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荷塘】如何收获幸福(散文)

时间:2019-11-07 00:41
  曾读过这样一段话:“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你所厌恶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人生的许许多多,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懂得他的珍贵。世界到底有多精彩,日子到底幸不幸福,关键在于用怎样的心态去感受。当你心情黯淡时,明明是一片美好,却怎看都像是毫无光泽的凋败;当你心情豁达时,明明是一丝不幸,却总能演变成一出永远值得珍惜的快乐。   什么是幸福?各有各的理解,成功时有人祝福可理解为一种幸福,哭泣中有人安慰也可理解为一种幸福,节日里家人在一起举杯邀明月是一种幸福,患难中彼此能相濡以沫也是一种幸福。   曾听过一个故事,说老妇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卖雨伞,一个卖草帽。雨天的时候,老人哭,担心卖草帽的卖不出去;晴天的时候,老人也哭,担心卖雨伞的卖不出去。后来有人劝她,你雨天为卖雨伞的高兴,晴天为卖草帽的高兴,这样多好。老人一听有道理,就再也不哭了。   英国作家萨克雷说:“生活就是一面镜子,你笑,它也笑;你哭,它也哭。”   有钱未必是幸福,无钱未必不幸福。富有富的幸福,穷有穷的幸福。   我九岁生日时,父亲用一年一度限量发给自己扯布添衣的几尺布票换成了两个鸡蛋,和着鸡蛋煮了一大碗面,小小心心地端到我做作业的板凳上,叫我放下作业先吃面。   大家都还是在几月前的春节里见过荤,眼前的鸡蛋怎能独享其美?于是我拿来一空碗,夹了其中一个递给父亲,父亲温和地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一定要两个一起吃,因为两个蛋含有‘百岁’的寓意。”接着把鸡蛋倒回了面中。   这词我知道是父亲临时编的,家乡并没有这种说法,父亲如此编词只是为了让我能安心地把两个鸡蛋一起吃下。   我吃了一个,觉得另一个无论如何也要留给父亲,父亲为了大家的生活多么的不容易。自己被解除城里的工作下放到农村劳改,出工一天,生产队给父亲记三分工分,值人民币一角五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任何的生活来源。   于是我又一次试着把剩下的那个鸡蛋递给父亲,父亲还是执意不吃,推脱说:“这不行,这会破坏寓意。”   看着父亲的笑容,一股暖流从心间涌起,我被深深的父爱感动得热泪盈眶。乘父亲不注意我把剩下的这个又分成两半,直接用筷子将其中一份塞到父亲的嘴里。父亲明白我的意思,含着泪花慢慢地品尝着鸡蛋里那浓浓的情……   我笑了,父亲抺去眼角的泪花也笑了。   晚上我要父亲给我讲《吴猛喂蚊》的故事,父亲说忘记如何讲了,我知道父亲没忘。就在前几天这故事还跟别的小朋友讲过,我知道父亲为什么不给我讲,我在父亲的心目中早已是位无可挑剔的好孩子。   在父亲的忘记里又一次无痕地写下了父爱如山,在微弱的灯光下能感受的只有幸福。   自来到这个世界,幸福就一直与我同行,日复一日。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