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清风】母亲(散文)

时间:2019-11-28 05:00
  母亲今年七十三岁了, 是一位比祖国母亲生日大三岁的普通中国女性。   她 一生哺育子女六个,不幸中途夭折一个,现存四女一子。她勤劳,酷爱子女。幼年曾是个大家闺秀。母亲姐妹四个,姥爷是位建国前的银匠,在姥姥和姥爷的呵护下,母亲幼年生活在当时经济不太富裕的建国前无疑也是很幸福的!   可是好景不长,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入中国大地的时候,一夜之间姥爷成了第一个牺牲品,被日本人在一个叫“里庄摊的”地方和村里所有的男壮丁一起杀掉了。姥姥带着四个孩子在山洞里藏躲了七天七夜,当时年幼的小姨还不满周岁,母亲也只有三岁。在母亲幼小的记忆里能吃上顿饱饭便是最大的奢望,能有个安稳的“家”是幸福…… 母亲开始了兵荒马乱的童年!   后来,母亲有了“家”,一个终身值得依靠和信赖的父亲的家。当时母亲也只有十七岁,奶奶和爷爷如获珍宝把母亲当掌上明珠!   当她的第一个女儿诞生的时候,祖国母亲正是困难时期,历史上的“饥荒年”。到处没吃的,大街上,村庄里……尸横遍野,每天都有因吃不到东西而饿死的人。母亲吃草根,树皮依然把她的孩子养大了,虽然个子矮了点但能存活下来也是万幸了!   母亲一生没上过学,只是在文革结束,当时的“扫盲班”识了几个数字,会认识钱和数字。可在家里,母亲的经济账却算得精而又精。当时我年幼贪玩,少年不识大人愁滋味!每逢过年就急得找母亲要穿新衣,因为在排行最小的记忆里,穿姐姐们剩下的衣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只有过年母亲才会亲手为我缝制一件漂亮的新衣。   后来长大了,参加工作了再也不用母亲做衣服了!闲暇时回到家里,不经意间母亲翻出了一件漂亮的粉色曾经缝制了一半的衣服,告诉我说,这是以前准备为我做过年的衣服,可如今女儿都长大了,衣服都小了,还没制作成。母亲伤心的说“唉!可惜又浪费了一块好的确凉布料”!   身为人母,女儿出嫁是再高兴不过的喜事了!出嫁那天母亲亲自为我包了九九个饺子,并告诉女儿,以后的日子要天长地久。相夫教子,入乡随俗。   很快,我也初为人母。虽然成年,可对生儿育女还是茫然不知。是母亲忙前忙后,当时孩子早产,所有医院都不接收害怕孩子大人有危险。母亲不会骑车,当时连电话也没有,母亲徒步跑了好几家医院,好不容易才有医院同意接收,等到一切安排好已经是晚上12点了,她不顾自己的疲劳,跑十几里地回家为我做饭。买棉花,找日用品……直道小外甥女平安降生。等到其它亲人都赶到时,她已经累倒在我的病床前了……   母亲是位“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每当大家孩子们因不喜欢吃的东西而浪费扔掉的时候,母亲就会狠狠地骂人,数落的大家简直无地自容。可仔细回忆,母亲在当时经济不富裕的八十年代,家里供用的细粮不够吃,粗粮如玉米面,孩子们没一个愿意吃的。母亲就做两锅饭,孩子们吃细粮如白面,大米。而她自己独自做玉米面吃,还一个劲地说,好吃,好吃……   母亲也是一家国营企业的职工。母亲的生活很忙碌,每天除了上班之外,回家还要料理家务,带五个孩子。稍有闲暇还帮邻居,亲戚,朋友……带孩子。人家要么给她点物质需求,要么就给她额外的工资。母亲就用来贴补家里孩子们的开销。为父亲分担生活的压力。邻居街坊相处极是融洽,闲谈时都夸母亲是父亲的半边天,是个很能干的女人。家里门牌上经常挂有“五好家庭”的小牌牌。那是社区对母亲的额外奖励!   母亲还是位与时俱进的老人。今年端午放假回家。老人告诉我说回来吧,山西长治发展好了。工作条件和大城市一样了,银行周六也开始公休了。你看咱家门口长治上党区的大公园也修建好了,不信,我陪你出去走走看看!   当时天色已晚,老人在夕阳晚霞的映衬下勾勒出了最美的轮廓。她拄着六十生日时我给她买的拐杖,站在夕阳的余辉里送走一个又一个落日,又迎来了一个又一个改革开放后中国黎明前的朝阳!坚实地安度着自己祥和的晚年!   2019-6-16下午父亲节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