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流年】双叶湖畔赏春红(散文)

时间:2019-11-27 04:25
     风柔云漫舞,春暖花渐开。   在春风的吹拂中,蛰伏了一个冬天的大东北悄然苏醒,苍白冷硬的线条渐渐舒缓,有了些柔媚的风情。漫山遍野的映山红似在一夜之间被春风唤醒,扎着堆连成片地怒放,让人更加确信,春天真的来了。   映山红是北方山野中开放的第一朵花,是春天的使者。在冬天特别漫长冰冷的十几二十年前,更是把人们从严冬中解放出来的特殊讯号。映山红一开,便可以摆脱厚重棉衣的束缚,邀朋唤友出门踏青了。轻履薄衫,游山观景,从精神到肉体都洋溢着重生般的愉悦和轻松。   在黑龙江省鸡东县的向阳古镇,有一个美丽的双叶湖,湖畔的山岭上映山红花丛已是小有规模,每年春天去向阳赏花便成了周边城市踏春的第一站。   下了公路,沿着田地间窄窄的车道驱车前行,远远便可看到大片大片的红云在山间缭绕,忽浓忽淡,时隐时现,为枯寂已久的山野涂上一抹娇羞的嫣红。   打开车门的瞬间,温热的风便带着山间特有的味道迎面吹来,蔚蓝高远的天空薄云如丝,绵延起伏的群山隐隐泛着新绿,一种天高地远无拘无束的喜悦直抵心扉。   山上很热闹,许是知道映山红的花期不长,知晓花讯的人争相而来,唯恐错过盛放的美景。于是,山野间除了绯红的花影,又多了一条五色斑斓的人流,时聚时散,迤逦而行。   这片山区应该属于丘陵地貌,没有陡峭的高山,圆柔起伏的低矮山丘彼此衔接遥相呼应。行走起来没什么危险也不会太过疲累,反而让人生出面色潮红,轻喘微汗的惬意。   翻过一座小山丘,像是突然闯进了一幅美丽的画卷,开在眼前的花俏生生的,细长的花蕊顶着圆嘟嘟的花粉头自花心深处探出头,娇艳柔弱的粉红色花薄薄的、软软的,似薄如蝉翼的红绸制成,但它又有着鲜活的生命。阵阵微风吹过,那花便勯勯的,似翩翩的彩蝶振翅欲飞,又像含羞的少女惹人爱怜。   相继绽放的花朵挤挤挨挨,几乎看不到几片叶子。映山红的叶子多数呈现为暗红的铁锈色,叶子细小但却厚实坚挺,脉络清晰可见的叶片泛着金属般的油亮光泽,像暗中保护花朵的武士,收敛戾气躲藏在花影下的暗处。   稍远处的花一丛丛一簇簇,花枝呈伞形散开,伸向天空,花枝上像穿糖葫芦一般,缀着一朵又一朵艳红如火的花儿,密密匝匝自根处向四面散开,看上去像极了倒置的烟花。这单薄渺小的花儿们,不离不弃地地拥在一起,以蓬勃的姿态怒放,爆发着生命的灿烂与辉煌。   再远处的花则是聚成了堆,连成了片,如火如荼,以热烈到不可抗拒的燎原之势占领了一座又一座山丘。花枝与山色融为一体,远远看过去,那艳红的花儿便像是悬浮在空中,为大山披上了绯红的嫁衣。微风拂过,轻纱薄裙随风而动,红似流霞,灿若云锦。   爬上一处高坡,缓缓坐下,任目光在花的海洋中畅游,脑海中翻涌着很多关于花的信息。   说到花,是很有些惭愧的,虽然极是喜欢,但我其实是不懂花的。曾经养过一盆映山红同科的杜鹃,在花店看到时正值花期,对那满盆绽放的艳丽一见钟情。搬回家后百般呵护,花开得更多更艳,玫红色的花朵缀弯了花枝,花期长得让我以为它会永远这样开下去。我甚至担心这样开下去会不会把它累坏了,可是又找不到让它停止开花的办法。最后的最后,在我的欢喜与担忧中,花落了……叶枯了……花去了……   经历过那次花事之殇,经历过那场浩大的绽放与死亡,便不敢再把那些美丽而脆弱的生命搬回自己的窗台。转而把对花的喜爱移到户外,移到山野之中。每当看到那些在野草从中肆意绽放的山花,便会莫名地欣喜。   大黄花、鸢尾兰、野玫瑰,都是那么美丽而顽强,而对野生野长的映山红更是情有独钟。它是中国最普通的山花,不受地域的局限,东北有,江西有,岭南也有。小时候看过《闪闪的红星》,便以为所有的花都像映山红一样,在哪里都可以生长、盛开。还言之凿凿地与小伙伴辩论:你看,咱北大荒的映山红在影片里的江西也是有的嘛。   长大后才知道,南方的花木在北方可能会冻死,北方的花木在南方也很有可能会被晒干。只有映山红没有那么娇气,只要有泥土,春天一来,它便会顽强地盛开于大江南北的山岭之上。   想到这里,不自觉地笑了。之所以如此喜爱映山红,除了它艳丽的姿容,更爱的,应该是它蓬勃的野性和顽强的生命力吧!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