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看点·光】关于从前的浮想联翩(散文)

时间:2019-12-31 11:19
     对于一个听故事的人来说,从前无疑是个很诱惑的词汇,仿佛魔盒开启的那个瞬间,光芒万丈。   对于一个编辑来说,从前其实也是个很有想像力的词,它可以延伸到无穷的过去里,而这过去则有无限的可能。写作故事有个莫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混淆记忆,甚至可以虚构记忆。这些不确定的元素很让人愉悦。   事实上记忆这个事情也是极为不可靠的,这个事科学已经证明了,回忆过去是种乐趣,对于编辑而言,自己就是过去的魔法师,写作可以穿越时空未来。譬如我现在就在考虑,到底我该从什么地方入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而这些过去成为了经验,一代人的过去就成为了历史,隔离得太久远的苦难对于大家是隔膜的,事实上就连想像也非常艰难。   人类本身就是趋利避害的动物,譬如我自己就不喜欢听老一辈的人诉说苦难,苦难故事本身就让人不安,况且那些故事还真实地发生在自己亲人的过去,有时候我在想,我之所以去回避倾听这些苦难,也许认为苦难是一种心灵负重,自己没有理由去承载它。   就好像大家这个年代出生的人不敢想像过去还有吃不饱饭的人,当然,过去的人也绝不可能想像到现在的孩子为了读书付出多么高昂的代价。所以我认为,苦难这个东西任何时代都是有的,只是换了方式而已。当然,相比老一辈所遭受的心灵和肉体的双重摧残,大家这一代人是幸运的。   但是有的事情是无法比较的,比较本身就是个荒谬的存在,在我个人看来,活在太平盛世没必要去比较。用过去来比较现在徒劳而无意义,时代毕竟要前进,思想和观念也必须要跟着亦步亦趋,过去既然已经成为历史,也许历史可以给大家殷鉴,但绝不能固步自封,沉浸在过去里无法自已。   当然,这些都是个人的想法,生活会让人产生很多想法,特别是蛰居冥思的时候,那些过去的事情就会历历在目,它们浮光掠影地在脑海里流动,好像一幕幕混沌而又清晰的画面,使人茫然。   其实我也知道茫然的情绪是要不得的,但它偏偏会在心头滋生,就好像我无法回避窗外的一阵风,天空下的一场雨,心灵是不可预期的,也是不可琢磨的,人心也有模糊逻辑,就好像有时候无法判定回忆的真伪,不过那些对我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不想把它们写出来。   对于我来说,心灵的成长的确慢了些,但正如有本书说的一样,每个人的成长都有自己的时区,慢有慢的好处,慢会让心灵的肌理更加的绵实丰富。经过这么多年的修行,我知道有的事情你急不得,你只能慢,在缓慢的成长中得到收获,我觉得对于一个编辑来说,慢不是坏事,即便无法功成名就,文字上的修行起码也能让心灵变得坚固精致,变成风雨无法侵袭的堡垒。   对于编辑来说,从前也是一个矿藏丰富的宝藏,王小波也曾经说过,发生过的事情奇妙无比,我喜欢他这句话,但我觉得,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也能变的奇妙无比。   就好像我没事在金沙巷子里瞎逛一样,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会浮现在脑袋里,我认为金沙巷子能给我带来灵感源泉,假若有一天我功成名就,也许我走过的巷子都能成为名胜古迹,就好像现在的高尔基街又或者是某某名人的故居,更或者像那些古代酒家一样写着匾额太白遗风一样,假如我有一天大火特火,我所走过的巷子都会被人铭记,成为历史遗迹。   有时候我会想到这些,而且还会发出无比狂妄的微笑,我知道无数编辑都这样的想过,但他们都不敢这样说。   我老婆说我是吹牛皮,是超级牛皮客,用金沙的话来说,我这叫款天壳地,其实哪一个编辑不是在虚构故事中成就自己,所以我觉得我老婆批评得非常对,我的确是个牛皮客,小说的本质就是虚构,假如我真是牛皮客,其实这还是对我的抬举。   在我生活的这个小城总有一些心怀叵测的人,他们会使用各种小聪明进行讽刺奚落,其中最利害的就是东儿逼不出老,假如一个金沙人微笑着夸奖你长得年轻,你千万别相信他的善意,他这是在讽刺你愚蠢。   这句话居然在金沙很流行,我也被人反复这样奚落过,其实我认为只有饱经沧桑的人和心灵贫困的人才会容颜憔悴,而显得年轻的人无非有两种原因,一是物质生活的富庶,二是精神灵魂得到了丰富的哺养,在一个极度蔑视贫困的时代,这句话在金沙仍然有着旺盛生命力,我感到很是荒谬,难道因为穷困而老得快就是一种夸耀资本么?   