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星月】爱在穷途(散文)

时间:2020-01-04 14:38
        六月,万物当是饱满的。依了那山的厚重,那水的川流;生了那花的万种风情,那草的千般翠碧;泻了那阳光一地,那沙暖平湖;恣意了云的裙摆,风的羽翼;牵扯了鸟儿的欢鸣,蟋蟀的歌声。而这所有的一切,却无关了我的六月,一场不别而别,我自己做了自己的看客。红尘一场,我该怎样来吟唱这一首光阴无字的歌。   看过好多的那年那月,我又该怎样的倒带自己的人生。悔与不悔,都已然了结果。青春年少,太过饱满的颜色,输给情感的“赌注”,输给了爱的“包容”,输给了心灵的“懂得”。赢了就是理所当然,输了就是你不够爱我,自欺欺人的落幕。人生的幸福,谁为谁买单?两相无言。   还记得那个雨天,你撑起的临时港湾,胳膊随了雨季的情调,忘我得扣了“一生缘”。也许农村的婚姻和爱,就是媒妁之言,一次并肩,相看“两不厌”,便也给婚姻打包落款,从此你为爸,我为妈,终其一生,爱与不爱,都是别人的猜。   每天就那么守着一座房子,也许并不大,只是无时不感觉的空旷。四周的围墙,倒也在轮回的季节里,有着枣花的香,有着层层落叶的凉。一场场雨的临摹,日记上圈圈点点,时间被孤单充盈,也被这熟悉里的陌生静默的前行。四角的天空,我只能等那偶尔被你开启的门,远程的相聚,温我目光清凉。   那日,他抱着一个不大的鱼缸,还有两尾鱼,让它们和我在同一个屋檐下栖居,而你笨拙的嘴什么也没有说。从此,这个只有我一个人呼吸的地方,便也多了个生命。我每天侍弄着,感觉不再孤单,因为有“人”和我一起在呼吸,同这一半明媚一半清寂的时光。   日记一篇篇的累积,被一本本的摆放在那里。他从来不曾顾及,只是偶有的不遇,被斜视的三言两句。文字的世界,他也许真的不懂?也许真的不懂。于是我置于闲暇,就那样的不带任何的情绪一篇篇的翻阅,翻到最后,再一篇篇的撕碎。继而一篇篇的写给时光,再抛弃给时光。   一次无意,他带我去了企业。外甥正在电脑旁,几乎没有接触过电脑的我,却能看懂,陌生里竟那么熟悉。从此我的文字在Tencent空间落脚,这是缘,只是是善是孽都归于经年之后,也已无须了的说。   也许和文字交集的太多,就疏忽了一种风景在存在或许也美丽过。他嫌我不和他说话,可是我怕急了那种尴尬,礼节性的过场后是长长等待与沉默。他说只想听我说,可是我却找不到一个“对”的字眼来在他的心上涂上一撇可心的颜色。午后闲余写了个说说发到了空间,蓦地拿起了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输入编辑,然后点一下他的名字发送了过去。在长久的以后,一个心结便久住在了心里,“咬文嚼字,看不懂。”两边的沉默做了再无交集。   都说再深感情也架不住距离和时间,都说即便不语也当有懂得,可是没有交集的感情终将是陌路。可我又分明看见了他的爱,说不出的脉络与骨骼。他终日的惶恐和不安都在那眼神里恍惚,一致无理取闹的纠缠,又说不出一二的渊源。   也许纠结的东西也包裹着层层的爱,因为当可以面对一种存在的不痛不痒,存在着的视而不见,你对他来说也就无足轻重了。我弃了一座城,试图安抚现世安稳,隐姓埋名。日子的松懈无风无澜,意识的薄弱输在了起点。生活的拮据和工作的忙碌里我找不到的安全感,那微薄的情感被排挤,文字里的依附也生出一种毒,毒不至死,也危危可及了一种存在。   为了生活,兼职一份电子商务,继而冠冕堂皇的回避了一种“靠近”,累到不再说明也不再过问。网络对于他也许是永远的假想敌,突然想起了【中国式离婚】的一句话,“......把一切遏制在未发生时。”想想那么可笑,是不是要错杀一万而不留一个活口?也许对错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懂我,我也不懂你。   世间有多少的一见钟情?又有多少的相看两不厌?一句“我爱你”说出口很容易,一句“我爱你”做出来太难。现实不是童话故事,也不是说书唱戏。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遇见对的人,也并非所有的相守都是爱得真真岁月。人生的幸福大抵相同,人生的不幸千万种。和你牵手了一辈子,也许念了别人一生。   突然发现自己不爱了,也不会爱了。就在那个下雨的夜,你以为我会挽留,只是累了的心,不再看你的背影,熄了的灯就注定了终点的一程。   也许爱情来了不需要理由,走的时候会不会有恰好的借口?这些年来我回避着不去给自己一个交待,也不去抹杀曾经写意在岁月的留白。一年一年,雁去又来,花谢花开,陌上仍然着静默的足印起落。我知道诗养不起诗人,而诗人总是小心翼翼的养活着诗。   “妈,你看那边那位老伯那么大岁数怎么还背着行李?是要来还是要去?”这些年来儿子一直陪我逛马路,他说逛马路应该是两个人的事。   我缓慢的抬头望去,秋意里风掀起了额头的白发一缕,“应该是落叶归根吧!这世间没有那么多的传奇,锦衣还乡,或者重病寻来桑心地。   “妈,我帮您出本书吧,您辛辛苦苦写了那么多不想留个纪念吗?"”儿子一脸虔诚的问。   “不用了,我要书干什么呀?我写,只是因为文字里有个灵魂懂我,陪着我。”儿子一知半解着,”给妈唱首歌吧,那首《原来你也在这里》好像是刘若英的。”   儿子笑着说女生的唱不了。一会他的手机里缓缓的音乐流淌,“......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突然想回过头去再看一眼,只是回头里空空,他已不在视线。   可不可以不给自己交待?爱在穷途,不给对错冠字牵强的理由。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