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典文学 >

调研员和误餐费

时间:2013-10-02 08:11
  

调研员和误餐费(短小说)

王副乡长过了五十岁没两年,上级给了他个“调研员”的头衔就退居二线了。他本来还想大干三两年,再升一级,把个“副号”去掉,退休也好享受正局级待遇,不想领导却不让干了。

他叹了口气,觉得有些憋屈:正当年富力强,经验丰富,怎么就不让干了呢?但想想同级别的乡干部,大多是这个年龄在这个位子上退下来。能升上去的毕竟凤毛麟角,都是政绩大、后台硬的。他只知道贴近群众,埋头苦干,不懂得看风使舵,虽然干了这么多年没出过纰漏,普遍反映不错,但也没有太突出的政绩,又没有过硬的后台,想升上去也困难。

他睡在床上反复想了一天一夜,最后只好把升官梦就此打消,略略计划了一下怎样保持好晚节。

调研员,顾名思义,就是深入社会作调查研究,为当权者的工作及时提出建议,以防出现偏差和漏洞。既然上级这么任命了就这么干呗,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拿一天工资就得干一天工作。

他经过广泛调查发现一些问题,决定对李乡长的工作提些建议。李乡长一边表示欢迎,一边却说,今天开会,没时间,明天谈吧。他第二天去,李乡长要下乡处理问题,不好意思地说,你把意见写成书面材料放在我办公桌的文件筐里吧,我回来再看。他虽然有些不悦,理体谅领导的辛苦,也只好照办,回家伏案摇笔写成报告,用信封封好,按吩咐放进李乡长的文件筐。

不久,他又有了新的建议,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他事先就写成了书面材料。心想,如果李乡长有时间,就面谈;没时间,还像上次放在他的文件筐里,待他有时间再看。他来到乡政府,听说李乡长去县里开会了,便把材料放进他的文件筐。

文件筐里放满县乡两级的各种文件和开会通知。他随意翻了翻,却发现他上次的建议报告还原封未动的放在里面。他生气了:时间过去半个多月了,乡长竟然还没有打开一看,更别说处理了。领导既然持这种态度,还叫大家作调研、提建议、写报告干什么?还要大家这些调研员干什么?岂不是白吃饭!他这么一想,就把两份报告从文件筐里拿出来放进衣袋,想等李乡长主动找他谈话,说明原因。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他前后碰见李乡长三次,每次都希翼问及建议材料的事;可是每次李乡长都是冲他点点头,问声好,从未提及此事。他失望了,也彻底明白了:李乡长是在敷衍他,并非真心听取他的意见,他的建议材料他根本就没想看。这不是耍人吗?他有些难过,进而气愤。本来他还要下村作两次调研的,也愤然作罢。

回到家里他陷入沉思。许多调研员的话浮上心头:调研员无职无权,升迁绝望,就算提早退休了,无须再去溜须拍马,也无须再去得罪人,只管看家守室、拿工资吃饭好了,还烦什么神?吃力不讨好。原来他不相信:没退休,怎么能不工作呢?今天他相信了:干也白干,没人稀罕。

他叹了口气,自语道: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别人都这么做,我为什么不能?难道我与轻闲有仇?

王副乡长从此不再过问乡政府的事。他每天留在家里喝喝酒,打打牌;实在无聊,便去旅游,探亲访友,悠忽乐哉,任其所为,谁也不来过问。他几乎忘了自己曾经是副乡长,为了政府和人民的事日夜操劳忙碌。

现在,他只关心一件事——他的工资和福利待遇。这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也是他能够自娱自乐的经济支柱。

这天是十号,乡政府发工资的日子。王副乡长去领工资,一看竟然少了一百元。他问会计。会计说,调研员没有误餐费。他觉得不可理解,于是去找李乡长问个明白。

李乡长说明说,误餐费是补助因工作误餐人员的。调研员的工作无须误餐,所以不应该有误餐费。王副乡长一听来火了:大家的工作无须误餐,你们的工作经常误餐——这是事实。可是,你们吃的喝的都是村委会、居委会的酒饭,请问,你们付过钱吗?李乡长脸红了。忙说,你提的很对。下次开会我要再强调一次:乡政府人员因工作需要在下边就餐的,一律要付钱;村委会、居委会一定要按标准收取。

下月十号,王副乡长又去领工资,发现误餐费又补上了,而且连上月扣去的也发了。会计说明说,李乡长说了,调研员也是需要下去工作的,也会误餐,所以也要有误餐费。

王副乡长摇摇头,不知说什么好。

------分隔线----------------------------
推荐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