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西风】雾中行(散文)

时间:2020-01-06 01:06
     为陪家人求医,不得不冒雾出行。雾中有霾,霾有害,早已更新为常识。走进雾霾里,近乎自戕自害。这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为了恢复健康而不得不接受损害健康的现实环境,像为了一口美味而见了无益健康的食品挪不开步时一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拧吧或者无奈。当然还是做了能够做到的保护。出门就戴上儿子给准备的口罩,那种前头有个小小呼吸口,上标3M的。3M是啥我不知道,头次见这种口罩还是四五年前出差北京的左家庄街头。那时候虽然感受到空气污浊,看到那种昏黄朦胧空气就想逃离,但还没去认真地了解过PM2.5之类是什么东西、有多大危害,也没想到霾这个词能火爆普及到今天这种程度。现在自己戴着这种猪嘴巴般的东西招摇过市,不用看都知道怪异,而那种闷与堵在脸上的热气,又叫我觉得如若不知道雾霾之害,不戴口罩出门,才是痛快。问题是确实知道这种望出去雾霭沉沉的空气里,充满了无数微小的杀人的刀片、刺尖或者蜂拥而来的吞噬者尖利的牙齿,所以我的神经不得不时刻绷紧着,生怕它们通过没有遮挡的口鼻横冲直撞杀入内脏,让如今本来不太牢固的心血堤防瞬间崩塌;还怕它们一时攻伐不下,会采取迂回手段,悄悄隐蔽潜伏于内脏某处,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趁人不备突然暴发一个“灵魂深处闹革命”,那就一切都完蛋了。发肤源自父母,生命来之不易,生活如此美好,我没有任何放任糟蹋的理由。所以我不得不捂着这个怪异的物件,像一头笨猪样摇摇摆摆行走在雾霾腾腾的道路上。   至于放任雾霾,看它到底能把人祸害到什么程度,在这样的天气里不加防护地走几次能达到怎样的病害程度,实在不敢去试。   走在雾中,我只能埋怨自己生不逢时,与一场好雾都不能相遇。曾几何时,我是绝对不相信运气之类说法的。现在一头扎进雾里,叫我不得不变得唯心起来。以前遇不见雾,那是地域环境使然。西北家乡十年九旱,风多沙多,人少车少,尤其在戈壁深处,根本就没有雾生成的条件。秋日偶然有一点湿度增加的机会,倘在酝酿中还没成型化雾让人欣赏呢,却已经被西风刮跑了。那时我还想不到,除了人西风也能有红眼病,见了河边生出丝丝缕缕一点白雾便“羡慕嫉妒恨”,见不得让人看到它的美妙去稀奇它。从书里读到雾这个词的那天起,我就梦想能到有雾生长的地方,亲眼瞅瞅它,拿手摸摸它,让思绪能在它的缥缈弥漫里散发一回,让目光走进它的神奇里茫然悠扬一次。然而。人生就怕然而,但你不得不面对一个个想不到的然而。然而,当到有雾生长的地方机会来临并真正走来的时候,才发现时势已经不是想象里的时势,雾也早不是诗词曲赋里描绘的那种雾了。   过去的雾是多么引人入胜啊!唐代韦应物的“秋城海雾重,职事凌晨出。浩浩合元天,溶溶迷朗日。才看含鬓白,稍视沾衣密。道骑全不分,郊树都如失。霏微误嘘吸,肤腠生寒栗。归当饮一杯,庶用蠲斯疾。”他走进雾里可以毫无顾忌地抚摸它,可以深吸一口或者多口雾气,品味肤腠生寒之感,回来喝上一杯,再把这寒气逼将出去,一点儿毛病没有。现在,谁敢如此?再看宋人葛长根的“淡处还浓绿处青,江风吹作雨毛猩。起从水面萦层嶂,犹似帘中见画屏。”如今“淡处还浓绿处青”虽则还在,但谁又有好心情站在那里品味帘中画屏呢!一见雾,想到霾,不赶忙赶路,奔逃般回家,哪里还敢逗留片刻。或许唐人白居易通过《花非花》早就抖到今天再也找不到过去那种雾的纯洁了:“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他早就预言,到了某年某月,许多人想象里的雾,便只是春梦,会像朝云一样无觅处了!   雾脏了,必然带着霾的标配加重人的生活压力和成本。此时,拿雾霾当作调侃或者批判对象,似乎理所应当。但回首一看人类自己干的事情,又得回到唯心的天感地应的报应说上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早知是害人害已累及子孙后代的事情,糟践污染时为什么不知吝惜收敛,今天已到现在这般模样了为什么还不知道收手,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继续在损害环境歧路上前行不知道顾惜自个儿的生存环境?为了过富足富裕的好日子而以污染生存环境为代价的畸形发展,危害到身心健康后又花费更大的力气、靡费更多财物搞环保发展医疗,这到底是咋回事嘛!明明是人的事情,偏偏把一个自然世界里非常美好的物象雾给弄得神不神鬼不鬼的,让人把愤懑怼到无辜的自然景象里,瞧,这一着“借刀杀人”“嫁祸于人”用得多好!   然而,还得回到然而。然而,哪怕再会甩锅,也改变不了英伦帝国早在20世纪初期就加身的“雾都(当然还有日本的东京、土耳其的安卡拉等)”美誉;哪怕再会耍孬,也改变不了AMAZON流域水土流失、酸雨成灾的恶性循环;哪怕再会标榜、再会逃避,也改变不了新德里、首尔、悉尼当然包括国内京津冀许多地方雾霾滚滚造成的生存灾难。事实上,今天的地球上,没有谁能逃得了气候变暖带来的一系列或明或暗的变化:雾被霾了,南极北极和珠峰的冰雪融化加速使得海平面上升了,森林火灾多了河流干涸了,留给人类平安快乐的幸福家园越来越少了……而今,走在成都雾霾浓厚的街头,我小心翼翼不敢声张(口罩罩着也声张不了),生怕把那样没有惊动的灾害惹恼了,轰然而来,猝不及防……   雾中行,看着来去轰隆的汽车,听着头顶轰鸣的飞机,我想到的是它们排泄的废气沉聚在空气里,像在一只本不干净的水瓶里又加注了几滴墨汁把水染的更黑,把霾添加了几许,让我的呼吸更加困难……远处朦朦胧胧地露出些楼影,它们似乎在朦胧里飘摇着,半腰处被雾霾的刀尖血口一点点地雕凿咬噬着,我担心它们跌倒,把里边的人吞掉;我又担心,我的口罩不敌楼宇,更早地被它们吃掉,之后又会进入我的脸鼻耳口……   对着连天雾霾,我害怕极了,现在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快快逃掉,回到我那空阔明朗的戈壁深处。虽知终将无处躲藏,管他的,能躲几天算几天好了……         2019年12月12日连日雾霾中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