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渔舟】父亲(散文)

时间:2019-11-04 01:15
  父亲63岁了,身板还算硬朗。几年前就开始谢顶,现在两鬓已经斑白,胡子也白了。   父亲不善言辞,总喜欢默默地干活;他最不喜欢穿好衣服,总说换来换去耽误干活,好衣服干脆就很少穿了。大家家姐弟四人,小时候家里的日子很难过。父亲为了多挣点钱养家,徒步拉地排车到淄博,拉上白灰后送到潍坊,然后从潍坊拉上苇板回滨州。在一起拉地排车的有的买了驴,我父亲总比他们拉的货多,而且总能走到他们前面,因此得了个绰号叫“驴不落”。我小时候对这个绰号讨厌得很,现在却由衷地自豪起来:“老爸,你真牛!”。   父亲对大家姐弟四人要求很严格,尤其是在做人和学习上更是如此。   我的父母都是非常慈善的人,记得小时候家里时常容留乞讨的人吃饭、住宿,大家对此很不理解,父母总是耐心地向大家说明:“谁会没有个难时候呢?!”没上学前,我是个“孩子王”,般般年龄的都听我指挥。上了一年级后,学习还算可以,可只干了个小组长,还要被班长管束着,我就变着花样儿逃学。早晨按时起床后,走到半路就到麦垛边再美美地睡上一觉,同学们放学后,我也醒了,跟同学们一个点儿回家(那时候上早自习)。一段时间后,班主任找到家里询问情况,我逃学的事情得以曝光。父亲很严厉地教育了我,可我不服气。记得那是一个雨夜,雨下得很大,我偷偷地躲了起来。父亲找遍了亲朋好友处,急得团团转,我却依旧躲在车棚里不肯出来。深夜里十点多了,自己饿得不行了,我就把盖车的塑料布弄得嚓嚓响,父亲快步走过来看到我后一把把我搂在怀里,一晚上就没有再松开。第二天,父亲把我扛在肩上,非送我去上学,我便学着戏中人物的样子吐唾沫,翻白眼睛珠子,父亲吓坏了,急忙说:“小明,小明(我的乳名),咱不上了,咱不上了。”他着急忙慌地把我送到了诊所。医生是我自家院里一堂叔,翻了翻我的眼睛,看了看我的舌头,说了句:“没病,装的!”   ——父亲被彻底激怒了,回过头来朝着我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我也吓坏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逃过学。现在和母亲聊起来,母亲时常说,要不是你爹那一巴掌,哪有你混小子的今天!   父亲是慈爱的。记得有一次我和父亲在老家里住,午夜时分,我突然发高烧,浑身发抖。父亲迅速起床,很快烧开了水,在杯子里下了浓茶,非要让我喝下去。我不想下咽时,父亲火了,大声吼我:“喝!快喝!”我强忍着把水喝下去,尽管那么热,那么苦。不久我便大汗淋漓了,父亲抱着我一动不动,我也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后看到父亲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整个晚上他就是这样一动不动地抱着我看着我。看到我好了,他憨憨地笑了。   我考上中专后,远离了父母。父亲用他那只有我自己才能读懂的文字给我写信,并且一周一封,告诉我怎样适应新的环境,怎样照顾自己,家里有他,一切都好,让我安心学习。尽管语句并不流畅,还时常有错别字,但对于一个初次走出家门的十六岁的少年来说,还有比家书更宝贵的吗?   父亲很少提及他的学生时代,因为那时爷爷家也很穷,父亲也没上过几天学。但他说过的一段经历,让我久久不能忘怀:那年他快17岁了吧,在堡集上联中。有一天同学们打赌,看谁能爬到石油架子顶上。父亲一马当先,唰唰唰,很快就爬了上去,他拿出笔,在架子顶上留言:“五四青年节,老子……爬油架子纪念日。”想来父亲当年也是心高气傲,很有才气的人,只是因为这个家,因为他的四个儿女,他才背了太多的负累,才变得如此淡漠,如此寡言。   恍然间竟然想起了这么多,不觉间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哦,是我想念父亲喽,漫长的夜里,父母也一定在不住地唠叨,他们的幺儿子又有几天没回家了,你(我)的那一巴掌,他的小屁股……   明天,带上妻儿,看父亲去喽!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