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暗香】月夜牧歌(散文)

时间:2019-12-31 11:41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秋天的月亮像个害羞的姑娘看着人间,我用余光偷窥着月亮,那一寸寸阴柔的月光似有似无。我推着自行车,漫不经心地穿过一条条叫不出名字的街道。我的身体被这座陌生的城市温柔地包裹着,我的影子被横七竖八的街道无情切割着。我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在这个月夜无声地放声歌唱。   月色朗朗,星光点点,空寂的街道容不下半点喧闹繁华,我开始想念那些夜夜走过这里的人群,我开始想念那些匆匆消失的背影。我坐在一处台阶上,凝视着远处高楼大厦上醒目的招牌灯,红红绿绿,闪烁不止,甚是惹眼。忽然想起往日路过这里时的场景,红灯亮起时,拥挤的人群有秩序的杂乱排列着,数辆光艳的轿车呼啸驶过。我在人群中看着人群,我眼中的人群没有我,我应该坐在某辆驶过的轿车里,随意一瞥人群,惊讶地发现了自己,而后开始于灵魂处安心于田园生活,或者醉心于月夜下牧童口中的歌谣。   在有些月夜里,我想做一个哭泣的孩子,等着母亲和外婆的摇篮曲轻轻安抚,我在三棵樱桃树下开始追逐着蝴蝶而去,几只青蛙躲在外公家的水田里呱呱的一阵乱叫,我惬意地躺在田垄上,柔软的杂草被我压倒,它们生命的气息被我的身体点点汲取。我能清晰地听见它们的窃窃私语声,似乎是在讨论着生命的厚重。我闭眼,充耳不闻,我只愿将自己交付给那些我日日走过的竹林,它们见过我咯吱咯吱地笑,也见过我呜呜咽咽地啜泣。我愿意在静谧的夜晚放声歌唱,歌唱我内心汹涌澎湃的岁月情怀,歌唱我在生活的洪波中依然能保持一颗善良的心。   有时候,我真的不在乎身外的一切,我看轻所有,我试着超脱物外。我想学习道家人打坐参禅、品茶论道。可我并无慧根,我的心早已在物欲横流的尘世被玷污。身体不干净,尚且可洗,心灵不干净,只能诛心自救了。我十分清楚,只有月夜漫步沉思方能打破我内心的枷锁。   我安静地坐着,耳机里依然单曲循环播放着《雨的印记》,那些熟悉的旋律已经和我的心跳声配合得极为默契。我停下思绪,用心地看着月亮。我长这么大,也从未如此认真地看过月亮。我想大概原因是我既没有唐代诗人们的万顷才思,也没有值得我永远低头弯腰的六便士。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我却可能为了六便士弯腰。看来我是个没有骨气的人。   天空中的月亮在我的生命中从未如此漂亮过,近似透明的皎洁,边缘处缺失的那一小部分修补着我残缺的内心。倘若今日的月亮和中秋的月亮一样圆,似乎会少了一些味道。月亮在云层中缓慢移动着,一团团霞云隐没其中。   小时候,我在想,太阳是我的右眼,月亮是我的左眼,我的眼睛里是树林阴翳的大山,是奔流不息的大江大河,是郁郁葱葱的农家田园。我会牵着一头水牛,骑在水牛背上,吹着竹笛,或者嘴里哼唱着月夜牧歌。而水牛把头埋进水田,咀嚼着肥美的水草。不远处,我希翼看到一群自由自在的鸭子拍打着翅膀,嘎嘎的乱叫一通。我疲倦时,则躺在一堆柔软的杂草上,安然入睡。梦里,月光倾泻,我在一阵阵凉意十足的晚风吹拂下醒来,我抬起头,看见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缓缓地落了下来。月亮离我越来越近,快要紧贴我的脸颊了。月光也变得更冷更亮,像浓稠的米汤。我张开嘴,疯狂又贪婪地饮下月光。月光是清甜的,带着桂花的香味。那一刻,我是人间最幸福的人。   还记得多年前,我刚进入社会不久,我坐在一辆小货车上,透过一根根手指般粗的电缆线缝隙,我看到了月亮,那是一轮被电缆线切割了的月亮,千疮百孔、伤痕累累。我呆呆地注视着月亮,我只恨自己离月亮太过遥远,我应该用灵魂和生命去拥抱月亮。月亮会在我灵魂得到净化后的某个夜晚里推开我的窗,然后优雅地站在我床前,聆听我梦中的呓语。   月夜是今天的夜晚,牧歌却是属于过去的夜晚。站起身,在路灯下行进着,一些树影似乎是在同情踽踽独行的我。我并不领情,每每走到树影下时,我都会快步离去,我担心树上突然会掉下一颗秋天的果实,然后无情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秋天的月亮像个害羞的姑娘看着人间,我用余光偷窥着月亮,那一寸寸阴柔的月光似有似无。我推着自行车,漫不经心地穿过一条条叫不出名字的街道。我的身体被这座陌生的城市温柔地包裹着,我的影子被横七竖八的街道无情切割着。我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在这个月夜无声地放声歌唱……      2019.10.15竹鸿初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