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星月短文学】家常父爱(散文)

时间:2020-01-07 00:58
     家常炒饭,几乎每个人都会做。但我印象中,只有父亲做得最好。   爸爸做炒饭,食材很讲究,用的都是好料,而且不喜欢重样。常常把肉煮熟,切成细小的块,作为炒饭的辅料。还有就是每次做菜的时候总是稍微多炒一点,炒好菜后把大部分菜盛出留一些菜在锅里,放进米饭一起翻炒。我最爱吃的是火腿炒饭,爸爸从来不让用普通香肠,从来都是买价格贵2元的双汇或者金锣火腿。因为听说火腿添加剂很多,爸爸以前经常偷偷的少放半根火腿,后来被我发现了,便只好作罢。家里的东西一般都是妈妈买,妈妈总说:“你爸说要买鸡肉了”“你爸说火腿没有了”……除了炒饭用的材料,没见过爸爸对买什么那么上心过。家里没什么食谱,但是每天晚上我的那顿炒饭就像是不成文的规定一样,据说是晚上吃炒饭不长胖很养生。家里每天中午一定会有馒头,爸爸妈妈可能会吃米饭,我享受着自己吃馒头的“特权”。因为按照爸爸的说法,一天只要吃一顿米饭就好了,吃多了会腻,也就不那么香了。   爸爸大多数时候上班。但只要我在家,不论每天晚上有多劳累,他都会细心的为我做一顿炒饭。油要放少,大约在锅底铺成两个手指肚大的椭圆。肉和火腿要切得不大不小,酱油和五香粉要放的适量。米饭都是爸爸提前几天焖好冷冻存放在冰箱里的,每碗米饭都不多不少。我看过爸爸冷冻米饭,在电饭煲里一碗一碗的盛出来,家里的中碗,每一碗都盛多半碗左右。他在这个碗里拿出一些,又往那个碗里放上一些,反复几次,觉得大致匀称了才给米饭套上塑料袋,放进冰箱里。调味用的辣酱放多了会太辣,放少了却失了味道。我经常给爸爸的炒饭放辣酱,每次爸爸都夸我,“真行,放的刚刚好。”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捣碎米饭块和拌辣酱的时候,爸爸总是很有耐心的用铲子翻了一遍又一遍,脸上带着那种亲切的表情。炒饭用的是小火,就像爸爸的心情,温和而愉悦。铲子的声音并不重,听起来很好听。香味儿由淡淡的变成扑鼻的,是那种熟悉而让人舒心的味道。   现在炒饭已经进入了餐厅和饭馆。住宿的时候我经常吃学校里的炒饭。火腿肠是大片成条的,摆在炒好的米饭上层。我就吃一口火腿肠,再吃一口米饭,并不难吃,却完全没有了那两种材料细细融合在一起细腻喷香的感觉。在饭馆里我吃过他们的招牌炒饭-----扬州炒饭,食材比家里做的要丰富。黄色鸡蛋、红色火腿、粉色虾仁、橙色胡萝卜加上被炒得黄灿灿的米饭,可以说是色香味俱全。这样的炒饭很华丽,而且带着的不低的价钱。而家里的炒饭很实惠,没有那么漂亮,吃起来却并不比它差。离家久了,想念爸爸的炒饭,于是有时自己做一次来吃。把炒饭放进嘴里的时候,想起该给家里打个电话了。电话是打给妈妈的,这像是从小的一个惯例。嘘寒问暖后我说:“妈,我爸呢?”“在旁边呢!”妈妈和我都不会问要不要把电话交给爸爸,因为他说的最多得一句话是“那你和你妈说吧。”偶尔爸爸也会给我打个电话,总是我说的多,他说的少。爸爸不像妈妈那样总是恨不得把所有的叮嘱都说完,他只是说几句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话。   有人说父爱如山,有人说父爱如海。我却喜欢用一顿家常炒饭来描绘父爱。简单,朴素,却在岁月的每个日子不可缺少的存在。      2016、9、28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