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暗香】那棵葡萄树(散文)

时间:2019-12-27 02:58
  下雨了,单位阳台上的那棵葡萄树上爬着数只蜗牛,大大小小的,摇晃着柔软的触角。背上背着自己随时都能躲避危险的房子,悠闲的、安然的、蠕动着。如果相遇,有的不打招呼,插肩而过;有的并排相近,彼此聊天;有的上下相随,紧追不舍;有的快速藏在枝的背后,似乎在捉迷藏;有的爬在叶子的上面,静静的,享受绿的滋润。我给它们拍了数张照片,近的、远的、群体、特写,它们显得很自然,很平静,平静到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整个葡萄树是它们的领地。任何人的到来,都是多余的。   这棵葡萄树的品种是巨峰,已经很多年啦。记得六年前,刚调到单位的时候,葡萄藤爬在用细的竹竿、废电线搭起来的简单的架子上,覆盖了半个阳台。阳光从碧翠的叶子中间穿过,地面上洒满了星星点点的光影。空中,坠下来很多绿色的葡萄,很是诱人。   门卫的宋师傅,是一位很勤快的人。他把阳台当做是自己的部队,大花盆小花盆小花池里什么葡萄、韭菜、喇叭花、毛毛花、花椒树、铁树等等。在他的管理下,长得都非常好,他每天都要检阅他的这些兵。那一树需要浇水,那一棵需要施肥,那一苗需要换土,他会随时处理。不多时,那棵葡萄树上的好多绿珍珠变成了紫玛瑙,他就摘上一些,分给大家吃,酸酸甜甜的,真的很好吃。   随后的一年,葡萄树上结的葡萄明显比以前少,宋师傅发现葡萄树生虫子了,就用针管,给枝里灌注药济。很快,葡萄树又恢复到了原来的生机盎然。再后来,门卫撤销了,宋师傅不在机关楼了,阳台上的所有的植物,就像是一群离开了母亲的孩子,没有了关爱。只是有时候,谁无意间到阳台上去发现了,才给它们浇浇水,其他时间,就凭借老天赐予的雨露生长啦。   渐渐的,阳台上的花啊草啊,有的生命力强点的,鼓足勇气,展示自己;有的慢慢的变得枯萎,以至于死去。葡萄树还算坚强,前一年,挣扎着,结了点葡萄,很小。就像是小时候在棉花地里吃到的野葡萄,味道酸酸的,没有了原来的那种甜。今年,葡萄树上的叶子已经非常少了,只是顶梢上长出来几支,叶面有很多黄的斑点。葡萄一颗也没有结下。整个葡萄树上的皮,就像枯枝爆开,涨裂不堪。   也许,蜗牛就是借着树皮裂开的缝隙来生长栖息的吧。我不知道蜗牛吃不吃树叶,只知道树上住着很多蜗牛,只知道蜗牛喜欢生活在阴暗潮湿、腐质多而且疏松的泥土中。也就是说,这棵树,名字可以叫葡萄树,但实际上,它已经成了一棵没有人管理、没有人在乎、被人遗弃、被蜗牛占居的枯枝腐桩啦。   于是我想:一棵树是这样,那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团队、一个企业,一个社会,是不是也如此呢?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