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暗香】人生几何:断章取义(散文)

时间:2020-01-06 01:04
  一、河景别墅   习惯了有空就写点儿,不写不舒服斯基。好吧,一句玩笑,这种玩笑方式我读中学那会曾流行过。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不知道同学们是否安好,不幸却又幸运的是,我只知道一个高中女同学去世了。或许可以设想一个画面,死神拿着绞索对着大家那张毕业照说:“下一个。”下一个是谁?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呢?别人的原因,我也不知道,就我自己来说,如今我活着,是为了让叶子和天天活得更好。叶子婚前买那辆帝豪,快该换掉了;天天长大后需要的婚房,总要慢慢积攒起来;比这个更早的,是岳父母的房子,该翻盖一下了,盖完后,妥妥的一栋河景别墅,在上海的。一切都绕不开一个钱字,赚吧,想起来更早之前的一句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儿。”成年人的命根,是什么呢?      二、断章取义   以前老师让写日记,好像是要求一两百字,懒得写,觉得没啥好写的;如今,没人逼着了,每个星期我都写好几篇,每篇都能有2000字。话痨,我肯定是的。这世上什么人都有,喜欢安静的,喜欢热闹的,喜欢人前显贵的,我属于喜欢上网扯淡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模样的,本质如何,经常听群里那些作家提起,但是我仍然不懂,也没什么兴趣。我自己的日子,过得就像盲人摸象,摸到一点儿,我就记录下来。一篇篇的,都是生活的断章。断章取义,这个成语,我一直不喜好,因为我总觉得最后那个“义”字,是“意”更好。我每天咂摸着生活的那点滋味儿,边写边回味,酸甜苦辣都有,跟别人家没什么不同。十几二十年前,风华正茂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跟别人不同,愤懑于世上谁都不懂得自己,如今,早不那么想了。谁都不懂自己,多么幸福的事儿啊?能够拥有一片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      三、说说随便   叶子那句“随便”,让我颇是难受了一两个小时。或许更久,但肯定不超过半天。写出来之后,其实就已经过去,不过倒是引发了一些朋友的共鸣。关于随便这事儿,我就再多说两句。随便大致分两种,真随便和假随便。真随便是指对方心里没啥想法,或者对方虽然有想法,但他更看重你的想法,自愿放弃,把选择和决定权让渡给你。这种随便虽然消极了点儿,没有跟你一拍即合的那种互动幸福,但总体来说不是坏事儿。麻烦的是假随便,对方心里有答案了,等着你的答案说到它心坎里,否则就翻脸;又或者对方虽然没答案,但并不准备无条件接受你的答案,而是等着你提出能打动它的方案,如果没有,还是会翻脸。这时候,所谓的随便,其实是对你的考验,当然让人反感。生活中,叶子常反感于我对她的真随便,就如我会烦她对我的假随便。不过,总体来说,随便这事儿,哪怕是假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四、你不回来   有很长时间没回家吃午饭了,最近自觉脚恢复了大半,于是周一上午我跟叶子说:“我中午回来吃饭,骑共享单车,很快的。”叶子说:“你别回来了,就在单位吃吧,或者叫外卖。”“叫外卖二十来块钱呢,回家吃够咱们仨半顿饭钱了。”我笑着回。“你不回来,大家也就不用烧了。”叶子笑着说。我摇了摇头说:“那我不回来了,但你们还是得正经吃。”周日晚上的羊肉火锅吃了一半,周一中午叶子和岳母总归还有吃的,我不回就不回了,之后,我打定主意还是要回。虽然回给她俩添点麻烦,至少也能保证她们正经吃饭。“你不回来,大家也就不烧了。”这话让我想起了我的父母。以前哥哥和我在外读书,他们在家就是凑合吃的那种。有一次住校的我骑车回去拿东西,看到他们刚吃过午饭的桌子上就是一碟黄豆酱,一棵大葱,一盘没有半点肉的炒白菜,还有煎饼。想到我每周末回家,都是包饺子吃,还会有炒菜,甚至猪头肉,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全职在家的叶子,失去的比想像中还多,如果她在外上班,中午吃得肯定不会太随便。      五、小猪国王   我又用单位打印机新打了一页故事——《小猪照镜子》。上次的《忘事的小老鼠》,天天硬是读出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但我怀疑那是否昙花一现的超常发挥,好吧,哪怕真是突破了瓶颈,巩固也是必须的。每两天一个故事,这个有必要。回到家,我拿出来跟天天说:“你小老鼠读得很利害了,但只是老鼠国王,我这次要挑战你,看谁能当小猪国王。”本来不想读,觉得自己水平已经足以鄙视我的天天,决定接受我的挑战:“我肯定也是小猪国王。”他拿过去就开始读,这次,果然表现不像上次那么惊艳了,期间有几个地方,声音略微有点含糊。但值得欣慰的是,至少确认了一点,他的水平真得突破瓶颈了,比起以前那是强了太多。我给他指出了问题所在:“这篇你只读到了95分,不能当国王,只能当小猪王子。”看他不开心了,我安慰说:“但是,还是第一名哦。”“95分就是最好分了!”天天高兴地笑了起来。“是今天的,我明天会超过你,那我就是国王。”我逗他说。“你超不过我的,我才是国王!”他不服气道。      六、我知道   阅读是昨天晚饭后的事儿,读完了,让他休息一会儿,叶子拉着他弹了十五到二十分钟钢琴。我想着天天可能有点累了,就问叶子:“今天不用让他学习了吧?”叶子问我:“你今天累了?”我说:“我不累,我是怕他累了。”“他累什么累?”叶子声音又高了起来:“每天都要做专注力的。”我只好喊上天天去做题,好在小家伙并不排斥。一开始,他心思没收回来,出了点小错误,我很温和地提醒和引导他,却也就很快改正了。专注力课后作业是每天一篇视觉训练、一篇听觉训练,三次舒尔特训练。听觉最简单,我总觉得他那天有点累,就只让他做了听觉。不想小家伙状态很好,越做越快。“你状态好,大家就把听觉做完吧,这样妈妈出来,看到了就会大吃一惊,好不好?”我问他。天天兴奋起来,说:“好的。”于是,六天的听觉作业,大家十分钟搞定了,全对。叶子出来后,大家爷俩等着被表扬呢,结果叶子俩眼一瞪:“老师没跟你说啊?!每天做一篇,你都做完了,后面几天怎么办?关键不是做作业,是锻炼。”说了一通,我跟天天乖乖听着。等叶子进屋,我赶紧安慰天天:“天天很棒,妈妈是批评爸爸,明天大家做视觉,就只做一个。”天天浑然没当回事儿:“我知道是在批评爸爸。”      河蚌赌徒   2019年12月17日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