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指间】总与幸福不期而遇(散文)

时间:2020-01-14 00:37
     其实生活并不总是灰色的,当然也不可能总是明亮。在平静的生活海洋中突有一丝涟漪,大家会幸福很久。它来的倏然,又走的悄然,它不是很大,却对大家来说倍加珍贵。正是这些小幸福,让大家满怀着感恩去生活。   上周末,我报名参加了一个公益活动,去孤儿院陪孩子们玩。其实早知道孤儿院里很多都是身患残疾的孩子,虽然有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但是陪着孩子们玩了一个上午的我还是倍感沉重,出了孤儿院的大门始终缓不过来,满脑子里都是他们的身影。回家的路上看到此处竟然离红砖美术馆特别近,就想去看看,此时的景色定与初夏不同。我慢悠悠地走过夏日曾走过的河塘、回廊,初夏盎然的绿,此时已经被浓重的黄和耀眼的红所取代。我多感谢初冬还能看到这样的美景,簌簌飘零的叶子,枝头累满的串串红果,心情有所缓和,可是并没有完全从刚才的心境中跳将出来。看着在这里玩闹的健康孩子们,看着那一个个耐心的妈妈,稳健的爸爸,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想我与幸福相遇了,因为我一个上午看到了生命本身存在的两种状态,让我心怀感恩的走之后的路,至少上天没有剥夺我观赏美的权利。   从红砖美术馆出来,整个人的思维有些迷乱,竟然过了好久想买瓶水时,才发现我的钱包丢了。里面是我的全部家当,银行卡、身份证、现金,我想身无分文的我,钱取不出来不说,连挂失都无从挂起。那时的我是没有抱任何希翼的,因为我离开得太久了。再次折返,回到售票的姑娘那里说明情况,因为我已经买不了票再进去了。那姑娘很漂亮,笑起来很甜,替我担忧的时候,我的思绪竟然有一丝游离。她真美,她说就让我进去找找。其实,我只在最大的水塘边坐了一下,跑回那里,看到钱包完好无损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时,我竟然想哭。因为眼前有不少游客,邻座的几位大哥貌似满眼同情地看着我。那一刻,我觉得我和幸福再一次相遇了。   早晨出门时随手往包里放了本《小说月报》,想在去时的地铁里看的,可是在去的路上它却被手机取代了。我总是这样,每天拎着放了书的包,又重又累赘,有时两三天也不会在地铁上看一下。这本《小说月报》前些日子被装着来回多次都有些磨损,可第一篇的那个故事我始终没看一眼,扔到家里的角落,很可能我会与它永远错过,不巧,回去的地铁上居然看了。题目叫《马拉松》,我很不喜欢的题目,故事开头也很不喜欢,说主人公清晨吃过早饭就开始朗读,一个学究型的人,还是不喜欢,随后先容此人十二年前丢了儿子,仍然对此情节毫无感觉。   故事流转到曾经。主人公曾经是个直性子的人,不高兴便骂人,犯到他头上的人必会挨痛揍,老婆也会经常受各种打骂。当然每次跟人产生不愉快,打过他就忘了。结果还是会对人家好,该帮忙的帮忙,该交往的交往,对方不愿意交往的自然他也不会赶着去和好。女人他也只打自己老婆,别人的不打。这样的性格造成了他跟一条街的人都有过节,可偏偏他自己反倒不以为然,觉得自己没有仇人。不承想后来儿子丢了,从此他像换了一个人。街坊四邻他都帮,老婆不打了,邻居不纠缠了,生意不欺客,死守家里的招牌不挪窝,因为他觉得自己五岁的儿子一定记得自家的店名。十二年过去了,他的邻居终于把他的儿子“送”回来了。我说不出更多的感想,也不想对此人评论一句,但是,我感觉又一次与幸福相遇了。   回家后便头痛欲裂,许久不头疼的我实在不适应。我抱着被子跟师父说,我不喜欢自己了。因为我看到孤儿院里的孩子时除了心里难受怜悯,竟然还会觉得恶心,我为什么不能打从心底里爱他们,我为什么不能像其他志愿者一样有爱心?他安慰我说刚开始接触,这是正常的,不必多虑,我便吃了药安心去睡觉。   起床后便不再头疼,脑子里像刚洗过澡一样清晰。我总是很感谢头疼的日子,每次疼过后头脑就像崭新的一样,我感谢重新醒来的大脑,因为,我与幸福又一次相遇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