没有学问素养的市井讽喻只是一种低级下流的存在,真正心灵年轻的人才能抗衡时光的锈蚀,就好像周星驰希翼别人叫他星崽而不是星爷,就好像斯皮尔伯格八十岁还要玩玩具飞机,人的生长环境很重要,金沙显然不利于心灵成长,当然,在中国的底层阶级都是这样浑浊,在一个浑浊环境里生存,你必须要自带抗体,就好像诗人余秀华一样,我和周遭的人也是格格不入。我欣赏自己的格格不入,因为这样会使我的心灵仍然鲜活一如少年。   格格不入并不可耻,不甘于陷入市井泥潭也不可耻,正若我在家里坐在电脑面前敲字一样,这些行为都是光荣的,毕竟这是脑力劳动。当然,在很多金沙人眼里看来,唯有换成金钱的劳动才有其价值存在,所以金沙不可能有王小波这样的作家,这里没有学问宽容。   就拿我前几年去文联的时候,作家们都在讨论稿费,这让我感到难堪,但现在我想讨论稿费的时候,又失去了和他们讨论的兴趣,所以我认为在金沙作家圈我也是格格不入的。我比较适合的是和网上读者交流,和文友之间的愉快互动,这些才是要紧的。这些也是我生活中重要的部分。   而且现在我认为自己更有底气这样干了,毕竟今年已经到手几万稿费,虽然和朋友们相比我这点稿费只是他们的皮毛,但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满足,写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五位数的稿费,这让我感觉到写作也是如此温暖的事情。   对于我来说,从前是值得回顾的,回顾本身就带温情脉脉的成分,但回忆也是糟糕的,正如人生的起伏一样,总有些糟糕的剧情跳出来,让人情绪难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史,这些历史应该都非常曲折,这些心灵史是受到外部世界侵袭所致,被温暖过,被伤害过,甚至被重重撞击过,没有人能一帆风顺的成长,优裕的物质生活也无法解决心灵的苦难,在灵魂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人心遭受的磨难并不一定用金钱能够疗愈。   就我的经验看来,虽然物质优越无法拯救灵魂贫瘠,但丰厚的收入却可以让你抵御那些不必要的伤害,在这个世界上,有钱并不仅仅意味着你的生活保障,而且它还能在某种程度上维护你的尊严。   当然,保护自己的灵魂不被金钱左右也是很重要,毕竟金钱这个玩意儿会让人吞没良知,所以在敬畏它力量的同时我也抱有警戒之心,希翼神灵保佑我不要迷失在金钱面前成为它的走狗。钱固然重要,但这世界上一定还有比钱更为重要的东西,人一定要有信仰,没有信仰的人都是王八蛋。   在我个人看来,真正愉快的写作就是我现在这样,我可以信马由缰地写,不受任何主题的拘束,自由自在恣意妄为。这就是写作的快乐。   当然,写小说也有其乐趣,把一个虚构人物置身在我为他定做的环境里受尽苦难折磨,让他得到成长锻炼,让他一步步收获成功,这也算是趣味,现在我考虑得更多的是,怎么把一个故事写得与众不同。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在违背网文创作的原则,但我知道一昧的模仿是没有成就的,假如自己写不出具有强烈个性化的作品,那也只能算是普通匠人,在我个人看来,真正的巨匠应该是别具一格的,只有写出强烈个人风格的作品才能有所成就。我觉得一定要在市场和文学性两者间取得平衡,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并不适用于其他人。   我的写作也是格格不入的,我不喜欢随大流,我希翼写出自己满意的作品,但一直到现在我都不满意自己的长篇,我认为缺陷实在太多了,只能慢慢完善学习。我很幸运自己能生活在21世纪,因为在网络上有读不完的书和看不完的影片,这在以前是难以想像的,我到现在都记得自己和父亲背着背篼去新华书店买打折书兴奋激动的场景。   现在我储存的电子书竟数据然多得几辈子都读不完,这实在是件难以想像的事情。有时候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千亿万身家的富翁,面对着这浩荡财富茫然叹息,选择太多反而无法选择,现在我多少理解了富人的痛苦,不过即便这是痛苦也是心甘情愿的,譬如我没事就会摆弄我刻录的影片光盘和几十个数据U盘,感觉自己简直富甲天下,无人能敌。其中的快乐无与伦比,美滋滋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从前只是一个告别式,虽然我有时会回忆,但真的要我选择,我也绝不会穿越时空,毕竟没有网络的过去实在是太痛苦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