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流年】母亲的味道(散文)

时间:2019-11-24 03:13
  入冬以来精神一直欠佳,食欲不振,睡梦里却时常氤氲着母亲做的饭菜香味。母亲在时,我生日和年关最渴望最豪侈的礼物便是母亲做的饭菜:一碗瓦罐黄豆兼青椒煨土鸡,一盘小炒霉菌豆千张,一碟淋上几滴香油的臭豆腐,再加上芝麻梗闷的锅巴饭。   母亲信不过市场上的土鸡,为了子女们的生日,她总是会从年头就开始精心喂养一窝小鸡。现在在农村散养土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粮食饲料不是问题,但每年的鸡瘟总是很难避免,因为缺乏专业技术人员及行之有效的防疫措施,仔鸡成活率实在太低了,又加之鼠拖狗咬黄鼠狼刁,待鸡长成仔鸡的时候更有防不胜防的乡下小浑浑偷鸡贼。为了这一碗菜,母亲平日里总是不敢有一丝怠慢,走亲戚和到儿女家都很少留宿,生怕有一丁点儿的闪。就这么细心呵护着小鸡仔长大,有时候孵几窝小鸡最终也仅能剩下几只,而她自己和父亲是从来都舍不得抓一只尝鲜的。现在,父母亲都已西行,只剩下昔日砖砌的鸡笼还在,父母亲用过的什物还在,时时会勾起些往昔的情景来。   霉菌千张是一碗价格不贵却别有风味的菜。以前,我并不知道,直到父亲开始串乡卖菜后,母亲就对着当天没有卖完的一叠叠千张发愁,自己又吃不了那么多。特别擅长腌菜的母亲对做霉豆渣也特在行,索性就把每天卖剩的千张发酵,做成霉千张试试。   那时候,市场上还没有这么个吃法的,待千张发酵好了,长出一层白茸茸的毛衣,闻起来别有一种香气。用水洗净后,母亲试着用青椒加五花肉小炒或清炖,就连对食物有些挑剔的父亲竟然连连称好。后来,凡是吃过这道菜的老顾客都会经常找我父亲预订,我也自从吃过一次后便再也念念不忘。尤其是进入腊月以后,由于气温低,千张自然发酵慢,母亲就专门用一床套好了的棉被捂着铺垫了些稻草存放千张的竹篮,有时候还把炭炉子放在搁放千张的木桌子下,以提升温度。这时节发酵好的千张晾干后谓之腊货,可以存放好长时间,想要吃的时候用水浸泡好后加工,一样的味道纯正可口。可惜父母那年走得太早,霉干腊千张我竟没能留半张。   我天生就特别喜欢吃臭豆腐,首先是因为小时候我姊妹一大群,母亲能够让大家有一点下饭的菜就实属不易了。后来条件好了,我依旧喜欢吃母亲腌制好的豆腐。臭豆腐又叫烂豆腐、霉豆腐,还有叫豆腐乳、猫腐的,一样的发酵原理,但制作因人而异,味道也千差万别。我吃过南方桂林三宝之一的红腐乳,虽外表橙黄透明,味道鲜美奇香,但却咸味太重,太扎心,不敢大快朵颐;我尝过北方王致和的御膳小菜青腐乳,虽则营养丰富,臭名远扬,然其色泽灰暗,让人疑心食品变质,望之竟毫无食欲之感。   我母亲不懂什么蛋白质氨基酸之类,就凭她一双巧手,加以十三香、盐、花椒粉、辣椒面、砂糖、米酒什么的,就能腌制出质地细滑松软,口感细腻,香味纯正的臭豆腐来。这种臭豆腐腐吃起来不咸不淡,不硬不稀,平中见奇,臭香混沌,醇厚之极,开胃之极。母亲还喜欢在腐乳上放几片红辣椒再滴上一勺子麻油,那真是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增,欲罢不能;抑或是以小蝶入笼蒸上十分钟,端出来便别有奇香异味,或是以鸡蛋混合这腐乳两小块混炖,更是难得美味!母亲从来都不会用化学添加剂的手段去腌菜,她也不懂那些,但她知道市面上那些做法吃了会伤身体,所以她常常叮嘱我说,尽量少吃那些东西,想吃了就回家来。   仿佛一眨眼,我就过了四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过了四个没有母亲的生日,过了四个没有母亲的年关。每到冬至,我总会想起宋代与恭《思母》的诗句来:霜殒芦花泪湿衣,白头无复倚柴扉。这么些年来,我走南闯北,东游西逛,尝过山珍,品过海味,但在无数个夜里我依旧深深想念母亲的味道!   其实,母亲的味道哪里是几道菜所能描绘的呀,天下有多少母亲就有多少道充满母爱的菜,天下有多少儿女就有多少期待,多少回味,多少思念!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