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看来四十犹如此

时间:2020-01-11 01:17
  时间真快,十一月将尽。虽然,在心里,只有春节过了,才是一年。但也快了。   想想,四字开头的年纪,此生也只有六个好过了。虽然感觉自己还年轻。但终究还是老了。首先表现在体力上。   才毕业那会儿,和同学、同事或是朋友,喝酒,白酒,都敢吹,真是豪气干云。“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想想,仿佛还在昨天。不管喝多少、多久,哪怕到凌晨二三点,第二天,仍会满血复活。一过三十五,这场合,就不太喜欢参与。到了四十,更是能躲多远躲多远。不仅是怕数天,像大病初愈的慵慵懒懒,更怕是半夜醒来,不知今夕何夕的落寞和无奈。   于是,看看吧,健身的、养生的,中年人渐多。自己的身体倒也罢了,关键是上有老,需要你来照顾,更何况有些还是独生子女,你敢病吗?向下看看,孩子,大的,才上大学,翅膀不硬,不敢单飞,你能病吗?再看看相伴这些年的另一半,未必比你还健康,只能挺着硬硬啷啷的。   有时半夜醒来,想想前半生,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机遇,都如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房价,也只能扼腕叹息几声。再看看来路,几乎还有一半,虽然应当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获得感,但眼前,只能安慰自己道路是曲折的。   身体、事业还有人生,都这样不尴不尬,生活的态度也只能不尴不尬。能有生气就不错了,哪里还能有豪气呢?有些机遇,如果不能有十成的把握,也就想想;有些气,受着吧,谁让人家嘴大呢,顶多学学阿Q,说声儿子打老子,有时还要陪上谄媚的笑容,反正也不值钱。   “看来四十犹如此,便到百年已可知”。不知从哪里看来的这句诗,挺适合当下的心态。其实,四十岁时已经死了,只不过,到百岁才埋罢了。就如下午二时的太阳,虽然还很强烈,都知道是“王小二过年”。特别是看到办公室前才开花的蒲公英,都到年底了,不是晚了三秋吗?即使能结果,这气候,还能成熟?   反正这剩下的一半时间,病不起,也不敢死,只能将就活着。行尸走肉,心有不甘。怎么办呢?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这四十余年,虽然一事无成,但经历还是有的。有些事,开了头,就尽量做完美,求个善终;有些事,没有开始,那就多做点好事,祈求勿坠阿鼻地狱,来生了愿;既然天已过午,时光就蹉跎不得,做事更要讲究次序,乱不得。所以啊,要沉住气,不要费无谓的口舌,能理解的,自然不用说明,需要说明的那是不能理解的,由他去吧。反正来生未必相遇。   即使四十年来犹如此,剩下的时日也未必都可知。七十年命蹇的姜太公,在渭水滨不也钩了个咸鱼翻身吗?管仲身陷缧绁,当权的是被自己射了一箭的小白,竟然还能官拜宰相,一伸青云之志。谁知道哪片云彩会下雨,说不定今年是个暖冬,让办公室前初秋才开花的蒲公英完成一个完整的生产轮回呢。   四十年来犹如此,未必以后的日子犹如此。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