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荷塘】今年是一个暖冬(散文)

时间:2020-01-07 00:58
  一   塞北,今年是一个暖冬。   立冬无雪,小雪无雪,这个雪是就是下不来了。   一直喜欢冬的白,亦清亦美,白的雪,白的霜。就像恭候一位每年都会如期而至的老朋友,结果今年是左等不来右等不到,心里的那份失落感甭提多难受了。   塞北的冬天,嘴里哈的是热气,风里吹的是暖气。冬竟是这么的“暖”,我真有些想不通,天公作美还是不作美呢?   再暖的冬天,也应该有冬的样子,总该下点雪,总该结点冰。我每天上班路过的如意河,只是灰蒙蒙的,河道降低了腰身,宽阔的河床安然静卧着。   在城市的公园里,有冬泳爱好者把衣服都脱了,穿着裤衩在清凉的水里手舞足蹈,一点也看不出冷了,说是暖冬,我信!   冬天的城市,人们不闲散猫冬了,一副“奔命”的样子。   就那些街道忙碌的环卫工人,在冬天的每一个日子起大早,拿起扫帚从街的一头开始扫,一直扫到街尾,用铲子慢慢抠掉地面上的泥巴斑点。冬天的街道很干净,地上几乎不见垃圾,唯一留有空气中汽车尾气的气味,也许就是冬天城市自己的气味。   路上上学的孩子们笑呀、跳呀、欢呼呀,没有包裹得像粽子一样,爽朗朗地嬉笑着、打闹着。   冬好像从来不曾有过,见不着雪,看不到冰。   就连院子里的流浪狗也满院子转悠着,不肯进窝里。看来,现在冬天再冷,也冻不死狗了。      二   记忆中冬天总是很冷,西北风接连几天呼啸不止,要穿上防寒服、棉皮鞋,戴上毛线帽、围脖。去年买的一件棉大衣和一件羽绒服,脱了有点冷,穿着又有些热。   坐在公交车上的人很少见到穿棉鞋的,有穿雪地靴的,那是很稀奇的了。   现在我脚上这双单鞋也是新买的,今年是暖冬,凑合凑合就过去了。   穿着睡衣,搬一把椅子坐到阳台上,看着皎洁如水的月光,想着年轻时就知道的李白的《立冬》: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醉看墨花月白,恍疑雪满前村。   在这个冬天里,有这格外的意义。立冬了,笔尖的墨汁就冻了,李白的炉子里就生起火来,一天到晚温着一壶老酒,但喝醉了,还是要给立冬写一首诗。挥毫泼墨之后,那些诗句都凝成了一朵朵墨花儿。   不冷的冬日里,喜欢提笔写作,在朋友圈里晒一晒,偶尔会收到一些美好的赞语和祝福,这就足够了。   不冷的冬日,反倒愈加精致有味了。人生这条长路上还能有多少个冬呀,做自己喜欢的事,甘于平淡的心。心安,即是归处。      三   素心向冬,清浅入眸,那些拥挤在暖冬的心事,晕染成了无限的眷恋。   这个冬日里,女儿有了可爱的宝贝女儿,这成了家庭里的一件大事儿,我的心就像点燃了一个火炉,感到特别特别的温暖。   妻子早晨起来遛小狗,遛完后来不及吃口饭,就乘坐公交车,坐十几站到女儿家,去帮助做饭照看外孙女。   晚上回来,再遛小狗、做晚饭。来回折腾,乐此不疲,好似天气变化与她无关,外孙女是小棉袄套着小棉袄了。   冬天适宜抱团取暖,冬天总会过去的,一切总会向好的。   在阿拉善,坐在小酒馆里,与化龙喝酒,与曙霞聊天,一见如故,一见知心,该放下就放下,想喝就喝,苦乐自知。   突然听见对面那家酒馆里传来马头琴声,我走了过去,看见雾蒙蒙的窗玻璃后面热气腾腾的,一群外地人坐在桌后面各捧着一杯酒,凝视听着一个男琴手弹唱着,一个个脸上洋溢着暖心的微笑……   十一月中旬,我在卓资县参加了“内蒙古职工第五届职工文学颁奖大会”,我的散文《最后的毡房》获得了一等奖,期间与名家敞开心扉交流。这是一次历史性的相逢,也是一次心灵的暖融。   前两天有幸去成都参加“阳光学问大使成长沙龙”,去了两天没有见到太阳,天总是阴阴的,屋子里也没有暖气,溢满着寒气。听完老师的暖心的讲座,各个小组自发地组织了热烈的讨论,彼此敞开心扉交流着,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其乐融融,一点也不觉得冰冷。   在这个冬日里,我启程回到通辽,参加小外甥女的婚礼,这是含辛茹苦的姐姐的一件大事,四个女儿,一个个拉扯成人,上了大学,参加工作,结婚成家。看到一对新人喜结连理的场面,我感到特别的暖心……   回忆着这个冬天里的一个个温暖的场景,我想,这么过着冬,这冬可就真有点意思了。   冬天最适合谈恋爱了,牵手就不用担心手心出汗了,拥抱在一起的时间会更长一些,因为那样很暖,可以暖到心窝窝里。我先容的一对男女老乡正在恋爱的征途上,工程已经超过了一半,我为他们的心心相融默默地祝贺着。   冬临天下,感动情怀,一半烟火,一半诗歌。   冬日里,那一缕缕阳光,总显得那么的可爱,我的心总是那么的暖融……      注:该篇散文发于百家号微信,署名:阳光诗人孙树恒。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