他不仅没有感觉到自己功高无比,却还感到他给予儿女们的太少,还不够。   我依然是被这份无私的奉献情怀所感动。   于是我没有为难这个贫困的家庭,平朴简易的婚礼维持了这个家庭经济的平衡。我并且努力适应这个家庭的生活状态。   从此,我认识了一种人生。也从此对公爹有一种敬仰之心。   ……   汽车向前飞驶。我的思绪绵绵不断地向远处牵扯。此刻,苍老的公爹是在槽边喂牛喂猪呢?还是在田间锄耨刨铲呢?   是的,公爹没有动人的词汇,但他却用心在体现自己人生的价值……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