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天涯】银杏(散文)

时间:2020-01-06 01:06
  风起的时候,院儿里的银杏开始落叶,落在了杂草丛生的地里,也落到了毗邻寝室的硬化地面上。硬化路面挨着寝室,是来往行人的必经之地。负责打扫的大爷每天都要扫,甚至责怪这叶落得无止境,刚刚扫完又落得零零碎碎。每当听到他这么说,我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好像我该去阻止他,但我又找不着合适的理由。   当秋来的寒霜逼迫大多数的树木枯黄了叶,落尽了叶,却有另一种奇观在自然界兴起,那是大家所看到的暖色调的彩叶。冷空气破坏了叶片的叶绿素,使原本被遮挡的更多叶色终于冲出重围,展现了出来。也许其他地方还有更多的风景,而此刻风景就在我眼前,却一叶叶被收尽了垃圾桶里,这何尝不是一种遗憾。   人因为目光的问题,往往着眼于当下,没有时间去欣赏自然的景色,也迟钝了很多的感官。但无疑的是,多数人都为扫干净的地面感到可惜,那里应该被铺满美丽的。当美丽阻挡了生活,美丽只能含泪的让位。   我并不了解,秋叶最美的情景是怎样的,究竟应该是红色的最美,还是鹅黄的最美,但我此刻钟情于这两树银杏。那羽扇一般的叶片,本身就是一种妙,放到童话里去,不仅不会损失想象的美感,还会增添典雅的趣味。而那满身都是羽扇的树,真的放到梦幻世界里去,她该会是一个多么动人的角色。   春来的时候,她是翠软的,夏天的时候,她是荫柔的,直到秋天来了,慢慢走近了,经历几场的霜寒或骤冷,才变成了令人眼前一亮的鹅黄叶色。它开始在树上闪耀着,或从树梢上掉落下来。不要以为她掉落了,没有生命力了,当你清楚的看到她们,你会觉得,那不是死亡,更像是另一场生命刚刚拉开帷幕。那种黄,像初生的芽,像褪去笋壳的笋,如刚刚新生一般。她不是干枯的,不是忧郁的,不是陈腐的,不像太多的落叶,她更像是一个精灵,即便落到地面也要像一只停靠着歇息的黄色蝴蝶。   晴日里,光线湛湛,叶片仿佛带着光亮,整整一树,盈盈成片,随着风闪在空中。而地面的叶,重重叠叠,环绕成圈,像穿在她身上的百褶曳地长裙。我时常在城区的公交车上,看到一颗颗银杏,成了街道上的主角,如此美不胜收。而树下,几乎没有被怎么收拾干净,质朴而明亮,一地的生生不息。我好想走进她们,拾一片起来,像拾起一片美丽的心情。看来,依然还有那么多人喜爱这样的景观,为此,可能对行走不够方便,可能为了不踩坏她们要绕上一些路,但我觉得,他们可能愿意为这样的美景放慢脚步,或者干脆停下来,欣赏一会儿。   地上的叶和树上的叶,两者仿佛都一样充满生机,只是上面的在随风跳舞,下面的在仰头而看。跳得累了,就坐到地上去当观众,直到一阵阵风,一遍遍的吹,吹来了冬天,她们就坐到了树根下,听从命运最无奈的安排。曾经碧绿的叶黄了,曾经鹅黄的叶枯了,冬天来了。   当冬天真正的来了,三九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她们也就全都消失了,只剩下苍劲的树干和密密的枝桠。那仿佛也是一种美,撑开着手臂,接受季节的无情洗礼。你会觉得,那象征着一种坚强和无畏。如大多数落尽叶子的树一样,她们已经习惯于看似无情的现实,而接受现实又何尝不是另一种自我的保护?那些常绿的树,一年四季总是披挂着叶,却给病虫害提供了一个安稳的家园,就如人一样,总是寻找最舒适的状态,这样的心理,何尝不是挂上了叶,却因此招来了病虫害,致大家懒惰,使大家庸俗。   小院的银杏叶已经落光了,只留下一些美好的印象在脑海里。但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其中的一棵叶色更黄,另一棵还有些绿就开始掉落。按说他们几乎长在同一个地方,几乎享有同等的光照,为何为产生这样的现象?或许就像一母同胞的兄弟,性格不同,生活情趣不同,对待秋天的态度不同,因此他们给人的状态和表现都是充满差异的。   银杏叶色的变黄到最后的掉落,是植物的一种保护机制,成都平原的气候是温和的,不像那些高原和荒漠,银杏只有在类似的地方才真正展现了她美轮美奂的一面。当昼夜的温差如此缓慢的推进,银杏叶徐徐改换着自己的面孔,不慌张,也并不着急。等到真正黄透,又是如此慢慢的卸下美丽,铺展在大家眼前。如此慢条此理,却给大家不一样的秋天感受。这一种慢的智慧,这一种追求极致的智慧,连银杏自己有时候也无法做到,就像小院里的其中一棵。   望着此刻已经卸下包袱的银杏枝桠,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即将轻装上阵的小伙,他已经做好准备,并在明年给大家带来大半年的美丽享受。或许,他的理想不仅如此,他还要结出一颗颗象征天伦的白果。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