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晓荷·四季的故事】有妈才是家(散文)

时间:2020-01-12 01:00
     驱车去单位上班,路过家属区二十七号楼,看见楼下围着一群人正紧张地往楼上看。不自觉地抬头,突然看见六楼窗口有一个老婆婆正抬腿跨上窗台,看那架势是准备从楼上往下跳。我急忙刹住车,大声喊出声来:“哎呀妈呀!这不是琴姐姐的老妈嘛!”容不得我多想,我撒腿就往楼上跑。喘着粗气,跑上六楼,看见琴姐姐家房门大开着,琴姐姐正着急地站在窗台下,死死拽着她老妈的另一只腿哭求着:“妈,下来。妈!你干嘛呀?”房间一角站着琴姐姐的傻哥哥,只见他傻笑着,嘴里正含糊不清地喊着:“跳,跳呀……”见此情景,我紧跑几步着急地喊道:“大娘,快下来。听话!你再不下来琴姐姐会急坏的!”琴妈妈听到我说话声,居然一下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一丝欣喜说:“你是,你是打针的闺女,我想吃酸菜馅饺子。我要打针,我要吃饺子。”听她这么说,我急忙上前顺手拉住她的手说:“来,大娘,下来我给你包饺子吃。”琴妈妈终于从窗台上下来了,她亲热地拉着我,嘴里不停地说:“我要吃饺子,我爱吃酸菜馅饺子。”   听着老人不住声说想吃酸菜馅饺子,我想起几天前,琴姐姐拽着她妈来医院找我的情景。那天我刚从手术室出来,迎面遇到琴姐姐,琴姐姐说,她已经等我有一阵了,说她妈老年痴呆症,最近越来越利害了,吃喝拉睡都不知道不说,还每天趁她睡着了,半夜偷偷爬起来,自己偷着开门跑出去,甚至连衣服裤子都不穿。结果,人也冻感冒了,发烧了。来医院输液吧,她老妈说啥不输液,好不容易护士给扎上针了,她是乱动乱拽,没办法琴姐姐就来找我了。   领着琴姐姐和她妈来到我值班室,我让护士胖丁把大娘的药给拿了来,我决定给她输液扎针。果如琴姐姐所说,她直勾勾望着我手里的针,说啥不让我扎。我突然想起,我微波炉里放的饺子,就拿了出来,故意当着她的面,拿出一个饺子,咬了一口“吧唧”一下嘴说:“酸菜饺子就是好吃。”琴妈妈看我吃饺子,急忙大喊着:“我也要吃饺子,我要吃酸菜馅饺子!”这还真达成了协议,她同意扎针输液,我给她吃我的酸菜馅饺子。一饭盒饺子她吃的只剩下三个,药也输进了她的体内。输液期间,我问琴姐姐:“你老妈病了有好多年了吧,一直是你和你两个姐姐轮流照顾你妈吗?”琴姐姐说:“唉,一言难尽呀。以前是轮流照顾,自从我离婚回家住,她俩就几乎撒手不管了,每个月适当给点钱,也不来了,只有我白天黑夜地伺候呢。”   “那你工作呢?你工作咋办呀?”   琴姐姐深深叹了口气说:“那能咋办呀,我只能天天请假呗。自己老妈,能不管吗?两个姐姐都有男人孩子的,只有我是一个人,我只好请了常年病假。”   “那你毕竟刚刚三十出头呀,那你以后有啥打算?不打算再找了吗?”琴姐姐深深叹了口气说:“还找啥呀?离婚后别人给提了几个,结果一看家里这情况也就撤了,我找对象结婚,必须能和我一起照顾我妈和我傻哥的。一说这条件,人都吓跑了。你想想,谁会娶我这样带着家的呀!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就因为照顾我妈和我的傻哥,二十八岁了才在单位人的撮合下,和单位小李匆忙结了婚。小李家是外地农村的,结婚的时候,大家自己贷款买了个房子。两个姐姐说,我也结婚了,说是大伙凑钱给我妈找个保姆,伺候我老妈和我傻哥,这样大伙也能安心工作。结果第一天保姆来,看了我家的情况,说啥也不干了。我是家里最小的,老妈从小就疼我,我十三岁那年,和村里小伙伴去后山玩,脚丫不知道被啥虫子咬了,回到家就开始溃烂化脓,村里赤脚医生给开了药膏回家抹,结果是越抹越利害。最后烂得都快露骨头了。老妈急了背上我跋山涉水去了县里,最后终于在县里找到一个老中医,敷药打针的,才保住了我的脚我的命。老妈没得病的时候,家里有点好吃的都留给我,她病了后,更是每天看不见我就闹,别人她也不认识呀!