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从《论语》看师生关系

时间:2015-09-21 07:39
  
 

 

 

 

读《论语》,每每感动于孔子和弟子之间那种亲密融洽的关系。

鲁迅先生小时侯的老师寿敬吾老先生,据说还是绍兴城里极质朴方正博学的宿儒。可也有一条戒尺,也有罚跪的规矩,虽然不常用。鲁迅曾问:“先生,‘怪哉’这虫是怎么回事?”他却很不高兴,脸上还挂着怒色,板着脸说“不知道!”这个先生古板严厉已经不太让人喜欢了。可是孔子完全不是这样,孔子跟弟子们说话时,非常敬重他们,他以“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要求自己。弟子们常问问题,也常与他争论,孔子很少感到厌烦。

对于弟子,孔子也从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辞,他赞颜回说“回也不愚”(《论语·为政》);赞美冉雍可以做卿相。(雍也,可使南面。)(《论语·雍也》);表扬子贡说可以开始和你谈论《诗》了,告诉你发生的事你就能推知未来的事。(赐也,始可与言诗已,告诸往而知来者。)(《论语·学而》)他能从每个学生身上找出优点加以肯定,比如他把弟子分成几类:品行优秀的是颜回、闵子骞、冉伯牛、仲弓;有政治才能的是冉有、子路;口才好的是宰我、子贡;文才出众的是子游、子夏,全不像现在只以成绩论英雄。

孔子批评学生时也常常让人感到温厚和蔼。子贡喜欢评论别人,孔子批评他说:“赐啊,你就那么好了吗,我就没那么多闲工夫”(赐也,贤乎哉,夫我不暇。)(《论语·宪问》);子路不懂装懂,孔子教育他“由,诲汝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论语·为政》)孔子有时也疾言厉色,但决不讽刺挖苦,目的只是力求使弟子明白一个道理。比如子路和冉有都在季氏门下做事,季康子的势力很大,他想把鲁国境内的附属小国颛臾吞并。冉有、子路把这件事告诉孔子,孔子很生气,严肃批评说:“恐怕该责怪你们了吧”,“盲人走路不稳跌倒了,不去搀扶,那何必用那个辅助者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其实是质问二人要你们何用?“虎和犀牛从笼子里跑出,龟甲和玉器毁在匣子里,是谁的过错呢?”(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论语·季氏》)孔子声色俱厉,可是依然是晓之以理,而没有采用简单粗暴的方法。

掩卷而思,还是颜回对夫子评价得好:“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两千多年前孔夫子所具有的师家风范真是值得大家现代的教师们好好继承和发扬。

(编辑系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学生)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