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留下目光

时间:2013-09-10 01:37
  


那路边的小草发芽了!
那雪水和着泥浆的飞溅,已经使得二月的天气焦躁不安。可是你再乍冷还寒,也发作不了那凝固于肃杀的淫威。这个遭受着践踏和不屑一顾的土壤下的生命迹象,总会在适当的复苏季节早发而出。
——可能在你不经意之间,已经成就了蓬勃的原野和歌声…

小溪总是在回忆:
当昨日的守望如今不再伫立时候,那潺潺的清流已经消失了古老的歌谣。
人生的初年,泪水成就莹润珍珠的时刻,那这个时候的你,对着这个梦中熟悉,清醒时候再也认不出本来面目的流水和他的故乡,你双目还能流淌清澈和彩虹吗?
——那儿时的芳草地哪里去了?
——那童年的竹笛和牛背上的阳光难道就这样被丢失吗?
——说着这些不合时宜的梦话,我和我的溪流都是浑浊不堪了!

老屋已经不再属于我了!
我的贫穷但是高傲的陋室啊!守住你就是守住我的灵魂!可是,当我远离你的时候,后院的篱笆没人守护,被陌生的野兽撕开了一个裂口,于是趁黑夜光顾的窃贼开始肆意地践踏和破坏掠夺,到黎明时分,看似外表完整的我的老屋,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我的儿时梦想被瓦砾埋葬,我的散发着亲情骨肉气息的储藏,已经随着孤独的目光失散于秋风。如今高高地骑在你痛苦的脊梁上的华宇大厦,正在张开獠牙锯齿似地大口,尽情地吞噬着你我曾经的春天,和曾经的歌谣里的生命本色……
——我此刻只能远远地、远远地躲在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悄悄看着你沉默消失的绝望目光,独自长长地、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土地的养育之恩在你我吃饱了肚子,在你我骄奢淫逸无度的时刻,竟然变得一钱不值。于是一场没有灵魂的演出,把一个母亲的胸膛践踏、撕裂的千疮百孔。
——曾经的白云柳絮和水波山色,此刻都被富贵和华彩占据。知道你从哪里来到那里去吗?
——最后的喧嚣尘埃落定,大幕落下时候,凄凄河边草,皑皑陇头雪,都会为你的自私和饕餮贪婪,拒绝你的最后的忏悔……
 

1597115971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