没办法,我就把老妈和傻哥哥一同接到我的家里,刚开始小李还能理解,时间久了,小李就慢慢有了意见。结果老妈经常犯混,时不时就把大小便拉尿在裤子里,所以,一天到晚都离不开人照顾。小李工作三班倒,每天我白天上班,小李在家负责照顾我老妈,晚上我负责照顾。时间久了,我俩经常为我妈打架,结婚不到一年我俩就离婚了。离婚后,我就和自己的老妈、傻哥哥回到自己家里,结果,两个姐姐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隔三差五过来帮忙照顾,因为谁都各自家庭又要工作,即使每次来看我妈,我妈也不认识她们不说,还会骂她们,撵她们走。谁还愿意来呀!我只能全权负责了。”   “那你一个人照顾你妈和你的傻哥哥,也真够难的!”我随口说道。琴姐姐委屈地说:“难有啥办法呀,我有时候出去买菜,就一会工夫,家里就被祸害的不成样子,老妈不是拉在裤子里了,就是拉得满地都是。傻哥哥还喜欢来回跑,凑热闹,结果房间满是异味,一片狼藉。回到家,我死的心情都有了,给老妈刚收拾干净,转身弄地板结果还没弄利索,老妈又尿了裤子了。白天还好说,夜间,我会几次给老妈换尿不湿,一宿我也就能睡两三个小时,我这一天真是心力憔悴,有时累得半夜真想哭。我都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人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句话现在琢磨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有时候我也真想跺跺脚,狠狠心离开不管算了。但想想还是下不了决心,那毕竟是我的老妈呀!没有妈哪有我呀……”   “我要吃饺子,我要吃酸菜馅饺子。”琴姐姐妈妈不停地摇晃着我嚷着。我赶紧对琴姐姐说:“有肉馅吗?来包饺子。”包饺子的时候,琴姐姐和我说起了她妈想跳楼的经过。她说,今天不知道咋了,她妈早晨一起床就坐在窗口发呆,叫她吃饭吧,她就是不吃,还问外面干嘛总放炮。琴姐姐告诉她,是快过年了。她听说了,好像一下清醒了,哭着说她想闺女了。琴姐姐说,我不就是你闺女吗?她愣说不是。琴姐姐问她是不是想她的两个姐姐了,她听了后笑着点了点头。琴姐姐就开玩笑说,她们不会再来了,每次来你都把人家撵出去。这回好,过年人也不来了!就你这样,过几天我也不管你了,你就自己住在这吧。琴妈妈听后,楞了有几分钟,突然跑向窗户,说要跳楼不活了。   琴姐姐讲述完,叹了一口气说:“过不过年对我有啥意义呀,还不得照样和以前一样,洗这个干那个的,春节晚会我都没空看,年不年的对我真的没有啥意思了。”望着眼前只有三十二岁,却因操劳过度、已经半白头发的琴姐姐,我只能爱怜地拉起她粗糙的手说:“姐,过年了你就把两个姐姐叫回来吧,万一大娘清醒了认了她们,你还可以休息一下。顺便你还可以和你的两个姐姐商量一下,你老妈还是一起照顾吧。毕竟你的老妈也是她们的妈呀!”琴姐姐犹豫地望着我说:“那我就试试,看她们回来不?”我说:“是啊,不试试你咋会知道呀?你打电话就说大娘想她们了。”琴姐姐的傻哥也在一边说:“试试,妈想她们了。”   琴姐姐在我的说服下,终于给两个姐姐打了电话说:“姐,过年了,回家看看妈吧。妈说想你们了!”   大年初二,琴姐姐兴奋地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说,她的两个姐姐回家过年了,她妈竟然真认她们了。虽然只清醒一会,但也没像以前那么撵她俩,她们坐在一起包饺子,她的老妈也居然包了几个,嘴里还不停地磨叨说,过年了,初二闺女回娘家了。两个姐姐和姐夫还表示,以后一定会常来家看看,有空就腾下手回来照顾她们的妈!因为,有妈才是家!从电话里我听到了琴姐姐的笑声。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